分享到:

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应对无单放货承担连带责任

【提示】 本案例提示:在国际货物海洋运输业务中,往往会出现承运人将所揽货物分包给实际承运人的业务。若出现实际承运人无单放货行为,则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共同承担对托运人连带赔偿责任。 【案情介绍】 2000年2月28日,原告我国A公司与美国B公司签订贸易合同,货物金额97200美元,贸易条件为FOB,付款方式为即期付款交单(D/PAtSight)。4月10日,C公司代理承运人D公司签发涉案货物提单,托运人为原告,收货人凭B公司指示,装货港上海,卸货和交付港纽约。同日,D公司以托运人身份将涉案货物交法国E公司运输,F公司代理承运人E公司签发提单,托运人、收货人及通知人均为D公司,装货港上海,卸货港纽约。原告交付货物后,C公司向原告出具承运人为D公司的全套正本提单,原告将单证交银行议付,但迟迟得不到客户付款。5月3日,D公司发传真给E公司的代理人,要求凭正本提单放货。11月6日,B公司发传真给D公司,就有关货物下落问题...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6-04-15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实际承运人无单放货责任研究

实际承运人制度,最早出现于航空领域。随着海上货物运输业的发展,逐渐引起业界和学界关注。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关系中,不仅存在着买卖双方、承运人等参与方,还涉及到其他非合同项下的关联方,比如说实际承运人。由于各利益主体关系的复杂性,且海运实务中常常出现货物与单据不同步传递的情况,因此,不管是受承运人指示的无单放货,还是见保函的无单放货,抑或是实际承运人擅自无单放货,这几类无正本提单放货的操作都有可能出现于实际承运人之手,实践中亦不乏实例可见。然而,一般研究中,对实际承运人制度或对承运人无单放货的理论研究颇多,但关于实际承运人制度与无单放货结合起来的理论与实务的研究却甚少。原本已经复杂化的海运各关联方的关系,加之无单放货这一非常规之举,使得在海运纠纷发生并诉诸于法庭时,各法院对于实际承运人无单放货的处理差异较大。因此,很有必要对海运实践中实际承运人无单放货之责任进行研究,以期能为今后的理论与实务做有益参考。本文除引言与...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论无单放货的法律责任

长期以来,无单放货行为中的相关责任主体承担的法律责任的定性一直困绕着理论界和司法实践部门,定性正确与否关系到案件的处理结果,定性不同必然导致法律适用、审判程序及判决结果的差异。本文试图从这个问题作为切入点,并结合我国《民法通则》、《海商法》、《合同法》的有关理论及相关规定,对无单放货的相关责任主体的法律责任应如何定性进行了详细论述。通过分析我国现行海商法的不足,以及针对我国的航运现状,提出了无单放货法律责任的一些解决方法,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企业家和学者对无单放货从实务与法律角度进行深层次和比较全面的研究,以便对我国海商法立法的进一步完善与司法公正做出应有的贡献。本文共分为四章。第一章直接切入主题,分析了无单放货行为的责任主体如承运人、实际承运人、承运人的代理人以及港口经营人的法律责任应如何定性的问题。第二章的内容是在第一章论述的基础上,对无单放货行为的赔偿责任进行分析,重点论述损失范围的确定和计算方法,承运人能否针对无单放货行为享...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8年14期
法制博览

实际承运人的地位及其法律责任性质

本文集中阐述了实际承运人责任的性质问题,对围绕这一问题学者所提出的观点进行了整理和分析,结合对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案例的研究,为界定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提出了建议。本文共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简要总结了在法律规范中,实际承运人的概念、构成要件及承运人责任的范围。第二部分,是罗列并概括了学者们对实际承运人责任作出的不同界定及其理由,并就这些观点作出分析。第三部分,是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51号的内容,分析了司法实务对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所持的态度。最后,是就实际承运人责任性质界定提出的建议和总结。1978年的《汉堡规则》最先将实际承运人的概念引入海商法领域。此后,我国《海商法》也对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实际承运人概念及其法律责任作了规定。然而,尽管《海商法》第四章在实践层面上,对承运人责任的规定也适用于实际承运人;但是在理论上,前述做法却是对合同相对性的突破,需要对实际承运人扮演的究竟是何种角色、承担的究竟是何种性质的责任做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河南科技》2011年12期
河南科技

货物运输中的实际承运人及其责任

一、实际承运人的定义及合约中的法律地位1.英国法律对实际承运人身份的认定。在英、美、法等大部分国家的立法中,以及《海牙—维斯比规则》的国际公约中,只有合约承运人而没有实际承运人的概念。直到1978年的《汉堡规则》首次引入了这个概念。英国法律视实际承运人为分包或独立承包商。英国法律对于合约的承运人自己不去部分或全部履行合约责任,而将其分包给“分包人”去代他履行的做法,完全没有异议。而有了合约承运人外再有实际承运人,则后者正是一位“分包人”。2.我国对实际承运人的规定。1978年的《汉堡规则》给实际承运人的定义也被引入到中国《海商法》,第42条:(二)“实际承运人”是指接受承运人的委托,从事货物运输或者部分运输的人,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此项运输的其他人。第61条:本章对承运人责任的规定,适用于实际承运人。实际承运人往往被称为签约承运人,而实际承运人为履约承运人。根据我国《海商法》第42条第2款规定,实际承运人应该具备两个必要的条件: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航海技术》2007年02期
航海技术

我国海商法下实际承运人之识别

发生货损货差时,除运输合同承运人外,我国《海商法》下规定的实际承运人,根据相关规定也可能对货损货差承担责任。因此,实际承运人制度的设置为保护货方的利益增添了砝码。关于实际承运人的含义第42条第2款规定:“‘实际承运人’是指接受承运人委托,从事货物运输或者部分运输的人,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此项运输的其他人。”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根据该规定对于实际承运人身份的识别却存在着诸多争议。1实际承运人定义中关于“委托”的用语是否应当满足我国《合同法》下的“委托”含义该定义引自《汉堡规则》,“委托”一词即译自该规则中原含义为“基于对他人的某种信任而将某事交给他人去做”的对应英文。航运实践做法也是将“委托”一词作这种广义的解释,包括各种运输合同关系和租船合同关系等。然而,《合同法》出台后,各种关系很难再符合该法第二十一章规定的“委托”关系,使得我国《海商法》下的实际承运人制度形同虚设。虽然联合国贸法会正在讨论的运输法公约草案已经采纳我国的建议而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经济市场》2006年06期
科技经济市场

实际承运人制度若干问题研究

一、问题的提出在国际海上运输实践中有大量的纠纷需要运用实际承运人制度予以解决。我国的《海商法》根据《汉堡规则》设立了这项制度,但这项制度毕竟是“舶来品”,不解决其实际适用中存在的问题就不利于纠纷的解决与当事人利益的保护及其国际海上运输秩序的维护。如何合理地解释和适用我国《海商法》中关于实际承运人制度的规范?如何在当事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法律关系中准确地识别“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从而正确地适用海商法中关于承运人责任的规范?本文拟对这些问题进行初步的理论分析和解决。二、我国《海商法》中的实际承运人制度(一)立法规定《海商法》第四十二条第二款分别对“承运人”与“实际承运人”两个概念下了定义:“承运人,是指本人或者委托他人以本人名义与托运人订立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人”;“实际承运人,是指接受承运人委托,从事货物运输或者部分运输的人,包括接受转委托从事此项运输的其他人”。在对两个基本概念进行定义后,《海商法》在第六十一条至六十四条进一步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