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一站式服务吊不起托运人的胃口

面对全球不断整合的货运代理行业,大型托运人赞成一站式服务吗?他们如何评估整合型货运公司与传统的航空公司-货运代理公司业务链模式的优势?$$    为了获得这些问题的答案,U鄄nisys公司委托三角管理咨询公司对52家主要洲际托运人的高级物流经理进行了一次重要调查。选择这些公司的原因在于他们在洲际运输方面的支出较高。平均来说,他们每年的全球销售量大约为280亿美元,在洲际运输方面的支出大约为1.5亿美元。其中有40%为空运费用,39%为海运费用,19%为快递费用,2%为其它形式的运输费用。$$    不把宝押在同一家企业上$$    在当今的货运代理行业中,最明显的趋势之一就是一流货运公司间的整合。例如,德国邮政对敦豪、AEI、丹沙货运(Danzas)和英运物流(Exel)的收购,以及辛克公司(Schenker)和伯灵顿公司(BAXGlobal)之间的合并等。这些行动都基于这样一个认识,认为托运人希望找到一家可以完成全部业务的公司...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6-10-30
《妇女生活(现代家长)》2017年02期
妇女生活(现代家长)

超载肇事,该谁负责

问:我是一名货车司机,前不久接到一个拉钢材的业务。我的货车核载为2吨,但托运人宋某要求装6吨钢材。装至5吨时,我坚决不同意再装货。宋某表示:“不用担心,万一出了事,我负责!”我只好同意继续装货。在运输途中,车辆因超载而发生侧翻事故。交警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认定由我负全部责任,宋某无责。请问,托运人承诺超载负全责,发生事故后责任如何承担?李玉振(山西大同)律师意见: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3条规定:“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交通事故现场勘验、检查、调查情况和有关的检验、鉴定结论,及时制作交通事故认定书,作为处理交通事故的证据。”交警部门出具的交通事故认定书所认定的交通事故责任只是一种证据,是追究法律责任的事实根据之一,但不是唯一依据。您最终是否应承担交通事故损害赔偿责任,还要从损害行为、损害后果、行为与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主观方面的过错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远洋航务》2016年05期
中国远洋航务

托运人如何应对集装箱重量验证新规

新规即将生效,托运人束手无策,转而向货运代理或供应商寻求解决办法。今年7月1日国际海事组织的集装箱重量验证新规生效后,托运人若想将产品发往世界各地,将不得不支付更高的费用。2014年,国际海事组织通过了《国际海上人命安全公约》(SOLAS)的有关修正案,规定提单上的托运人可通过两种方式之一获取经验证的集装箱重量。不过,无论采取哪种方式,额外费用都将不可避免。在托运人的全球供应链上,必须有人在启运前向班轮公司提供每个经验证的集装箱重量,否则将无法装船。《SOLAS公约》允许的两种称重方式是:其一,在集装箱装箱后,逐一对其进行称重;其二,对所有货物进行称重,然后将其与集装箱皮重相加。无论托运人选择哪种方式,都将承担额外成本——尽管第二种方式可能会比第一种便宜一些。新规即将生效,托运人束手无策,转而向货运代理寻求解决办法。由于美国的集装箱出口货物主要为谷物、废纸和废旧金属等,每个集装箱的重量各不相同,因此不少美国出口商只能选择第一种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海大法律评论》2015年00期
海大法律评论

《海商法》中实际托运人规定之完善

为保护我国FOB出口商的利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下称《海商法》)借鉴《汉堡规则》引入了实际托运人的规定。《海商法》第42条第(三)项“托运人定义”中包含了两类托运人,即合同工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该定义中两类托运人是并列关系,在FOB贸易合同下的运输合同中两类托运人会同时存在。但《海商法》第四章“托运人责任”一节及其他章节对于两类托运人的权利、义务和责任并未区分,导致实践中两类托运人权利、义务和责任不明的情况时有发生。此外,我国国际贸易实践中货物出口以FOB价格条件成交的比例达80%,这导致《海商法》中托运人规定的缺陷愈发突出。随着关于实际托运人问题司法实践中判例的积累,笔者认为分析实际托运人规定缺陷并予以完善的时机日益成熟,应结合实际托运人规定存在的问题论证相关规定的完善。一、《海商法》中实际托运人规定存在的问题及原因概括地讲,我国《海商法》第四章的规定较好地实现了调整海上运输关系、维护当事人各方的合法权益的目的,促进了...  (本文共26页) 阅读全文>>

《集装箱化》2012年01期
集装箱化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托运人的识别

托运人是承运人及其代理人在订立和履行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的过程中需要正确识别的合同一方当事人。托运人的识别看似简单,实际上却并不容易,即使是航运界和海商法界的专业人士往往也会作出似是而非的判断,不仅造成理论上的混乱,而且难以保障海上货物运输合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文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以及国际公约的有关规定,结合航运实务中的具体做法和海事司法实践中的典型案例,分析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下托运人的识别问题。典型案例1994年9月5日至10月19日期间,闽东金洋(集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洋公司)向马士基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马士基公司)托运6票共计6个40英尺集装箱,从我国深圳港蛇口港区运至德国汉堡港。托运单抬头为金洋公司,“托运人”栏内记载为福建省宁德外贸公司(以下简称宁德公司)。该6票货物由金洋公司从福建省陆运至深圳港,并交由马士基公司承运。货物装船后,马士基公司先后向金洋公司签发6套正本提单,提单显示托运人为宁德公司,运费预付。货...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法制与社会》2012年32期
法制与社会

交货托运人及其法律问题

交货托运人的规定可追溯至《汉堡规则》。《汉堡规则》第1条第3款明确规定了两种托运人:缔约托运人和交货托运人。我国《海商法》借鉴了《汉堡规则》的规定,于第42条第3款做了类似规定。但因立法的不完善和实践操作的混乱,导致对交货托运人的认定、法律地位、权利义务等产生了争议,给海运实践也带来了很大的困扰。本文拟就交货托运人的如下几个法律问题,谈谈自己的管窥之见。一、“实际托运人”名称的缺陷《海商法》在第42条明确将承运人分为两种,即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立法上也直接使用了“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的名称,但是并未明确直接地将托运人分为缔约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更未直接使用“缔约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的名称。“实际托运人”是立法颁布施行之后,为了与承运人和实际承运人相对应,学者一般将托运人划分成并命名为“缔约托运人”和“实际托运人”。从这点看,将把货物交给承运人的人称为实际托运人,具有一定合理性。但使用“实际托运人”这一名称,会导致对于真正...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