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美公司在航空数据链领域继续合作

10月28日,美国爱瑞克有限公司(ARINC)与中国民航数据通信有限责任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将双方的航空数据链(GLOBALink)合作伙伴关系再继续延长4年,并进一步在中国境内推进包括甚高频数据链模式二(VDLMode2)的数据链覆盖扩展和升级等新服务。$$    据美国爱瑞克有限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兼董事总经理RandyPizzi介绍,GLOBALink是一个无缝的、端到端的数据链系统,它不仅可以使机组人员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9-10-30
《中国报道》2011年09期
中国报道

只是“珍惜”两个字

娱乐版经常出现性质不同“一笑泯恩仇”花边。合则来不合则去,心无芥蒂谈笑甚欢,继续合作便若无其事,毕竟人与人之间很微妙,大家都希望活得开心,“泯”是消灭得没有痕迹,难度高些,“忘”就快乐多了,事过境迁不记得,明天又忙别的去。连月来头版都是霆锋柏芝夫妻冷战离婚报道,人家的喜怒干卿底事?娱乐圈七情六欲名利纷争旁观算了。只想到“珍惜”两个字。人人价值观不同。人人都有过艰难日子,心中有根刺,并非不想拔掉,只因无能为力,它已存在了,惟靠岁月深埋,自体保护,会得生长肉芽包裹着,渐渐不痛,日久还忘记了,又是新的一天。在最艰难的日子,那陪伴你包容你支持你度过的人,除了情还有义——懂得“珍惜”,就舍不得让之难受,也不想伤害无辜的小孩了。只怕缘尽。上周上出版社交七月份书展的小说、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建材资讯》2014年06期
中国建材资讯

年底,员工对老板说的一句最傻的话

年终岁尾,员工和老板的沟通是最频繁的,因为不能实现,现实单位又有诸多不满意的各种复杂矛盾都在试探对方对自己的感觉及态度,通过试探来确定心情交织下,和老板交流时有意无意地说出了上述最下一步是继续合作,还是分道扬镳,以便早作准备。傻的一句话。有时是一时激动,无意说漏了嘴,有时然而就在这沟通试探中,员工往往不由自主地说出了是有意地展示自己能耐时,吹嘘一下自己的市场价自认为最有水平的话,认为是自己最应该表达的方值,没想到这一自夸,露丑了,就像孔雀开屏,一骄式。其实这些话中有一句是最傻的,却往往是大多数傲露出了最丑的地方。员工最爱说的、最常说的,甚至不经意或有意说的。员工说这句话的主观愿望是什么呢?那么,是哪一句话呢?这句话就是:一是员工频繁的活动没有了结果,又不得不继已经有好几家单位邀我加盟续在原单位工作下去,但是要继续干下去还得和老员工年底前直接或间接地告诉老板(包括上板沟通一下是否继续真的用自己或重用自己,于是司),我有很多去处,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济信息》2018年23期
中国经济信息

坂本健太郎:相互理解做贡献

中国市场庞大充满魅力,未来会继续合作下去,不断收获新成果。日本制造是品质优良的代名词,古河电工(深圳)有限公司隶属一家有着134年历史的古河电工集团,总经理坂本健太郎近日接受《中国经济信息》的采访,让我们深入了解了这家百年企业的魅力。《中国经济信息》:古河电工(深圳)有限公司,是日本古河集团下一个子公司,请问贵公司何时在华投资?目前有哪些业务板块?坂本健太郎:最初在中国投资生产是从1988年开始,投资公司名称为惠州古河汽配有限公司(简写为FAPH),而日本古河电工株式会社创立于1884年,至今已有134年的历史了。古河电工集团在中国的生产活动开始于汽车零部件行业,主要从事超高压电缆、光纤通信电缆、用于热交换的热管等的制造销售。《中国经济信息》:为什么古河电工能持续134年之久?坂本健太郎:古河电工推出以素材·原材料开发技术为基础的产品,在擅长的领域开展多种经营,不断推陈出新,创造出顺应时代的产品。我想这是公司始终致力于让客户满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气象科技》1990年20期
气象科技

NOAA计划与中国继续合作

NOAA宣告:在减少自然灾害、推进海岸综合管理和召开一次气候变率学术会议上将与中国继续合作。这份宣告是1999年4月9日在美国国务院可持续发展科学工作组会议期间中美环境和发展论坛第二次会议上发布的。第一次工作会议是1997年在北京召开的。随后,NOAA在推动某些倡议上起了关键性作用。它们是:·1997年11月联合召开了一次减少自然灾害学术会议,会后进行了多次活动。这次合作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石油石化》2006年01期
中国石油石化

油气人才 垂垂老矣?

“21世纪什么最宝贵?人才!”这句台词也 道尽了国际石油业的心声。油气行业正 在遭受“高龄劳动力”的严重打击。人才流 失的问题在油气行业尤为突出,很多支柱 型人才如地质专家、地球物理专家、勘探工 程师等都在日趋老龄化。 青黄不接 在石油业存在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许 多公司在招募专业技术人员时,要求他们 从原来的合同单位退休之后再来工作。调 查显示,这些地质学者和其他专业人员兼 职的收入比他们全职时要多得多。为了发 展,一些钻井公司不得不利用非法手段雇 佣有经验的专业人员。 在全球顶级的25家石油公司中,100万 雇员都接近退休年龄。由于缺乏新的大学 毕业生,专业人员的老化程度变得更激烈. 2004年,专业工程人员队伍的平均年龄已 经超过了45岁。石油工程师协会的成员中, 年龄低于40岁的人员比例从1997年的33% 降低到25%。 皮克林能源合作公司高级分析师拜伦· 蒲柏表示,工程师短缺问题不可能在短时 间内解决。现在能做的是,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