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问道佛源

即将亮相中拍国际 2009秋季拍卖会的一组青铜佛造像,还未上拍场便引发了关于佛教初入中国时间限度的深入思考和热烈争论。该组佛像乍一看并不起眼,但是仔细观察,它们身上所承载的丰富的历史信息,所携带的早期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密码,都值得我们深入研究和玩味。$$    此组造像由十二件大小不一的造像组成,反映佛祖释迦牟尼历经重重困难最终悟道成佛的过程。其中普度众生、说法讲道等场景造像由佛本生故事衍生而来,场面并不华丽,故事情景主题明确,保有早期佛教的原始韵味。$$    关于中国的佛教传入,传统的观点是东汉明帝永平十年(公元 6年)。明帝夜寝南宫,梦见金人,身长丈六,飞绕殿庭,顶佩白光。次晨,汉明帝询问众位大臣,博士傅毅奏道:“西方有神,其名曰佛,正如陛下所梦。”明帝听罢,信以为真。于是便派遣蔡愔、秦景、王遵等十多人出使天竺、拜取佛法。行至大月氏国,正好遇到在当地传教的天竺高僧摄摩腾、竺法兰。永平十年汉使梵僧用白马驮载佛经、佛像,跋山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国际商报2009-11-10
《少男少女》2016年17期
少男少女

智者

个性偏内向,乐于思考,心思细腻,热爱阅读和写作,喜欢听音乐,享受生活并且热爱生活,喜欢打羽毛球,练习瑜伽,喜欢一个人唱歌,随着音乐跳舞。智慧是唯一的自由。智,近似于哲学,源起西方智者学派。智者,却并非仅限于哲学家,每一个在思考和策划的人,都可称为智者。千百年前,佛教传入中国,从《金刚经》中便足以窥见佛象之智。“非有界、皆冥界”,这世间万物纵使再繁华,也不过是心中幻象,人总会赋予它们个人的意义。这句话表面上在叙述,可实为述理与劝诫——劝诫所有诸如我们的凡夫俗子淡欲、放下,方守得本心,修为智者。而中华本土文化,也孕育出了很多圣人,他们是大智大贤者。道家有“智者乐山、仁者乐水”的箴言,不拘泥于“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禅中菩提,而是更加广纳百川,吞吐山河的心胸,这种博大,更是如“上善若水任方圆”的包容之智。参禅悟道,参谈复参谈,终可为圣贤。这是一种宁静悠远的博雅之智;入化为官为将,亦可曰智,却是有胆有谋,进退得宜的将相之谋。“大争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艺术品鉴》2017年03期
艺术品鉴

佛教传入对云冈石窟早期修建的影响

石窟艺术是随着佛教的传入而逐渐兴起的,在东汉后期佛教传入,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佛石造像一度兴盛,“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就是对当时这种情况的描写。著名的云冈石窟就是这一时期修建的,它位于山西大同,当然,他并不是在一个时期修建完成,而是在之前的基础上反复加修,才最终形成,所以每个时期都带有各自不同的特色,风格不尽相同,但总体上来说越来越本土化。在早期的石窟中很明显受到了印度的影响,且还是犍陀罗风格,这种风格不光影响了这个石窟,而是对中国很多的石窟造像都受到影响。在他的影响下,早期石窟呈现明显的异域化特征,最具代表的就是“昙曜五窟”。魏晋南北朝时期,战乱频繁,人民生活苦不聊生,对于统治者来说应该是忙于外患,招兵买马,扩充实力,巩固本国,以防外族乘机扰乱,老百姓同样是保全性命,为温饱而担忧,可是著名的云冈石窟就开凿于这一时,云冈石窟的修建对当时又有什么作用呢?希望通过分析能够理清这些脉络,对云冈石窟有更加清楚地认识!一、心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佛教传入龟兹时间考

佛教传入龟兹时间问题,与佛教传入西域、传入中国内地时间和路线问题紧密相关。它影响到中国佛教史、新疆宗教史、龟兹石窟年代等重要问题的研究探讨。虽然对此问题的探索已有时日,成果也不少。但至今仍是有些不够明朗,是学术界久而未决的难题。以往的研究,有的拘泥文献记载,有的沿袭前贤旧说,有的观点前后抵牾。实际上,此问题还有许多可以拓展的探索空间。本文想利用已有的新旧材料和中外学者研究成果,开拓思路,就此问题发表一些意见。一佛教向印度本土以外传播,始于公元前3世纪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时代。阿育王进行第三次佛教结集后,就派遣上座向四方传法。到阿育王后期,佛教不但普及印度全境,而且西到地中海东岸,北到克什米尔,南到斯里兰卡及东南亚。此后,以罽宾(克什米尔)为中心,继续向大月氏、康居、大夏、安息和葱岭以东中国西域和中原地区传播。这条传播路线被称之为“北传佛教”路线。佛教由罽宾向东越过葱岭,于公元前1世纪,首先传入中国西域的于阗。于阗成为西域最早接受佛教...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印度支那》1987年03期
印度支那

老挝文学史概述

14世纪以前的老挝历史,史籍上记载很少,几乎一片空白,只是在一些传说和神话中流传着,但从9世纪到13世纪遗留下来的许多文物证明,当时的老挝属于古高棉族的统治范围,高棉和印度的文化通过佛教传入了老挝,使老挝文化在很大程度上受到其影响。 有文字记载的老挝历史始于14世纪“范甘”(又译“法昂”、“法努”、,’ll召发翁”、 “昭发洪”)时代。公元1353一1377年,范甘用武力征服了华潘、芒芬、万象、占巴塞等地的领主,建立了老挝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称“澜沧王国”(又称“南掌”)意为“万象之邦”,它的领土包括现在老挝全部和泰国东北部大部分地区在内的大片土地。今天,从琅勃拉邦经过万象到沙湾拿吉,在渭公河沿岸仍有很多庙宇、宝塔以及王宫、王陵等精美建筑,这都说明当时老挝的经济文化有相当高度的发展,成为当时印度支那半岛上很有影响的封建国家之一。由于范甘奠定了老挝王国的基础,因此他被视为老挝王国建国的始祖,他建立澜沧王国后,就把佛教定为...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音》1987年05期
法音

佛教在英国

佛教传人英国,至今己一百五十多年了。早期的英国佛教团体主要侧重于佛教学术的研究,近二三十年来的佛教组织则开始注重于佛教的实践。 佛教传人英国的方式,最初是以对巴利文、梵文佛教原典的发掘、整理、注释和翻译工作为主,涌现了一批著名的巴利文学者和梵文学者,建立了一些佛学研究组织。1881年戴维兹(T.W.Rhys Davids)在伦敦成立的巴利圣典协会(pali Text Soeiety),是当时最早的佛教组织。该会主要从事巴利文佛教经典和书刊的刊行工作,经过三十年的不懈努方,完成了巴利文三藏的注释工作。戴维兹和助手威廉先生(Dr.william Stede)共同完成的《巴英辞典》(pali一English Dietionary)至今仍是一部权威性的巴利文工具书。1906年由杰克逊(p·J·Ja-kson)在伦敦成立的大不列颠爱尔兰佛教会(Budd五ist soeiety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法音》1987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