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明代对河西走廊的开发

河西走廊地处中国西北部,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咽喉要道,在政治、军事、经济、民族融合、中西文化交流等方面具有重要地位,向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明代在汉、唐经营的基础上,对河西走廊进行了全方位的开发。$$农田 为了防止蒙古贵族的南侵和确保丝路贡使贸易的顺利进行,明朝在河西走廊布置兵力约十万人左右。为了减轻对外地运粮的过分依赖,明朝规定军士“三分守城,七分屯种”,争取做到军粮自给。于是,军屯和民屯共同构成了河西走廊屯田的主体。为了维持河西走廊农业的持续发展,明代常常运用国库银两,无偿地提供耕牛、农具、籽种等生产资料。如嘉靖七年(1528年),户部“动支官银一万两,委官收买牛只种粮,制造犁铧,审勘贫丁无力者,人给牝牡各一头,犁铧各一张,种粮五石”(《明世宗实录》卷85)。同时,为了劝民屯田,推行“量地力而区别征科”的低税政策。因为河西走廊土质差别极大,有“膏腴”、“瘠薄”之分,有“远避”、“沙硷”之别,故必须因地制宜,制定不同的地税。官府规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0-04-21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明代河西城镇研究

明代河西城镇的发展在河西城镇发展史上有着特殊重要的地位,是河西城镇发展变革的一个关键时期。明代河西走廊城镇兴起的原因复杂、多样。明代在河西走廊形成颇具特色的一系列大、小城镇,离不开河西地区独特的地理、气候及自然条件等因素。政治军事影响下的政府行政干预、人口增加、经济因素和较为稳定的社会环境是促进明代河西地区城镇兴起和繁荣的主要原因。明代河西城镇的兴起与明代的地方行政区划和地方行政机构的设置密切相关,主要是在镇城、卫所、属城和规模较大的堡寨体系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明代河西城镇大致可分为三级,其类型也不尽一致,有传统城镇、军事城镇、交通城镇、屯垦城镇及贸易城镇等。河西城镇具有军事防御、繁荣经济和行政管理等重要职能。作为古代城镇,军事防御职能是其固有的、主导职能,其他职能多在城镇管理中扮演辅助角色。当然,随着城镇的发展,其职能必然向着多样化的方向转变,其他职能也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而且,对有些城镇而言,其主导职能也会发生根本...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师范大学
西北师范大学

明代河西走廊学校教育研究

河西走廊一带历来被中央政府视之为西北防御门户,同时也是与西域进行交流的重要通道,自汉武帝时期设四郡、据两关,河西被纳入西汉的版土,自此中原文化,尤其是儒家文化随着大量迁入的汉族民众得以在当地传播,同时原有的少数民族文化与中原文化也有了进一步的融合。与此同时,中央政府所颁布的一系列提倡各地建学校的政令,也使得河西兴办学校之风盛行一时。后经南北朝、隋唐,河西的地方州县官学和私学在时断时续中有所发展,至西夏统治河西期间,统治者在此地实行兼容并畜、博采众长的文化教育政策,州县学校的设立更加普遍的同时,在教育体系上更加融入了少数民族教育,使河西的教育呈现出与内地有别的多元特征。明代以前,由于政治环境的阶段性动荡,河西教育及学校的发展呈现出时断时续、兴衰无常的特征,及至明代政治经济环境都逐渐趋于稳定,才为河西走廊的教育持续发展提供了更有利的条件。与此同时,河西大兴屯田、茶马互市和畜牧业的发展则为当地教育的兴盛创造了条件。在中央到地方完备的教...  (本文共7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明清时期黑河中游地区水利与环境研究

黑河中游地区位于位于甘肃省西部,河西走廊中部,东临武威、金昌两市,西连酒泉地区,包括今天山丹、永昌、民乐、张掖、临泽、高台等县(市)。由于特定的地理位置,受青藏高原和周围高山峻岭的影响,形成了典型的大陆性干旱气候,降水量小,蒸发量大,大部分地区年降水量只有100多毫米,而蒸发量却高达2000多毫米,但是依托祁连山区的高山冰雪融水,该地区自西汉在此地设郡开始,即大兴水利、发展农业,并在唐代、明代及清代康雍乾时期分别出现了农田水利事业发展的兴盛时期,以至于有了“金张掖”的美誉,其农业的发达可见一斑。本文选取明清这一重要的开发阶段,运用历史地理学传统的文献考证方法,挖掘正史、各种方志、游记中的资料,并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充分借鉴历史地理学、自然地理学已有的研究成果,着重考察该时段内黑河中游地区水利的发展、灌溉制度的变化,并在此基础上初步分析其与水资源短缺问题之间的关系。在论述中,主要对以下问题进行了细致的考察和研究:1、该时期黑河中游...  (本文共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城市地理》2017年21期
城市地理

河西走廊

这是匈奴离开的去向还是蒙古铁骑的绝尘飞扬车窗外轰隆隆的风声夹杂着梦中战鼓的鸣响翻越千山的急行看过半坡上匍匐的群羊...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作家》2018年03期
北方作家

穿过河西走廊的风,与灵魂赛跑

风是可以触摸的,在河西走廊被凝固的风,带着刀子的锋芒和佛经的慈祥在茫茫戈壁滩上,当我伸出双手穿过河西走廊,风为灵魂,塑造出各种孤绝的模样风就有了骨感,有了刀子的快意被我暂时借用的这一具肉身,该存放在哪里呢一个人如果忍着自己的疼痛不说风在崖壁上奔走,被镂空的山体给出风格迥异的答案遍地狂躁的沙子便会立刻安静下来因与果,在风的规劝下,均已坐化但风不会静止,只会在灵魂的沟壑间加速奔跑那么,一只鹰为何突然呈现出它傲慢不羁的身影直到凌乱的脚步接近于莲花开放时的悄然无声湛蓝的天空无从考证,仅能从鹰的翅翼上从寂寥的耳廓里掏出一座荒凉之城,连同枯萎的火感受风轻轻掠过的声音焰放于经书的空白处,感觉灼热了,再用一场大雪把还有胡杨,这个为风所困的士卒,到死都不肯低下它慢慢捂凉高昂的头颅,千疮百孔的身躯让灵魂有了千千万万个出窍的理由而沉默寡言的祁连山脉,摆出了与风决战到底的姿势向西,一路与风赛跑,一路绵延不绝风是有信念的,在河西走廊,风可入寺、入佛端坐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歌曲》2018年09期
歌曲

河西走廊抒怀

读了唐诗,读了宋词,读了锈迹斑斑的传记,才读懂了你,我的河西。每一座山峰都有遥远的过去,每一块石头都是迷人的传奇,秦月汉关,沧桑更替,漠风诉说着盛衰的哲理。哦,神奇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歌曲》2018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