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班牙 严打恐怖犯罪 维护社会安定

11月初以来,西班牙警方经过缜密侦察,在首都马德里、中部瓜达拉哈拉和东部巴塞罗那等城市先后摧毁了正在密谋策划“急迫谋杀”案件的“埃塔”恐怖组织别动队,逮捕8名要犯。这是西国内各派政治势力“合力打击恐怖分子”的初步胜利。$$源于西班牙北部极端民族主义的“自由的巴斯克”──“埃塔”武装组织,自佛朗哥独裁政权时期起,经过30多年的“武装斗争”后,曾于1998年9月宣布“实行单方面、无限期全面停战”。今年1月21日,埃塔分子在停战一年半之后又用恐怖手段杀害了陆军中校佩得罗·安东尼奥,并以此为信号单方面宣布“中断停战”,制造了一起又一起恐怖谋杀案。尤其骇人听闻的是,10月30日,埃塔分子在首都马德里市中心,用装有30公斤炸药的汽车,对预定目标进行远距离遥控引爆,当场炸死正驱车上班的最高军事法庭大法官何塞·佛朗西斯科及其贴身警卫和司机,并炸毁一辆正在附近运营的公交车,致伤64人。这一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0-11-16
《中外法学》2018年01期
中外法学

二十年来恐怖犯罪刑事立法价值之评价与反思

和平固然美好,却是人类最难获得的奖赏。[1]当今世界,恐怖主义蔓延,反恐形势严峻。自“9·11”后,美国等西方国家开启了对恐怖犯罪的“战争反恐”模式。然而,战争反恐造成的人道主义危机及其有限成效,使得“联合国及其安理会已经从美国的反恐战争所造成的人权危机中认识到了通过法治途径治理恐怖主义的必要性和重要性”,[2]全球反恐在“战争反恐”之外开始谋求“法治反恐”。在此大背景下,我国政府也从立法上加强了对恐怖主义犯罪的打击*[1][2]东南大学法学院教授。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刑法出罪机制问题研究”(项目编号:15YJA820015)阶段性成果。(美)帕特·法雷、马克·斯派塞:《狙击的历史:从朝鲜战争至反恐战争》,张卫东译,中国市场出版社2015年版,第2页。倪春乐:《恐怖主义犯罪特别诉讼程序》,群众出版社2013年版,第5-6页。与治理。从1997年《刑法》颁行至今二十年间,刑法修正案不断针对恐怖犯罪进行立法;尤...  (本文共22页) 阅读全文>>

《法制博览》2017年21期
法制博览

浅析我国暴力恐怖犯罪立法规制

一、解读当前我国反暴恐的刑事政策为顺应国际反恐立法大潮,我国1997年《刑法》增设了第120条“组织、领导、参加恐怖活动组织罪”,并给予较重的法定刑,从而为我国的司法部门打击恐怖活动组织提供了刑法依据。2001年美国“911”事件后,国际社会对暴恐行为加强了防范和打击力度。我国也不例外,2001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三)》对涉及暴恐犯罪的规定作了较大的修补,首次出现“恐怖活动犯罪”概念。2011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适当加重了对恐怖犯罪的惩罚力度。2015年通过了《刑法修正案(九)》,第一次引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概念,对“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增加了财产刑,修改了资助恐怖活动罪罪状,又另外增设了五个新的恐怖犯罪,即准备实施恐怖活动罪,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煽动实施恐怖活动罪,利用极端主义破坏法律实施罪,强制穿戴宣杨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服饰、标志罪,非法持有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物品罪。(1)虽然刑法典通过修正案...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2016年14期

个体恐怖犯罪发生的原因及对策研究

·264·Business一、个体恐怖犯罪发生的原因(一)媒体过度渲染网络媒体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引导公众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也能误导公众走上歧路,负能量的传播给社会的和谐发展带来很大负效应。第一,部分媒体过度渲染个体恐怖犯罪,导致社会心态失衡。媒体对个体恐怖犯罪活动过度渲染,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社会心态。在个体恐怖犯罪事件中,部分媒体出于猎奇和曝光的需要,摒弃职业道德,选择极富煽动性的标题,专门从极端角度对个体恐怖犯罪事件进行过度渲染并夸大其影响,客观上加剧了社会恐慌心理,一定程度上导致了社会浮躁与心态的失衡。第二,部分媒体价值观扭曲,舆论导向模糊,极易影响公众价值观,使公众盲目跟从大流。在个体恐怖犯罪事件发生后,部分媒体通过各种方式挖掘个体犯罪分子不一定属实的悲惨遭遇,极度渲染其弱势社会身份与地位,肆意夸大社会的不公正不公平,荒诞地验证其违法行为的合理性等,削弱公众是非辨别能力和对暴力行为的批判精神,使得浮躁非理性情绪滋长蔓延,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14期
《河北法学》2015年03期
河北法学

我国个体恐怖犯罪原因探析——以近十年66案例为样本

(西南政法大学,重庆401120)一、问题的源起自2002年至2013年上半年,个体恐怖犯罪案件在我国呈高发态势,且不断攀升。“杨佳袭警案”、“靳如超3·16爆炸案”、“福建南平校园惨案”、“冀中星爆炸案”等,造成社会恐慌,引起人们广泛关注。2013年7月25日,中国公安部强调,对实施个人极端暴力行为的犯罪分子必须坚决依法严惩,对扬言实施放火、爆炸等极端暴力行为要依法严肃处理。但是,我国个体恐怖犯罪依旧不断发生,如2013年11月6日,山西省委党校附近发生连环爆炸案,凶手因对社会不满,蓄意制造爆炸报复社会。可以看出,个体恐怖犯罪和传统的犯罪不同,多数行为人抱着自杀或者必死的心态实施个体恐怖犯罪,故在个体恐怖犯罪面前法律和严打的作用微乎其微,据本文66例案件统计,个体恐怖犯罪行为人死亡的比例高达79.46%,其中被判处死刑的占48.53%,当场死亡的占30.88%。鉴于此,我们需追本溯源,探寻个体恐怖犯罪发生的根源。我国正处在社会...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犯罪研究》2014年04期
犯罪研究

试析当前“东突”暴力恐怖犯罪的新特点及其防范对策

众所周知,暴力恐怖犯罪是当今世界的一大突出公害,是人类文明社会的共同敌人,是危害世界和平与安全,阻碍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的毒瘤。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我国境内外的“东突”恐怖势力为实现建立其所谓“东突厥斯坦国”的目的,策划、组织、发动了在我国新疆地区的一系列爆炸、暗杀、纵火、投毒、袭击等暴力恐怖犯罪活动,尤其是近年来发生于2009年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的打砸抢烧事件、2013年10月28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出现的暴力恐怖事件、2014年1月24日新疆阿克苏地区新和县城一美容美发店和一菜市场爆炸等案件、2014年1月23日在吉尔吉斯坦击毙越境13名“东突”分子事件、以及2014年3月1日发生在云南昆明火车站的暴力恐怖案件,均严重危害了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和社会稳定,并对我国的西部安全和国际声誉构成了严重威胁。这些暴力恐怖犯罪事件,与国际恐怖势力遥相呼应,不断出现新的变化,需要我们高度重视,高度警惕,并应采取有力对策,重拳出击,...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