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春秋》与史学传统

孔子所作的《春秋》是儒家的重要经典,又是我们现在所能见到的最早的编年史,在中国史学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它从多方面创立的史学传统,对司马迁及以后的历代史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春秋》记载自鲁隐公元年至哀公十四年(公元前722~481年)共242年史事,大约有1.5万字。内容主要是各诸侯国间聘问、会盟、战争等政治事件,也有关于自然现象如日食、水旱等的记录。其记事的特点是十分简略,最少者一条仅一字,如“雨”,“螟”;也有二三字的,一般不过十字左右。虽然记载得很简单,但它对史学的发展却影响至巨,历代对它评论研究的著作多达数百种。褒奖的人对它推崇备至;批评的人如宋王安石直斥它是“断烂朝报”。从汉代以来,绝大多数学者都认为《春秋》是孔子依据鲁史修成的。$$司马迁在《史记·孔子世家》中称扬孔子“为《春秋》,笔则笔,削则削,子夏之徒不能赞一辞。”所谓笔削,是指孔子不单纯记载史事,它的遣词用字体现出一套褒贬书法。这就是《春秋》的“微言大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1-04-17
天津外国语大学
天津外国语大学

秦汉文史关系嬗变

文史关系是一个历久弥新的争论点,文史交错是我国史学发展历程上的一个突出现象。《春秋》处于文史关系发展轨迹上的初端位置,由于先秦时期文学与史学还没有清晰的界限区分,故而《春秋》存在着文史混同为一、交错不分的情况。《春秋》虽为中国史学的先导,但却并非史学独立的标志,史学实则始于司马迁的《史记》。《史记》亦文亦史、文史交融,集先秦文学、史学之大成,达到了文史兼善的程度。《史记》既是文史关系交错复杂的顶峰,又是文史分流的分水岭。《史记》之后史学的理性精神逐渐增强,至《汉书》而史学著作体例和史学语言体系逐渐完善,文学与史学的区别日趋明显,“文之与史,皎然易辙”。本文通过分析《春秋》《史记》《汉书》三部作品所体现出的文史关系,来梳理秦汉文史关系的发展脉络。从《春秋》的混同为一到《史记》的交融相生,再到《汉书》的异辙分流,清晰的展示出文史同源到文史异辙的嬗变过程。而文史关系在《春秋》《史记》《汉书》中的不同体现,不仅是作者个人文史观和社会时代...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周予同经学研究之研究

周予同是近代中国系统研究经学的专家,也是著名的历史学家,中国经学史学科的开创者和奠基人,是中国经学史研究的权威。其代表作《经今古文学》、《经学历史》注释本、《朱熹》、《群经概论》、《孔子》、《汉学师承记》选注本等,在二十世纪的经学和经学史研究领域,都是划时代的论著,在海内外产生了深远的学术影响。然而迄今为止,学界对周予同经学思想的研究大多偏重于专题研究,缺乏整体的系统性研究。因此,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系统地整理和探讨周予同的经学研究及其在学术史上的贡献,有一定的价值和意义。周予同关于经学的研究深受“五四”精神的影响,他研究经学和史学,主观上是要从思想上文化上清算长期的封建社会,批判中国几千年传统文化的理论基础。周予同以批判和整理的态度钻研经学,对经学进行了一次历史性的改造,其经学史研究可谓开创了中国经学研究的新纪元。从历史的角度入手,通过整理研究经学而使经学得以终结,这是周予同的治经宗旨。在这种治经宗旨的指导下,周予同对经学的基...  (本文共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杜维运、谢保成两部三卷本《中国史学史》初步研究

台湾史家杜维运,历时17年,于2004年出版了三卷本《中国史学史》,这是迄今为止“惟一一部以一人之力撰述的多卷本的中国史学通史”。其中很多地方都突破了中国史学史的传统写法,比如在每一卷的结尾都有关于中国史学在世界上的地位的探讨。同时作者也十分注意对各个时代史学思想、史学方法的挖掘。国内史家谢保成,继参与导师尹达著作《中国史学发展史》20年后,组织史学史队伍编写中国史学史,于2006年出版了三卷本《中国史学史》,是中国大陆“迄今惟一一部三卷本《中国史学史》”。其《中国史学史》采取按史学成长阶段和按基本系列相结合的框架,充分利用传统史书以外的材料,探索了中国史学的发展及演变趋势。杜维运和谢保成是台湾和大陆地区史学史研究知名学者。他们的三卷本《中国史学史》,集中反映了他们对中国史学的认识。两书是本世纪初中国史学史的重要总结性著作。杜维运和谢保成的中国史学史研究中既有对传统史学优点的融会与继承,又有对社会和时代脉动、史学思潮、史著的分析...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居今与志古:宋代《春秋》学研究

在《春秋》学史上,宋代是一个大放异彩的时代。要进一步寻绎中国经学对宋代社会的浸润和影响,以宋代《春秋》学为切入点无疑可以达到窥一斑而视全豹的效果。另外,宋代由于继五代乱世而建国,学者思有以拨乱反正之策,这思考反映在学术研究上,便是在抵制释迦教理入侵的同时,还逐渐舍弃了汉唐注疏之学,试图从中国传统经典中挖掘出符合时代需要的理想秩序的建设方案。因此,本文在架构与论述过程中,也力图反映宋儒对儒家经典思想资源的嫁接与利用,从中体现其精神折向,也即体现出“其时代的精神和灵魂”,将宋代《春秋》学作为“中国古代价值理想的思想脉动来理解”。整体性的思考需要局部实证加以支撑。本文探讨宋代《春秋》学,拟从历时性与共时性两个向度来分析。具体言之,本文首先展开论述经学变古思潮的发展脉络,进而论证这种思潮的发展对理学、《春秋》学崛起的影响,以及在理学产生后,理学与《春秋》学之间是如何发生相互影响的。实际上,在宋代,许多注经著作中都已经渗透了理学思想,而理...  (本文共2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史学史研究》2012年01期
史学史研究

班固的史学史论述与史学史意识

一、前言中文“史学”一词的出现始于后赵石勒(319),当时他设了经学、律学、史学与门臣四祭酒①,确实是把史学当作一门独立学科看待的。“史学史”一词的出现则要迟至20世纪20年代由胡适、梁启超等人相继提出②,是否直接受到西方史学史观念的影响还有待进一步考证。③不过,中国传统学术的经、史、子、集四分法在魏晋时期已经成型,到《隋书·经籍志》史部已蔚为大观,既有史部,则史部的目录学自可视为一种史学史,虽然当时并无“史学史”这个名词。不论名词与界说如何?古人对过去的认知与理解相对于后人所谓的“史学”仍有其对当性,人有了历史意识乃有对过去的认知,认知过去这一行为与结果的积累即为史学,所谓史学史,即指史学发展的过程与对此过程的认识,它较简单的形式就是史籍史。①本文所谓史学史论述,即指与史学发展认识有关的论述;所谓史学史意识,即指与史学发展认识有关的意识。史学史的研究近年来已从文本、思想深掘到意识层面,历史意识、史学意识乃至史学史意识都成为探讨...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