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文化运动与科学概念的发展

近代中国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提倡现代科学的运动发生在十九世纪,“洋务运动”在“师夷之长技以自强”的口号下,拉开了近代中国学习西方科学技术的历史帷幕。但“洋务运动”所尊崇的“科学”主要是西方的自然科学及其工业技术,而没有包括生长在近代科学基础上的现代精神文明。这一概念一直到新文化运动时期才发生变化。$$一$$由于受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新青年》尽管是一个文化杂志,但还是感受到了自然科学在战场上所爆发出的威力。更难能可贵的是,它在震撼于自然科学威力的同时,也开始显示出把科学概念从自然科学引导到文化和社会科学的努力。陈独秀在《青年杂志》的发刊词《敬告青年》中,大声呼吁青年们要成为“科学的而非想象的”,他那时提倡的科学就不仅仅是自然科学,也包含“人间之思想”的理性精神。他说:“科学者何?吾人对于事物之概念,综合客观之现象,诉之主观之理性而不矛盾之谓也。”这里的科学分明不是纯粹的自然科学,而是对科学进行了一番哲学概括。虽然他的科学定义仍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1-05-15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新文化运动时期(1915-1924年)的价值观重建

1915—1924年的新文化运动,作为中国近代历史上一场声势浩大的思想启蒙和文化革新运动,在中国社会和文化现代转型过程中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一时期价值观问题的凸显,不仅最为鲜明的代表了中国现代哲学的精神内核与具体风貌,同时也体现了19世纪中叶以来中国哲学变革的历史趋势和发展方向。通过对新文化运动时期价值观重建的梳理和考察,能够使我们对于20世纪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思想足迹有更为深刻的认识,也为21世纪中国社会的价值观重建提供了值得挖掘和思考的丰富资源。新文化运动时期价值观的形成、变动、更新,有其产生的历史渊源、社会基础和自身发展规律。从中国近代价值体系变迁的过程来看,新文化运动中的价值观变迁是在新旧价值体系的冲突、嬗变和自我更新中完成的。旧的价值体系逐渐瓦解,新的价值观体系通过吸取西方价值理念和传统价值观中的合理资源,融贯一体、综合创新、终以确立。这些与20世纪中国哲学研究开展的范式、问题和内容都息息相关。在本论文中,以五章正文...  (本文共30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史学》2019年03期
安徽史学

陈独秀雕像

陈独秀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7年06期
广东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陈独秀在广东革新教育活动探微

1920年底,陈独秀受陈炯明邀请来广东办教育。目前学术界普遍认为,陈独秀“在广东进行了一场彻底的教育改革”[1],“以革新精神,克服旧势力的种种阻力,大力整顿广东的教育”[2]。但经笔者查阅大量一手文献,发现陈独秀在广东任职期间独创的教育委员会难以发挥作用,兴办学校大都停留在计划层面。本文试图重新探讨陈独秀在广东的教育改革实践和成果。一、缘起与背景陈炯明主政广东是促成陈独秀来粤办教育的重要原因。陈炯明早年为革命党人,1918年率领一支粤军进驻漳州,以福建南部26个县为实验区,开展市政、教育、文化等各方面的建设。闽南时期,陈炯明曾有筹设西南大学的倡议,并请汪精卫、章士钊、陈独秀等担任筹备员。藉此因缘,陈独秀早有来广东创办西南大学的打算,后因经费问题未果。1920年11月,陈炯明率领粤军打败占据广东多年的滇桂军,回到广州,就任广东省长,对广东教育和文化发展颇为重视,开始推行建设模范广东省的计划。在革新和发展教育方面,陈炯明决心电请陈...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党史纵览》2018年02期
党史纵览

陈独秀在建军问题上的态度与立场

首倡创建“真正的国民军”“真正的国民军”是陈独秀提出的最早的建军目标。中国共产党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十分关注军队与军事工作。1921年7月党的一大通过的党的纲领明确规定:1、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必须援助工人阶级,直到社会阶级区分消除的时候;2、直至阶级斗争结束为止,即直到社会的阶级区分消灭为止,承认无产阶级专政;3、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那时,全国在只有几十名党员的情况下,一大就明确提出了必须组织革命军队开展阶级斗争,建设共产主义,并把它确立为党的纲领的一个核心思想,充分展示了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意识。虽然陈独秀没有出席党的一大,但这一纲领是在陈独秀指导下制定的。陈独秀投身革命,恰恰是从军事工作开始的。在旧中国,军人地位十分低下,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一说。然而,陈独秀坚定地认为,推翻满清腐朽统治,建立独立、自由与富强的新国家,必须组织军队、开展武装斗争。19...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江淮文史》2017年06期
江淮文史

陈独秀出狱后给报社的声明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促使包括陈独秀在内的大批政治犯被提前释放。走出国民党南京老虎桥监狱的陈独秀,未及料理生活、工作诸事,便立即连连书写了两份对他来说至关重要的声明,希望通过《申报》和《中央日报》公之于众,让世人了解和认识一个真实的陈独秀,不幸的是,这两份声明一份也没能发表。陈独秀为何急于发表声明,这两份声明又何以不能见诸天日呢?坚持无条件出狱1937年8月13日,日军对上海发动大规模侵略战争,随着战争升级,国民政府首都南京遭到日军飞机的轰炸,囚禁陈独秀等政治犯的老虎桥监狱也被轰炸。此时,国民政府迫于战局吃紧,不愿意因疏散、安置这些政治犯而投入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因而很多政治犯什么手续都没履行,就一一走出牢房。据王凡西回忆,他被囚禁在南京秘密拘留所,当时看守跑的只剩下一个,这个人对王凡西说:“什么人都走了,我也逃难,你出去吧!”可是,作为国民党的重大政治犯陈独秀,他的出狱就不能这么简单了。从坐牢那天起,陈独秀就没打算能有走出牢房的日子...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79年06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评陈独秀早期的历史功绩

陈独秀在其早期即五四时期,是一位叱咤风云的著名人物。不论是倡导新文化运动,还是传播马列主义,乃至创建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他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历史功绩。 但是,在林彪、“四人帮”炮制的书刊里,陈独秀在党史上,一出场就被写成一个十恶不赦的右倾机会主义者。这是对历史的严重歪曲! 为了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对于陈独秀在五四时期的地位和作用,我们应当象列宁对待早期的普列汉诺夫那样,作出公正的评价。一、新文化运动的主将 五四新文化运动,是以陈独秀一九一五年九月创办和主编《新青年》为其开端的。他一开始就高举民主和科学的大旗,率领中国知识界的一部分先进分子,向封建主义及其意识形态展开了最猛烈的进玫,对新文化运动作出了卓越的贡献。 第一,最先提出了民主与科学的战斗口号。 陈独秀在《新青年》创刊号发表了具有发刊词性质的文章:《敬告青年》。强调中囚需要“改弦更张”,认为中国的封建旧文化和社会制度落后于欧洲几千年,已经一文不值。他大声疾呼“吾宁忍过去国粹之消...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