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史通》——为史氏者宜置此座右

《史通》是中国古代史学史上第一部系统的文学批评著作。它从史书体裁体例、史料择取、史家修养、史学功用等角度对史学工作做了规范和阐述,多有创见。它的面世,标志着中国史学进入到一个更高的自觉阶段,对后世史学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史通》的作者刘知几(661-721年),字子玄,唐徐州彭城(今江苏徐州)人。自幼喜读史书,且擅长独立思考。长安二年(680年),他始任史官,先后以著作佐郎、著作郎、秘书少监之职参与《唐书》、《睿宗实录》、《姓族系录》等国史修撰工作,并自著《刘氏家史》等。$$在史馆修史的过程中,刘知几深感“任当其职”而“道不行”,“见用于时”而“志不遂”,故退而私撰《史通》以由其意。《史通》共20卷,分内、外篇。内篇以评论纪传体史书体例为主,涉及文书体裁、体例、史料采集、表述要求和撰史原则及史家修养;外篇则论述史官制度、正史源流,兼及史家、史著得失,并略申作者对于历史的见解。《史通》的撰述特点是它始终贯穿着鲜明的批评意识,包...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1-07-17
《文教资料》2017年14期
文教资料

让经典走向大众——评白云译注《史通》的特点

中华书局推出的《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是以权威版本为核校底本,约请业内专家进行编撰的。该丛书具有传承经典,让经典走向大众的积极意义。《史通》也列入了该丛书。《史通》为唐代著名史学家刘知几所撰,是我国古代第一部史学理论著作,也是我国历史上第一部史学评论专著,首次对初唐以前史学进行了全面而详细的总结和批评,为中国古代史学理论发展树立了一座丰碑。《史通》全书共二十卷,原为52篇,今存49篇(《体统》、《纰缪》、《弛张》3篇亡佚,仅存篇目)。正文83000多字,原注9000多字,总计九万余字,分为内、外篇。“内篇”主要讲历史编纂学,是《史通》的主要内容、主要贡献。各篇之间联系紧密,内部形成一个有机的系统;“外篇”主要讲史官和史书的沿革,杂评过去史书的优劣得失。各篇之间无关联,无系统,近似杂论。白云译注《史通》(上下),2014年7月由中华书局出版,是《中华经典名著全本全注全译丛书》之一,具有突出的特点和积极的学术意义。一、严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档案》2016年12期
档案

20世纪上半叶(1900-1949)《史通》研究的历程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思想淡出,学术凸出”风气的形成,学术史的研究和撰述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越来越多的人注意梳理历代学者对经典文本的校勘、注释和批评。有关20世纪上半叶的《史通》研究,目前还缺少专题讨论,成果主要集中在资料的梳理上,但还未对这一问题进行系统的研究。同时,有关20世纪上半叶《史通》研究代表人物的探讨仅仅集中在吕思勉、张舜徽等,像傅振伦这样撰写过《刘知幾年谱》《刘知幾之史学》的刘知幾研究专家也未引起应有的关注。本文拟在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对20世纪上半叶《史通》研究的成果进行较为系统的探讨。一方面通过对20世纪前半期《史通》研究脉络的梳理,结合20世纪前期中国史学发展的特点揭示这一时期《史通》研究的发展历程与阶段性特点,另一方面通过对《史通》研究代表作的分析,展示这一时期《史通》研究的成就、所达到的高度与存在的不足。一、整理国故运动与20年代的《史通》研究1.整理国故运动与近代《史通》研究的兴起1902年梁启超发...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档案》2016年12期
《邯郸学院学报》2017年03期
邯郸学院学报

《史通》研究现状述略

国内《史通》研究按其研究角度可以分成四大类:第一,从经学角度进行的研究。第二,从史学角度进行的研究。第三,从文献角度进行的研究。第四,从文学角度进行的研究。这四类研究,既有时间上的先后承续关系,又呈现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错浑融状态。海外研究工作多是对《史通》个别篇目内容进行修补或者进行文本译介等,相较而言,国内多针对《史通》的学术价值进行研究,成果甚多,且更为深入。故而本文所述主要立足国内研究,同时借鉴海外研究成果。详论如下。一、从经学角度进行的研究《史通》撰成于唐中宗景龙四年(710)。在该书的撰写过程中,该书已经开始流传,但是,赞赏者不多,质疑者不少,刘知几还专门写了一篇《释蒙》来为自己进行辩解。《释蒙》其文已佚,所以不知道当时人为何对《史通》作何批评,亦不知刘知几如何应对的。据《旧唐书·刘子玄传》记载,刘知几去世后,唐明皇令人抄写其《史通》进呈,读后大为赞赏;“太子右庶子徐坚深重其书:‘居史职者,宜置此书于座右’。”[...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7年15期
山西青年

二十世纪《史通》学研究

《史通》是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史学理论著作,对史学理论和史学方法进行了系统的梳理,是中国史学史研究的重要典籍。二十世纪开始,学者们对刘知己及《史通》的研究随着史学史研究的发展逐渐发展起来并日渐深入,二十世纪对《史通》的研究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二十世纪初到建国之前,第二阶段就是建国后至二十世纪末。一、二十世纪初至建国时期《史通》研究(一)《史通》研究的兴起与转型二十世纪初期,《史通》研究只有零星的成果。如孙毓修的《史通札记》,姜殿扬的《史通札记补》,但这两本都是对《史通》的校勘注释,系统研究成分较少。此外,二十世纪初由于受到“史学革命”的影响,传统史学受到批判,适时“新文化”运动也高涨起来,对中国学者的思想造成了严重的冲击,人们开始认真思考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1919年底,胡适提出了“整理国故”的思想概念。届时学界重新审视了传统史学的价值作用,“以近代批判研究的眼光和学科方法整理传统史学成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史学主流”(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6年14期
青年文学家

宋人对《史通》的认识与运用

一、宋人对《史通》的评价在唐代,《史通》一书受到的肯定几乎被猛烈的批判所淹没。情况到了宋代则有所不同。宋人对《史通》只限于贬斥的代表人物为赞宁和王禹偁。赞宁为北宋僧人,推崇儒术。其作《非史通》六篇得到了同时代诗人王禹偁的大为赞赏,认为有“折子玄之邪说”之用。王禹偁又从“名教”的角度出发,指出赞宁《驳董仲舒繁露》和《非史通》等作品,“使圣人之道无伤于明夷,儒家者流不至于迷复”。王禹偁直斥《史通》为“邪说”,认为刘知幾既伤圣人之道,又有迷惑儒家学者的嫌疑。赞宁与王二人皆为“卫教”,对《史通》进行了抨击。黄庭坚是宋代为数不多的赞美《史通》的人之一,其曾对友人王立之直言道:“若读经史贯穿,使词气益遒,便为不愧古人矣。刘勰《文心雕龙》、刘子元《史通》此两书曾读否?所论虽未极髙,然讥弹古人,大中文病,不可不知也。”黄庭坚认为关于文学创作应读《史通》,但并没有准确认识到《史通》的内容和思想。宋代对于《史通》的评价主流是褒贬兼有,既肯定刘知幾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