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南中草药占全国植物药总数1/3强

本报讯(记者樊云芳、丁炳昌)素有“海南植物王”之称的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海南师范学院生物系教授钟义,几十年来足迹踏遍海南的每一个角落,他的调查考证结果表明,海南的药用植物多达 3500余种,占全国植物药总数的 1/3强。 日前,在给海南省政府的一份《建议书》里,专家们列出了这样一系列数据:$$海南省中草药中具有极高和较高开发价值的品种多达200余种,为全国之首;$$目前海南省已发现的海洋生物药近800种,占全国海洋生物药总数的2/3以上;$$我国药用果蔬约有400余种,其中2/3以上可以在海南生长;$$海南省的药物资源不仅品种繁多,而且蕴藏量十分丰富……$$农工民主党党员、主任医师兰克信是这份《建议书》的最初执笔者。他说,在这3500多种中草药中,被载入药典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1-10-06
《黑龙江科学》2018年01期
黑龙江科学

植物药的研究进展

1植物药的概述中药作为我国的瑰宝,历史悠久,在医疗体系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中药组方中包含了动物药、矿物药以及植物药[1]。动物药涉及国家稀有野生物种,且不被国外市场接受;矿物药又被化学药物大体涵盖,因而植物药成为当前研究热点。不同国家对植物药定义不同,韩国称为“韩药”,日本称为“汉方药”,美国称为“草药”等[2]。美国的定义是[3]:以植物特质为组分,具有注册标签的成品,用于诊断、减轻、治疗或预防疾病。欧盟的定义指:从天然植物中提取的具有药用活性的成分,这种定义相当于以草药为原材料的单方或复方中药。我国是世界植物药生产大国之一,但多数植物药却未能在国际市场中流通。现今我国积极参与国际合作,以确立我国在植物药标准物质研究和质量控制等多方面的主导地位,促进世界卫生组织中药标准物质合作基地建设,建立WHO中药检定仲裁中心[4]。此外,规范中药材市场、完善质量标准,与国际接轨,进一步打开国际市场,是未来几年我国中医药的发展方向[5]。...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草药通讯》1974年06期
中草药通讯

国外民间治癌植物药简表

最近,在“痛研究方法”l卷上,Norbert Ncuss等报道了五十九种世界民间(主要是美国)常用的治癌植物药。现列表译出,供参考。其中,有廿三种被认为在临床上有效,以从号标出。植物科名是译者附加的。制法和服法痛症类型使用地区Cueumis melo甜瓜(葫芦科) 从新鲜果皮分得的液汁致于肿瘤。其千燥果皮研细与水拌匀。 其根和枝条加松木做成煎剂。(口服)皮肤 胃膀胧子宫土耳其Alfalfa一PlantsubstaneeMedieago sativa首猜(豆科) 与毛霉菌(采自椰枣树的花上),皮壳青霉菌(采自栋树)混合傲成粉剂或液体制剂。各种痛症加利福尼亚(美).AlmondPrunus amygdalus 扁桃(蔷薇科)多吃扁挑据信可预防痛症。各种痛症加利福尼亚(关)AngelieaAngeliea sylvestris林白芷(伞形科)口服根的煎剂。各种痛症冰岛Arbor vitaeThuja oeeidentalis 金钟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草药》1986年03期
中草药

联邦德国的植物药研究——联邦德国考察记之二

施daus公司是联邦德国最大的一家植物药工厂,它的产品在国内的年销售倾i邹2年为1.7亿DM,1984年达到,亿。M。所参观的其它植物药厂家与M叻aus公司的一样。联邦德国植物药的生产发展很快,这与它的植物药生产的历史悠久有关,也与全社会的科学技术水平、工业生产水平有关,而植物药的科学研究的发展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一、离度皿视科研工作 在联邦德国,药物研究单位和一些高等院校在从事着植物药的研究工作,慕尼黑大学的Wagner教授研究所就是联邦德国一个著名的植物药研究单位。我们参观的各植物药生产厂家也有自己的研究所(室),也在从事着植物药的研究工作.MadauS公司有一个历史悠久的研究所,它有健全的科研组织机构和管理体制,它还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植物药科研程序,曾研制出治疗肝病的Sily也a血这些驰名全球的植物药。它有1400名职工,其中技术人员有225名,他们当中有著名的天然产物化学家、植物学家和医学家。仅有50名职工的Bi比e...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药学进展》2017年03期
药学进展

在美国进行植物药开发的路径、要求及策略探讨

2004年6月,美国FDA针对植物药的发展发布了《行业指南:植物药》(Botanical Drug Products:Guidance for Industry,以下简称《指南》)[1]。《指南》为美国FDA对植物药发展颁发的第一份官方指南,其明确了植物药药品的身份,并对植物药进入美国市场提出了全程的指导。2006年10月31日,美国FDA批准了第1个植物药Veregen(一种用于治疗外生殖器和肛周疣的植物药外用软膏)[2],为植物药在美国上市开创了新的纪元;2012年12月31日,FDA批准了第2个植物药Fulyzaq[一种用于缓解HIV/AIDS患者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ART)时出现的非感染性腹泻症状的口服药物][3]。FDA迄今为止共批准了上述2个植物药,从外用软膏剂型的第1个植物药到口服剂型的第2个植物药,该类药物在美国上市的发展又迈出了革命性的一步,也标志着FDA对植物药的审评更趋于成熟。2015年8月,FDA对20...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药杂志》2002年07期
中国中药杂志

我国植物药(中药)研究的问题与建议

21世纪人类社会面临的人口增长、资源匮乏、环境污染以及人口老龄化、疾病谱改变、合成药开发周期长、投入高、风险大等诸多问题 ,促使人们将眼光投向毒副作用少、对一些疑难病、慢性病有特殊疗效的植物药 (中药 )的研究开发上来 ,从而掀起了一场“绿色革命”浪潮。目前世界植物药市场销售额达 30 0亿美元 ,并以每年 2 0 %的速度增长。植物药正以其独特的疗效和可靠的安全性逐步进入各国药物主流。我国植物药资源丰富 ,研究应用历史悠久 ,自 1992年以来 ,已从中开发出 2 0 0多种新药。但近年来 ,在植物药出口量连年递增的同时 ,销售额却在逐年下降。更为严峻的是 ,在已经加入WTO的今天 ,我国尚未对境内植物进行过全面、系统的种质资源调查 ;在独有的 2 0 0多个属大约 5 0 0余种种子植物中 ,约几十个属上百种植物的化学成分尚未被研究过 ,许多就整个属而言还处于研究空白 ;海洋植物药的研究开发更显薄弱。相形之下 ,美国、德国、...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