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我的老师钟敬文先生

4月22日,中国文化教育界的老寿星钟敬文先生已去世百日了。抗日战争前,我在浙江省民众教育实验学校读书,钟先生是我们的语文老师。他讲课有独特的风格,很受同学欢迎。这半个多世纪,我们的来往断断续续地没有断过,有些事情很值得回忆。$$  第一件是介绍一首校歌,歌词是:$$  这儿是十字街头的学堂,$$  我们来受新的教养,$$  劳动的操习,$$  科学的研求,$$  还有那艺术的鉴赏。$$  这一切活动,$$  要造成我们身心的健康。$$  去!去!去!$$  快深入群众中间,$$  使他们身心愉快,生活改善。$$  民族前途,永庆安全!$$  这是上一个世纪30年代浙江省民众教育实验学校创建时,钟敬文先生为学校写的校歌。一看就明白,作者是什么思想,学校是什么样的学校,培养出来的将是什么样的青年。$$  这首校歌从今天的眼光看,还是很有先进性、创造性和政治性的。我们学校规模很小、历史很短,变化很快,学潮不断。校长也不断更换,从较有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2-04-24
《西北民族研究》2013年03期
西北民族研究

人民的学者、人民的教师钟敬文先生

钟敬文先生是我和在座很多朋友的业师,他以百岁高龄告别人生,跨越了两个世纪,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精神财富。如今,又是11年过去了,他的音容笑貌、人格魅力,仍然深深地铭刻在我们的心里。钟敬文先生是人民的学者。“五四”新文化运动是我国文化发展的一次最大的变革。从封建集权的帝制,到建设一个民主的国家,这是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批爱国先觉的知识分子走在这场文化变革的前列,钟敬文先生无疑是这些先觉者中间的一员。新文化运动的两个重要的主题是科学与民主,这两个目标是远大的。当时的先觉先行者受到寿命自然规律的限制,能够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又走进21世纪的已经不多。钟敬文先生是带着这个理想终身奋斗,并进入21世纪的稀有学者之一。钟敬文先生从“五四”运动起,就坚持着一个十分深刻的学术理念。他认为,文化不应当,也不可能完全属于历代统治者、文化人和现行政治,它应当属于人类绵长的精神史,而普通民众的日常实践给世界留下了更多的文化成品。中国文化中存在着上、中、下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族艺术》2007年01期
民族艺术

钟敬文先生: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的开拓者

钟敬文先生一般被称为“中国民俗学之父”。实际上,在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的方面,他同样也是个开拓者。本人在这里粗浅地总结一下,钟敬文先生在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方面的思想和方法,同时做为钟敬文先生的一名学生,谈谈本人在钟先生的指导下学习、研究中日民间故事的一点体会。钟敬文先生曾经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留学日本。钟先生在民间故事方面的主要论文,也集中发表在这个时期。可见这个时期他对民间故事研究有浓厚的兴趣,同时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钟先生在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初,已经接触了日本学者有关民间故事方面的著作,也和他们有学术上的交流。关于钟先生对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的兴趣,他后来在回顾当时的文章里也曾提到过。他说在日本期间做为留学的副目的,就是打算做中日民间故事比较研究的,并且他已经定好了研究题目。题目叫做《中日民间故事(包括传说等)的比较探索》。遗憾的是,他在东京忙着读书,终于没有写出这篇文章。①但从钟先生的其它文章里,我们能够知道钟先生当时的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北民族研究》2002年02期
西北民族研究

写在恩师钟敬文先生离去的日子

清 晨 6点多钟 ,从电话里得知了先生离去的消息 ,一时有些发木 ,心想怎么会 ?6号去看望他时 ,还听他说了不少话。虽然明显地感到先生的衰弱 ,但因为听钟宜老师说那天的状态比前几天好 ,心中真祈望是转机又一次出现了 ,因为先生的生命力一直那么旺盛顽强。与先生有关的情景 ,远远近近的 ,纷至沓来。几年前 ,先生在我心目中还是一个有些遥远的名人。因为大学是在南方读的 ,没听过先生的课 ,而且早先的专业是世界文学 ,对民俗学并没有太大的兴趣 ,所以对先生的影响和贡献只能算略知皮毛。记得有一年 ,学校的周报搞了一个“学者写真”栏目 ,写先生的那一篇 ,说这样一位世纪老人在校园里策杖而行 ,是师大的一道人文景观。以后在路上见到先生 ,总会想到这几句话 ,但那时只是远远地景仰而已。后来工作发生变化 ,教外国留学生汉语的同时还兼开中国风俗文化课 ,对民俗学由疏远到亲近 ,心中产生了深造的愿望 ,于是在 1 996年考到先生门下读博士。当初报...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民俗研究》2002年01期
民俗研究

钟敬文先生生平

人民的学者、北京师范大学教授钟敬文先生因患老年性综合症,医治无效,于2002年1月10日0时1分在北京友谊医院不幸逝世,享年100岁。 钟敬文先生是我国著名民间文艺学家、民俗学家、教育家、诗人、散文家,曾任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名誉主席、中国文联荣誉委员、中国民俗学会理事长、名誉理事长、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等职。 钟敬文先生,原名谭宗,字静闻,一字金粟。1903年3月20日出生于广东海丰。 1920年,先生就读于海丰陆安师范学校,因感受了五四的春风,与同学们一道宣传演讲,抵制日货。正是这样的人生实践,使先生产生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1922年陆安师范毕业后,他留在家乡当了一名小学教员,这一时期他受到新文化思潮和北大歌谣学运动的影响,对民间文学发生兴趣,开始搜集、整理民间歌谣故事等,并在北大《歌谣》周刊陆续发表了《读(粤东笔记)》、《南洋的歌谣》、《海丰人表现于歌谣中之婚姻观》。同时开始写作白话新诗,1923...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民俗研究》2002年01期
民俗研究

痛悼钟敬文先生

昨天早晨,突然听说,钟敬文先生走了。我非常哀痛,但是并不震惊。钟老身患绝症,住院已半年多,我们早有思想准备。但是听说,钟老在病房中一向精神极好,关心国事、校事,关心自己在读的十几名研究生的学业,关心老朋友的情况。我心中暗暗地期望,他能闯过百岁大关,把病魔闯个落花流水,闯向茶寿,为我们老知识分子创造一个奇迹。然而,事实证明,我的期望落了空。岂不大可哀哉! 钟老长我八岁,如果在学坛上论资排辈的话,他是我的前辈。想让我说出认识钟老的过程,开始阶段有点难说。我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已经在民俗学的研究上颇有名气。虽然由于行当不同,没有读过他的书,但是大名却已是久仰了。这时是我认识他,他并不认识我。此后,从30年代一直到90年代60来年的漫长的时期内,我们各走各的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都在勤恳地耕耘着,不相闻问,事实上也没有互相闻问的因缘。除了大概是在50年代他有什么事到北大外文楼系主任办公室找过我一次之外,再无音讯。 1957年那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