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朝阳市发现大规模唐墓葬群

本报讯 我国北方地区罕见的大规模唐代墓葬群不久前在辽宁省朝阳市被发现,辽宁省和朝阳市文物考古工作者历时3个月,发掘墓葬17座,出土墓志3合、各类文物560多件。 $$  据初步考证,这是一处完整的唐初官僚家族墓地,其中地位最显赫的墓主人曾作为军事将领跟从唐太宗东征,因功绩卓著被诏授明威将军。这片墓葬群于今年5月在朝阳市区一建筑工地被发现,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朝阳市博物馆介入发掘。所发掘的17座墓葬排列紧密有序,有方形墓、弧形墓、圆形墓、舟形墓,皆为砖筑单室券顶结构,墓内设砖砌棺床,木棺葬具,墓坑最深为7米,有3座墓葬出土了墓志。据8号墓志记载,墓主人孙则字孝振,营州柳城(今朝阳市)人,唐武德四年(公元621年)起家辽州总管府,不久转任参军;贞观三年(公元629年)改授北黎州昌黎县令;贞右年奉诏出使招服北方几个少数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3-11-12
《中国记者》2002年08期
中国记者

记者的身份

6月30日,南京某报报道了“南京一工地挖出墓葬群,民工不懂保护,文物惨遭破坏”的新闻,引起众多读者的关注。 报道是这样写的,“昨日上午9时,记者赶到发现古幕的工地,只见一名工人正用铁棍撬着埋在地中的棺木。而棺木里尽是大量石膏泥”,过一会,“一台挖掘机开来……2座棺木上的盖板在一片‘吱吱’声中很快被撕成几块。不一会,从青膏泥中滚出1只瓷罐,但随即被从坡上滚下的石块砸碎。”…… 亲眼目睹这些“不懂保护”的民工毁坏了3座古墓后,该记者才“将此事向南京市博物馆做了通报”。该记者由于在现场亲眼目睹了这些“不懂保护”的民工如何一步步地破坏文物,所以其描写非常生动,颇有现场感。最后记者还大叹,“由于一些施工单位和民工缺乏有关文物知识,致使许多古...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1999年07期
历史教学

沈阳发现东汉墓葬群

据新华社报道,沈阳近日发现一个东汉中晚期墓葬群。墓葬群位于沈阳市沈河区沈洲路一个棚户区改造工地上。目前,通过对两个保存完好的墓葬进行挖掘,已出土三十多件汉代随葬冥器文物。其中1号墓墓壁、墓顶已坍塌,墓底长4.05米、宽2.18米。在“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
山西大学

从墓室的营造推测稷山马村段氏墓葬群的年代关系

本文分为两个部分,第一个部分为毕业创作的两件作品《无用之用》、《二人关系》的阐释。第二部分为毕业论文《从墓室的营造看马村段氏墓葬群的年代关系》,毕业创作与论文的本质都是从自身感受出发,作者希望创作可以最大限度的还原作者对创作事件的感受,而论文的研究是从感受进行分析,从墓室营造来推测马村段氏墓葬群的年代关系。马村段氏墓葬群作为一座大型的、建造完整的家族墓葬群,其年代问题一直受到学界的关注,但是由于资料有限,纪年过少等原因,无法运用宋金时期流行的五音姓利说来确定墓葬的年代,对应墓主人的身份关系。本文基于马村段氏墓葬群年代问题的现有研究上,试图提出一个新的角度,即从墓室的营造来分析墓室间的年代关系。具体到文章中,首先通过墓室营造氛围的不同,逐层分析整体空间布局,各墓室具体的形体处理与造型方法,以看出墓室营造上的继承与断裂,最后通过表层的图像对比以及陪葬品等信息综合推断出墓葬之间的年代关系。希望可以更多的注目于视觉材料本身,从中分析寻找...  (本文共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北民族学院
湖北民族学院

利川清代墓葬群碑刻文本记忆研究

利川清代墓葬群碑刻是具有地域特色的物质文化遗产。墓碑建筑集民宅、祠堂、寺庙的建筑结构与装饰元素为一体,形成自身的独特形制。墓碑不仅包含丰富的文本内容,还表现出风格多样的书法艺术,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因受个人意识、家庭观念和族群崇尚因素的影响,碑刻文本被赋予独特的叙事形式。因此,深入地研究利川墓葬群碑刻现状,分析碑刻文本内容、书体运用、叙事形式、文化内涵、意义等问题,对深度阐释文本记忆背后的观念表达,丰富区域民族民间文化艺术的研究,以及民间传统墓葬文化的传承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通过大量阅读和分析文献,运用民族学田野调查的基本方法对利川现存的清代墓葬群碑刻从环境、分布、形制、文本内容到叙事形式等方面进行全面调查,收集到第一手田野资料,通过资料分类后,分析碑刻文本与书写、叙事和阐释之间的内在联系,揭示利川清代墓葬群碑刻文本记忆对墓葬文化传承的价值。通过利川清代墓葬碑刻文本记忆研究总结出,碑刻文本的集体记忆主要由个人、家庭、族群三方面构...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瞭望》2007年29期
瞭望

“一坑多棺”东周墓葬群

国家文物局将江西靖安东周墓葬群列为2007年“1号”关注项目文/《膝望》新闻周刊记者张敏沈洋2500年前,一个神秘的族群在江西省靖安县留下了一个悬疑.2500年后,考古工作者偶然发现了这个沉睡了25个世纪的悬疑。随着目前国内先秦时期最大的一坑多棺墓葬—靖安东周墓葬群的发掘,《睐望》新闻周刊记者随专家走进这段历史,并尝试着破解这段先秦时期的文化密码。盗墓贼挖开千年墓葬靖安东周墓葬群的发现颇有戏剧情节。据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樊昌生介绍,几名盗墓者根据挖山爆破时的声响和当地传说,才找到了这座一直流传于当地,却从未被证实的大墓。2006年12月底,靖安县水口乡几个村民在李家村靖永公路旁炸石头。村民们发现炸药爆炸后,路旁一座小山的背侧能听到“喃、喃”的回声,仿佛是从山底里传出来的。人们猜测山里应该有空洞,很可能是古墓葬。本刊记者从当地老人处了解到,爆破时会发出声响的山叫“斋饭岗”。顾名思义,这是一座像斋饭一样,逐步堆积起来的山岗。当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瞭望》2007年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