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掀开哲学的篱笆墙

哲学的园地里充斥着各种篱笆墙。这种现象不独中国存在,西方也这样。于是有人意识到需要踮起脚跟,看看篱笆墙外边的景色。也有人出来倡导“对话”,这是值得赞许的举动。$$  打开中西经典,都能读到不同类型的哲学或思想对话。西方有苏格拉底式的“辩证法”,中国则有孔子的人生劝喻。苏氏的辩证法,让对话者处于平等讨论的地位,以理性为依归,不预设其他前提,结论循逻辑导出。这种思想方式对西方哲学求知的传统有深刻的影响。孔子的劝喻或立言基本上是师徒关于道德价值的问答,对话者是教导与被教导的关系。教导不是平等而是权威的,但它以被教导者对教导者人格与知识的心悦诚服为前提。没有这个前提,自封为师的训示是无效的。今日不同哲学学科的对话应该是平等与理性的。要达致哲学交流的目的,除了不同学科或学派的相互争辩外,还有比较研究一途。如分别从中外哲学传统中,选择类似的人物、学派、论题、范畴、表达方式、传承途径等等,进行对比分析,了解其异同得失,从而加深对不同哲学以及相...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4-01-13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年10期
重庆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求智慧 爱哲学

一、哲学“哲学”这个词源于古希腊文的“philosophia”,由动词“爱,追求(philem)”和名词“智慧(sophia)”复合而成,即爱智。在汉语中,“哲”是聪明、聪慧的意思,以“哲学”翻译和表达“philosophia”,往往使人把“哲学”当做智慧的总汇或关于智慧的学问。但不能简单地说智慧就是哲学,而应当从它的原义“爱智”去思考。“爱智是对待全部智慧的一种态度。爱智的哲学,不是回答和解决各种具体问题的“小智慧”,而是关于人类生存发展和安身立命的“大智慧”;爱智的哲学,不是既定的知识,不是现成的结论,不是实例的解说,不是枯燥的条文,而是追究生活信念的前提,探寻经验常识的根据,反思历史进步的尺度,探索人类真善美的标准;爱智的哲学,激发人们的想象力、批判力和创造力,弘扬人们的主体意识、反思态度和探索精神。”[1]一个民族的哲学有怎样的核心范畴,就会有怎样的哲学,这哲学内化和塑造着该民族的思维方式及其民族智慧。中西哲学的核心范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新学术》2008年04期
新学术

中西哲学比较研究

学术界一直都持这样一种看法,即认为西方哲学的主要特征是逻辑的、分析的,而中国哲学的主要特征是体验的、综合的。这只是一个笼统的比较,比较粗糙,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是可以在几个方面进行细致的比较的。本文主要从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在源头上的不同,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在侧重点上的不同,中国哲学和西方哲学的思考方式上的不同这三个方面来进行比较研究。一、中西哲学源头上的不同古希腊哲学的源头可以追溯到神话中去,但那时更多的是一些零星的哲学观点,而真正开创古希腊哲学的是区别于传统宗教神话观念的米利都学派,创始人是泰勒斯,主要代表人物还有阿那克西曼德等。泰勒斯被看成西方哲学的始祖,我们很熟悉他的两个命题“水是万物的本原”和“灵魂是一种有活力的东西”。这两个命题已经涉及到了古希腊哲学的两个问题,本体论问题和自然之运动变化的动力问题。从这两个命题可以看出,他已经摆脱宗教神话的束缚,试图从千变万化、丰富多彩的自然现象中概括出它们统一的本原。他借用具体感性的物...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2004年05期
中国社会科学

中国哲学的自主与自觉——论重写中国哲学史

一近年来 ,随着对中国哲学研究现状不满的加深 ,中国哲学的合法性问题也成了研究者持续关注的话题 ,甚至被某些刊物评为 2 0 0 3年十大热门学术话题。对研究现状的不满导致对其合法性问题的讨论 ,本身就说明了中国哲学学科的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在于 ,与文学、史学等学科不同 ,中国人是在接触了西方文化后 ,才知道有“哲学”的。在中国传统学术中 ,本没有“哲学”一词。汉语“哲学”一词是日本哲学家西周的发明 ,他在他的《百一新论》 ( 1 874)中首先用“哲学”来翻译philosophy一词 ,但同时特别声明 :他用它来与东方的儒学相区别。直到 1 90 2年中国人才在《新民丛报》的一篇文章中第一次将“哲学”用于中国传统思想。用是用了 ,却并未解决一个真正的问题 :中国传统思想中有可称为“哲学”的东西吗 ?在有些西方人看来 ,答案是否定的。胡塞尔在他的维也纳演讲中就否认中国有哲学。伽达默尔也认为远东文化中那谜一样的沉思与智慧与西方哲学...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社会科学版)》1994年01期
中山大学研究生学刊(社会科学版)

老子哲学和柏拉图哲学对中国哲学发展和西方哲学发展的影响比较(论纲)

老子作为中国哲学中道家学说的莫基人,以其精巧的哲学思辨和优雅的哲理体系启动了中国哲学,使道家学术二干余年保持活力;柏拉图(Plato)作为西方哲学中理念论的创始人,以其精致的理念说为西方哲学注入生机,使客观精神本体论和唯心认识论长盛不衰.这两位分别对中、西哲学作出重大贡献和带来深远影响的哲学大师,在本体论思想和辩证思维方法等方面都值得进行比较研究,由此可增进对中、西哲学发展的认识。一、老子“道本论”和柏拉图“理念论”的影响比较 老子以“道”为核心构建其哲学体系:“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容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老子·二十五章》);“道之为物,惟恍惟惚.”(《老子·二十一章》);“道者,万物之奥”(《老子·六十二章”—这就是老子对“道”的定义或理解,用当代西方哲学术语诊释之,可以说是一种客观物质与客观精神的混合休,然而,正是用这个混沌式的“道”,老子首次在中国哲学中开创了本体论和宇宙生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文科论文集刊》1981年02期
山东大学文科论文集刊

中国哲学与西方哲学面貌之不同

c-纪元前七世纪时伊奥尼亚之希腊思想家已不能满足于宗教神话,因进而探究天地万物之根源。西方哲学于此肇始,而亦即西方科学之开端。在古代希腊哲学一名称直至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时其涵义仍相当于近代所谓科学(见《古代哲学史》引论第一段)。希腊哲学家除苏格拉底外几无一非科学家,每遇天文、数学、物理有极高造诣。传说柏拉图曾榜其学院之门曰“未治数学者勿入此门”。欧几里得几何学之完成.必须归功于柏拉图学派。近代西方科学家就变化无穷之自然现象窥探其不变规律,揭示其数学结构,卒造成人类知识之不朽伟业,其最初灵感实启自毕达哥拉斯与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集西方古代学求之大成。其生物研究不啻西方实验科学之范型。此时凡百学科俱不离哲学(亚氏曾将数学、物理学与神学称作三种理论哲学)。不仅在古代希腊哲学家几无一非科学家,即近代西方哲学之创始者亦大率兼为科学家。如笛卡儿发明解析几何,于光学及解剖学俱有创获。斯宾诺莎为光学家,莱布尼兹首创微分学。洛克长于生物学、医学。...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