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仪礼·乡射礼》看中国古代体育精神

编者按:“人文奥运”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主题之一。拥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国在古代究竟有哪些体育运动?有什么样的体育精神?它与古希腊的体育精神又有何不同?这是北京“人文奥运”要回答的重要问题。中国古代礼学研究专家、清华大学彭林教授在对中国古代乡射礼作专门研究后指出,我国古代的体育项目相当多,而出现年代最早、在民间最为普及的体育运动则是儒家创造的乡射礼,《仪礼·乡射礼》完整地记载了它的比赛规程,而《礼记·射义》又对它的比赛意蕴作了阐发。在此,欢迎有兴趣的读者阅读彭教授为本刊撰写的《从〈仪礼·乡射礼〉看中国古代体育精神》,相信会有收获。$$  乡射礼梗概$$  乡射礼盛行于先秦时期。每年春秋两季,各乡的行政长官乡大夫都要以主人的身份邀请当地的卿、大夫、士和学子,在州立学校中举行乡射礼。乡射礼的主持者,由一名德行卓著、尚未获得官爵的处士担任,称为“宾”。$$  射位设在堂上,箭靶称为“侯”,设在堂正南方三十丈远的地方。侯的左前方有一曲圆...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4-02-10
《华夏文化》2010年04期
华夏文化

“礼之用,和为贵”——谈乡射礼中的“和”

《论语·学而》说:“礼之用,和为贵。”意思是尽管“礼”是被用来处理上下、左右、内外各种事物的行为规范,往往被人们理解为主要功能在于区分,突出强制性,但是礼实施的最佳境界却是和谐。下面以乡射礼为例阐述儒家“礼宜乐和”的思想。 乡射礼是一种古老的礼仪活动,属于我国古代“五礼”中的“嘉礼”。乡射礼源于原始社会为田猎、打仗而进行的体育训练活动,后来经过周公“制礼作乐”和先秦儒家的改造,演变为通过习射比赛观察德行,引导人们尚德、修德的礼仪活动。历代多相继沿用,最盛行的时期是明代。明初太祖朱元璋大兴乡射礼,其目的是“寓武于教”,侧重军事训练,但到成化年间,道德教化逐渐成为乡射礼的主要功能。乡射礼一般由地方官吏或士大夫组织,按有无德行决定能否参加乡射礼。儒家提倡礼乐教化,主张通过“道之以德,齐之以礼”和“移风易俗,莫善于乐”的手段使“民德归厚”,以最终达到“德治天下”的理想状态。 本文认为乡射礼中的“和”体现在礼乐之和、人人之和、人与礼乐之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青春期健康》2019年18期
青春期健康

乡射礼:克己复礼,执觯迎宾

六艺墙面装饰乡射礼是先秦时期出现的一种以射箭为主要项目的庆典礼仪,是周礼六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仪,属于礼仪标准中贴近军武的一部分,在《礼记》《仪礼》中详尽地描述了这两者的行为规范。《左传》中提到“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这就是说祭礼和军备,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两件事,由此观之,射御二礼的重要性,也就不言而喻了。射礼,尤因其组织的简易性,而广在传统中国的乡里之间为人所组织。射礼,是周代礼制中一个重要部分,属于“嘉礼”,列为五礼之一,具有突出的地位。《仪礼》中关于射礼有两篇记述,即《大射礼》和《乡射礼》。大射礼是天子、诸侯祭祀前为选择参加祭祀人而举行的礼仪,是于庙堂之上的祭祀大事,而当射礼外化于民间,显之于乡土,则是在中国广泛流传千年之久的“乡射礼”。现如今,我们几乎无法在乡里田间找到自发且原生的乡射礼,但《考工记》水路攻占图拓片的人们已经为它赋予了深厚的文化含义。《礼记·射义》中记载:“男子生,桑弧蓬矢六,以射天地四方。天地四方者,男子...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兰台世界》2013年13期
兰台世界

先秦“乡射礼”中蕴含的传统体育文化价值及影响

一"、乡射礼"概述"乡射礼"盛行于先秦时期,各年春秋之际,士大夫都会组织举办乡射礼",邀请一名具有德行的处士做主持,称为"宾",在堂正南方丈三十之远处设置箭靶,称为"侯",于堂上设置射位,"侯"左前方会设置一皮质小屏,报靶者藏身于此,称为"乏"。将算筹、弓、箭等射具布置在西堂。射手间三轮比射即为"乡射礼"的核心活动,称为"三番射",射手各发射四支箭。一番注重射的教练;二番射为正式比赛,依据射箭成绩分胜负,负方射手向胜方射手行拱手礼,并站喝罚酒;三番射增加音乐伴奏,需应和鼓节拍且射中靶心,否则无效,结果公布后依然是负方射手向胜方射手行拱手礼,并站喝罚酒。三番射结束后行余兴节目,堂下堂上遍饮酬酒,歌奏不已,尽欢而止[1]。二“、乡射礼”体现的“人人之和”“乡射礼”进行的各个环节,宾、射者、主人等都是谦虚礼让的态度,整个过程都充满了和敬的修养。且最后一个环节———旅酬,是一项要求参与射礼的人饮酒的环节。此环节要求胜者为败者敬酒,均具有...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凯里学院学报》2018年05期
凯里学院学报

汉代的乡饮酒礼和乡射礼

乡饮酒礼源于原始社会人们相坐饮食,最早的乡饮酒礼是在周代乡学中举行酒会的嘉礼。民以食为天,借宴饮之机,动作衣服饮食之间,传礼仪,广教化,具有特殊意义。姚伟钧《乡饮酒礼探微》探讨了周代的乡饮酒礼,其文章末尾说:“在汉代以前,乡饮酒礼是以乡、里、宗族为单位举行的,汉代以后,随着个体经济发展……饮酒范围基本上缩小为一家一户,所以这时便很少人称为‘乡饮酒礼’,而改之为腊祭饮酒。”[1]22姚先生关于汉代以后乡饮酒礼的认识不确。杨宽先生指出:“(乡饮酒礼)秦汉以后曾长期为士大夫所沿用,只是礼节上略有损益而已……直到清代道光二十三年,清政府为了要把行礼经费拨充粮饷,才命令废止。”[2]742杨先生的看法符合事实。关于汉代基层社会的乡饮酒礼和乡射礼,由于传世文献和出土文献均缺乏系统记述,对于这两种基层礼节汉代是否纳入国家制度,举行的地点、时间和内容,乡饮酒礼和乡射礼的主事者以及举行的社会意义,目前还缺乏研究,对此笔者拟作专文探讨。一、乡饮酒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音乐》2018年03期
中国音乐

《仪礼·乡射礼》音乐考定与重建报告

引言在浩瀚的中国历史长河中,“礼乐”(包涵“雅乐”概念)文化一直是代表中国的核心文化概念之一。至少在我国“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前,在中国乃至东亚文化圈中都起着至关重要的社会作用。尤其对于汉代以后逐渐形成被儒家文化所浸润的,这样一种重视秩序性的东亚文化而言——“礼以道其志,乐以和其声,政以一其行,刑以防其奸。”(1)更是直接把“礼乐教化”定位在关乎一国长治久安的国家战略层面。诚然,在现代社会中,从《六代乐舞》(周)中的周公制礼作乐(2)到《中和韶乐》(清)等礼乐,雅乐文化似乎已经与我们的日常生活没有直接关系。但如果我们自身留心当下的生活,一种蕴含原有社会功能的“礼乐”却随时以另外的面貌,在一种世俗化(去儒教化)、生活化(碎片化)和“现代化”(西方化)的“乐以和其声”的功能上,影响我们的生活。比如在现在语境下的《义勇军进行曲》《运动员进行曲》等等西方化的仪式音乐,或是生活中我们看到带有一定教育意义的“红歌”“民歌”等音乐形式。而原有...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