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易学的现代价值

易学的现代价值体现在何处?简而言之,有如下几端:$$  一、易学的生态环境学意义。《周易·系辞下》云:“《易》之为书也,广大悉备,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才之道也。”对《周易》的三画经卦来说,上、中、下三画分别符示天、人、地。对由经卦相重而成的六画别卦来说,五上、三四、初二之爻分别符示天、人、地。卦画系统是一个“变动不居,周流六虚”(《周易·系辞下》)的系统,它寓示着人只有与天、地和谐相处,才能实现人与天地自然的动态的“保合太和”(《乾·文言》)。“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周易·说卦》),天之阴阳是万物生成变化的总纲,是地之柔刚与人之仁义的本源所在,地道与人道是天道的衍生物。只有整个生态环境中的万物皆得以“各正性命”(《乾·文言》),即各种生命皆得以圆满的实现,才能实现“保合太和”,才能实现大环境与小环境之间、小环境与小环境之间、以及小环境内部的协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4-02-17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二十世纪的易学研究与当代中国哲学的建构

20世纪的易学研究是中国哲学史和易学史上的重要内容。这一时期的易学研究主要有三个方向,即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路的易学研究、新儒家的易学研究以及“科学易”研究。本文主要沿着这三个方向,对哲学与易学之间的相互建构关系、研究范式、研究体系进行探讨和挖掘,并试图探析出易学发展对当代中国哲学建构的作用和影响。全文共分为如下四个部分:第一章:“马克思主义哲学进路的易学研究”。马克思主义哲学在20世纪初传入中国,在1917年十月革命后得到深入的研究与广泛的传播。郭沫若首先运用马克思主义哲学唯物史观研究易学中的社会历史问题,其后,许多学者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视角来研究易学,并对马克思主义哲学与易哲学之间的关系进行深入阐释,马克思主义哲学对易学的研究打破了固有的研究范式,为易学研究打开了新局面。第二章:“现代新儒家的易学研究”。本文的新儒家易学研究主要以熊十力、牟宗三、方东美和成中英等学者为代表,从熊十力的“生生之谓易”思想、牟宗三的“从自然哲学到道德...  (本文共1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理学和易学交融视域下的程颐礼法哲学思想研究

程颐理学构建是以其全新易学观为基础,借助开显易学中的天人图景、性命之理、三才之道和修养工夫的新内涵来实现的;因而易学是程颐哲学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周易程氏传》是体现其易学思想的代表之作。程颐从万物生生不息的视角入手,建构起物我一理、天理循环的有序世界。他以归向孔孟之原教为目的,提出了一套以理为本,以“体用一源,显微无间”为纲,以内圣外王为主要内容的礼治之道。本文就是要在易学和理学的交融视阈中去发现、挖掘程颐关于天人关系建构、政治秩序重建、人伦道德敦化等礼法哲学方面的核心内容。自孔子开创仁礼传统,荀子重在发展礼,孟子重在发展仁,至汉唐一准乎礼,借助礼学建立起了纲常礼法制度。宋明理学则在更抽象的层面上对这一问题做出解释,从而也把传统儒家的礼法理欲理论提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在宋代理学家中,程颐上承孔孟,后启朱熹,围绕如何重建儒家道德形上学的思想体系,服务于“内圣外王”的社会政治理想,将礼法问题与理欲、义利、公私关系融为一炉;将先贤...  (本文共2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北方论丛》2011年01期
北方论丛

现代新儒家易学思想特点论略——以马、熊、牟、唐四先生为中心

马、熊、牟、唐四先生关于作为传统文化之核心精神所在的《周易》的论述,各有其视域,亦各有其创新,但从他们的释易进路中,我们能够看到不同于宋明易学的新理路和新思想。可以说,相较于传统易学,现代新儒家已然形成了一个新的易学派别,可以称之为现代新义理派。①现代新儒家对传统易学的现代诠解既有启迪后学的睿智也有发人深省的缺憾。反思其解易进路中的成败得失可以为当代易学的发展提供经验之借鉴。一、新视域:中西合观中的新易学正如朱伯崑先生所言,在同西方哲学接触以前,中国人的理论思维水平主要是通过对《周易》的研究得到锻炼和提高的[1](p·4)。他们以易学磨炼思维,又根据所处时代的特点,所面对的不同问题,丰富和发展着易学,从《易传》始至汉代象数易的盛行再变到玄学易的突起,归于宋明易学的融合义理与象数,每个时代的易学都有其所要处理的问题。但对于现代新儒家来说,西学的进入已经为他们开启了更为广阔的学术视野。事实上,他们的哲学思维的头脑或是研究问题的方式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二十世纪易学本体论的两条基本路向研究

“体用”是中国哲学的别具特色的范畴之一。在中国哲学的历程中,体用思想的发展总是与易学本体论或者说是类似易学本体论思想的演进密切相关。大体上,二十世纪易学本体论可划分为“以体摄用”与“以用显体”两种基本哲学路向。这两条基本路向体现了二十世纪中国哲学的“时代性”,同时也是传统中国哲学易学本体思想的继承和发展。先秦与两汉的易学涵有丰富的体用思想与本体思想,但没有展开本体理论的哲学阐述。魏晋王弼开启了中国哲学史上的本体论建设的先河,明确了“以无为本”的体用思想。唐孔颖达学派兼容汉魏,提出“备包有无”的体用观,为两宋易学打下了基础。两宋本体论蔚为大观,邵雍、张载、程颐、朱熹、杨简等人各自构筑了具有不同内涵的理学本体论,此时的体用思想以“体用一源、显微无间”为纲而各有千秋。明清以方以智、王夫之的易学为代表,呈现出以易为本、综合三教的特点。传统中国哲学的易学本体思想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但大体上,都内在包涵了“以体摄用”和“以用显体”的两条路向...  (本文共18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周易研究》2011年03期
周易研究

稿约

本刊主要刊登象数易与义理易、《周易》经传与易学史研究、出土易学文献研究、易学与哲学文化、易学的现代价值、易学研究方法论、易学史料学、易学与自然科学等方面的稿件。欢迎广大易学专家、学者和易学爱好者赐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