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李霖灿埋发玉龙雪山

一座纳西人的神山玉龙雪山,古往今来,与不少高人韵士结缘。而原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我国著名的东巴文化学专家、美术史家李霖灿先生,则是最终将其灵魂托付给了玉龙雪山的一个奇人。 $$  1987年隆冬的科隆,冰天雪地。很快就要离开这个逗留了4年的国家了,离别前的惆怅之情,如一片云般地在我的心头泛起。但一想到我即将走回故土的田野,走向那雪拥峻岭浪击青山的高原,沿着我所尊敬的前辈方国瑜、李霖灿、洛克(Rock.J.F)等杰出学者们的脚印,开始我新的民族学研究生涯,我心头又有莫明的向往和兴奋。 $$  回到科隆大学印度东方学系(兼研究所)办公室,我收到了台湾故宫博物院副院长李霖灿先生寄给我的一个大信封。我不久前曾去信向先生辞行,这无疑是先生的回信。 $$  李霖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风烟四起、战火弥漫的30年代末,他随同南迁的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走进了云南,最终在沈从文、董作宾、李济之等大学者的鼓励和支持下,与画友李晨岚走进丽江。仿佛是受命于...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5-01-06
《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2018年02期
现代中国文化与文学

边地风景体验与李霖灿游记散文创作

沈从文的小说《虹桥》讲述了1941年因为战时“事事需人工作”,四个大学生在驮马帮中各自骑着一匹马,行李中有书籍、画具,带着“深入边地创造事业的热情梦想”,想着除了作画以外终能为国家做点事。其中一人,沈从文这样描述:另外一个黑而瘦小、精力异常充沛、说话时有中州重音,骑在一匹蹦来跳去的小黑叫骡背上的,名叫李粲。二年前来到大雪山下,本预备好好的作几年风景画。到后不久即明白普通绘画用的油蜡水彩颜料,带到这里实毫无用处。自然景物太壮伟,色彩变化太复杂,想继续用一支画笔捕捉眼目所见种种恐近于心力白用,绝不会有什么惊人成就。因此改变了计划,用文字代替色彩,来描写见闻,希望把西南边地徐霞客不曾走过的地方全走到,不曾记述过的山水风土人情重新好好叙述—番①。小说中的“李粲”便是沈从文以李霖灿为原型写的②。李霖灿(1913—1999),画家,因研究纳西东巴文化被誉为“么些先生”,1941年开始任职于“国立中央博物院”,至1984年自台北故宫博物院副院...  (本文共13页) 阅读全文>>

《华西语文学刊》2016年02期
华西语文学刊

白地阿明灵洞李霖灿题词考释

阿明灵洞位于东巴教圣地云南香格里拉县三坝纳西族乡白地村白水台对面的山上,相传是东巴教第二宗师阿明什罗从藏地窃经逃回后藏身和修行弘法的地方,因此成为东巴教徒顶礼膜拜的圣地。当地东巴和外地到白地学习的东巴,在学成之时,都要到阿明灵洞举行加威灵仪式,祈求神灵赐予法力。不少前辈学者,也曾到阿明灵洞拜谒,李霖灿先生在阿明灵洞留下了一则纳汉文字合璧的题词,在学界传为美谈。但题词东巴文部分迄今无人解读,题写的时间也众说纷纭。李霖灿先生到白地考察和在阿明灵洞题词是纳西学史上一件值得重视的事情,本文通过两次实地考察和查询李霖灿先生当年日记所得,对题词做出考释。本文的写作得到了李霖灿先生哲嗣李在其先生、李在中先生的帮助,A谨以此文庆贺王元鹿先生七十寿辰!B关于阿明灵洞的详细情况和习阿牛、和志本东巴题词,参见喻遂生(2008)。阿明灵洞外景(1999年)拍摄李霖灿题词(2009年)1999年所摄李霖灿题词2009年所摄李霖灿题词为了便于识别和叙述,我...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美术观察》2016年05期
美术观察

李霖灿的中国美术史研究

“一生中只做了两件事:一是玉龙观雪,一是故宫看画,足堪告慰的是,人两座宝山都?s有空手而归。”李霖灿先生晚年的这-自述,概括了他的人生经历和学术历程。前者使他成为研究晒文化的-代巨擘,被誉为“么些先生”;后者则是指他自1949年起服务于博物院,历时43年,孜孜不麵致力于中国美术晒究和传授。从浙江杭删云南昆明,从云南丽江到酬軸,从江赫賴台湾台巾翻帥,辖灿生活舰g映T学术誠,職PJifef^.'n^^^iiircwlL l;f^.i.l;i, i'Ii fn:,:.^^:+11|('^,^,-;;'';.!1!11 ./; 李WI文殊问疾图的艺术特点。1986年5月,他又在《故宫文物月刊》上发表《黎明的法界源流图》,介绍了清代《梵像图卷》出现两个摹本的始末,将《梵像图卷》与辽宁省博物馆藏清代黎明1792年依丁观鹏摹本所绘《法界源流图》对照,依图像名号比较了两者之间的取舍关系,据日本岛田修二郎研究,指出《梵像图卷》第116单元是日本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云南档案》2013年07期
云南档案

玉龙看雪 故宫观画——李霖灿的丽江情缘

中学时代,读《香港文学》上张昆华先生的散文《梦回云杉坪》,知道了有位名叫李霖灿的“麽些先生”,因痴情玉龙雪山而瘗于云杉坪。后来,再读杨福泉先生的系列文章,终于弄清了李霖灿在云南结下的动人情缘……上世纪30年代末,抗战烽火弥漫,内地院校纷纷南迁昆明。40年代初,学子李霖灿随同杭州艺专步行进入云南。到达昆明后,与画友李晨岚在沈从文、董作宾、李济之等人的建言和支持下,前往丽江采风。李霖灿和李晨岚一到丽江,就痴迷上了玉龙雪山和东巴文化,画了很多令学友吴冠中神往的玉龙奇景,但李霖灿仍叹息自己的画笔难以传达出玉龙山的风骨神韵,于是洒泪埋画箱于玉龙白雪,转而致力于研究纳西东巴文化。他连续在玉龙雪山下进行了4年的调查研究,撰写了大量研究纳西族东巴文化的论著,终成东巴文化研究大家,获赠“麽些先生”雅号。此外,他还写了一系列以玉龙大雪山为主题的描写纳西族地区自然和人文景观的散文,这些散文被沈从文发表在由其主编、当时在昆明刊印的《今日评论》上。当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今日民族》2004年10期
今日民族

李霖灿:一个读懂玉龙雪山的精灵

古往今来,与玉龙大雪山结下了生死之缘的,多是一些生长在纳西古国或来自天南海北的奇人名士。玉龙山冰魄雪魂,空灵祥和,体现了天地间的一种永恒精神,它如一面照澈人寰,参天贯地的明镜,能映出一种人生的大气和境界,因此,不少高人雅士与这座山结下了不解之缘。其中除了很多生于斯长于斯的纳西才俊外,还有很多中外名士。李霖灿即是现代与玉龙山有奇缘的一位中原俊杰,是一个读懂了玉龙雪山的精灵。李霖灿晚年常对人讲,他此生只做了两件事,一是玉龙看雪,二是故宫看画。“前半生的美丽生涯”是在玉龙大雪山下度过的,他也因研究纳西族文化和读纳西古王国的山水而成了闻名遐迩的“么些先生”。而故宫看画指的是后半生在台湾的故宫博物院从事艺术鉴赏和中国美术史的研究。作为一位青年画家,李霖灿最初到丽江来的愿望是画玉龙山这座奇美的大雪山,如他所言,一颗年轻的心,有点野心勃勃地要在艺术上开宗立派,在中国画坛上创立一个“雪山宗”画派。也是他与玉龙山有缘,三百多年前,中国大旅行家徐霞...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