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大众教育与精英教育兼顾

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与法国中央理工大学集团合作成立的中法工程师学院展位前,一位家长热切地询问:“3年级以后,学生是不是到法国企业实习?”“是的。”高个子的法国老师作出了肯定的回答。$$  四月中旬,考生、家长又要为填报高考志愿作准备了。为此,各地高校纷纷打开校门,让考生和家长们与自己心仪的高校亲密接触。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双休日中,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举行了“开放日”。下一个双休日中,其他高校的类似活动还将举办。$$  今年,各高校都特别注意强化自己的“拳头产品”,一些跨学科项目、中外联合办学项目和本科、研究生连读项目成为高素质考生关注的热点。北航本、硕、博连读的“理科实验班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5-04-20
《江苏教育》2014年07期
江苏教育

兼容 兼顾 并举——再谈普通高中的大众教育与精英教育

一个国家的社会化发展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国 注重点上的个人、个体和个性。本人对大众教育和精英家的教育质量标准及其成果,而教育质量标准的制定及 教育的看法是:两者不是简单的对立关系,而是彼此兼其成果的显现都体现在人的发展上。考量一个国家教育 容、相伴相生、相互促进的。的发展水平主要关注两个方面:一是有素养的人的数 (一)大众教育是基石、沃土、氛围,精英教育是潮量,二是人的素养指数的高低。这主要就是从群体、个体 流、趋势、典范。大众教育能提升国民的整体素养,为精两个层面去衡量,有素养的人的数量可以通过大众教育 英教育提供可能性;大众教育在孕育精英教育,精英教来普及,而人的素养指数的提高则需要精英教育的培 育只有植根于大众教育的沃土中,才有可能取得预期成养。 果,进而培养出精英,各类拔尖人才才有可能脱颖而出。在普通高中,这两种教育应该以何种姿态存在与推 与此同时,精英教育的独特理念、创新机制、思维方式对行,这历来都是个难题,也是教育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继续教育研究》2019年02期
继续教育研究

妥协到共存再到共生:规模扩张背景下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关系转向——加州高等教育系统的启示

无论在精英高等教育阶段,还是大众高等教育阶段,甚至是普及高等教育阶段,精英教育都有存在的必要性。在精英高等教育阶段,精英教育曾是大学的第一要务。然而,自20世纪以来,世界范围内普遍的高等教育规模扩张打破了漫长历史中大学作为精英教育机构的这一常态,沦为高级职业培训的第三级教育,精英教育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故而,规模扩张进程中究竟如何发展精英教育,成为人们一直在探索的问题。其实,精英教育能否得到更好的发展,并不仅仅在于精英教育自身,还关系到它与大众教育的关系如何维系。如果只是暂时性的妥协,很有可能造成二者的对立或者同化,进而使精英教育丧失其本质特征;如果能够维系各自职能,界定清晰的共存关系,则可以兼顾优秀和公平的双重需求;如果可以产生基于共存基础上的共生关系,那么大众教育将成为精英教育发展的助力器,从而有利于精英教育更加良性地发展,最终有利于整个高等教育系统的卓越。一、精英教育与大众教育的妥协:高等教育大众化之初的选择高等教育规模扩...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民族教育研究》2011年06期
民族教育研究

地方高校大众教育与精英教育相结合的法学本科人才培养模式研究

一、大众化教育时代需要精英教育20世纪70年代,美国教育家马丁·特罗以美国高等教育的发展变迁为蓝本,提出了著名的高等教育发展三个阶段理论。他指出:“一些国家的精英高等教育,在其规模扩大到能为15%左右的适龄青年提供学习机会之前,它的性质基本上不会改变。当达到15%时,高等教育系统的性质开始改变,转向大众型;如果这个过渡成功,大众高等教育可在不改变其性质的情况下,发展规模直至其容量达到适龄人口的50%。当超过50%时,即高等教育开始快速迈向普及,它必然再创新高等教育模式。”[1]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十一五”教育改革发展及“十二五”教育工作召开新闻发布会透露,2010年我国高等学校注册生(在校生)人数与18岁至22岁人口数的比率,即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26.5%。因此,我国高等教育已经发展到大众型教育阶段。单纯从发展阶段来看,高等教育由精英教育发展到今天的大众教育是一个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综合结果,也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现代世界警察》2017年12期
现代世界警察

邓铎作品

授课“精英星”训练冲刺攀登邓...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教书育人》2009年35期
教书育人

社会转型需要精英掌舵

一个稳定的社会,一定是精英和大众的结合,也就是说社会由精英来治理,但他们考虑的是大众的利益。世界上能够保持稳定的社会都有这个特点。中国正处于转型期,特别要注意构建一个什么样的社会,是强调精英的还是强调民众的。先看看我们社会是什么样的状况。首先,肯定是精英治理。从部长、市长到县长都是优选出来的精英分子。但他们是不是从大众利益出发?我觉得不完全是。如果他们真心诚意像共产党党章所说的,除了人民的利益没有自己的私利,我们这个社会肯定没有问题,是稳定的社会。最近有个当官的问,记者是替百姓说话还是替党说话,提这个问题无形中暴露了两者利益的不完全一致。一些有权的人想的不是大众的利益,他们凭借权势可以左右司法,包庇坏人。这样就给民粹主义者创造了机会,令他们可以全面地攻击精英分子,否定精英的作用,但这不是从大众利益出发的。一个没有精英管理的社会能走上正轨吗?一个社会中,精英永远是少数,群众是绝对多数。革命时,是暴力在做决定,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家》2017年Z1期
安家

神圣的大会堂,精英的大Party

庄严、和谐、唯美、浪漫,偶尔的轻松顽皮…澳洲瑞丰CEO张涤与安家集团副总裁常燕亲切交流伴随着四位气质美女演奏的小提琴四重奏踏入活动现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安家》2017年Z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