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北宋高俸养廉之弊

北宋官员俸禄之优厚,在中国历代封建王朝中是数一数二的。据《宋史·职官志》的记载,宰相、枢密使一级的高官,每月俸钱三百千(即三百贯),春、冬服各绫二十匹、绢三十匹、绵百两,禄粟月一百石;地方州县官员,大县(万户以上)县令每月二十千,小县县令每月十二千,禄粟月五至三石。正俸之外,还有各种补贴,如茶、酒、厨料、薪、蒿、炭、盐诸物以至喂马的草料及随身差役的衣粮、伙食费等,数量皆相当可观。宋真宗时外任官员不得携带家属,而家属的赡养费则由官府财政供应,月供米、面、羊等生活用品。此外,还有“公用钱”(即招待费),如节度使兼使相公用钱可高达二万贯,而且上不封顶,“用尽续给,不限年月”。公用钱之外,又有“职田”。诸路职官,各有职田,两京、大藩府四十顷,次藩镇三十五顷,直至边远的小县,尚有七顷。且“外官占田,多逾往制”,由佃户租种,官员坐享其成。$$  北宋实行官员高俸制,目的在于养廉。这在北宋皇帝及其有作为大臣们的心目中是十分明确的。正如宋太宗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5-05-31
《浙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3年01期
浙江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宋代的封建统治与赃吏

一、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 宋初,最高统治者有鉴于五代以来政治腐败,官吏诛求百端,进而滥杀无辜,影响政局稳定的现实,十分重视刑政建设。太祖建隆三年(1962)二月甲午,下诏定每五日内殿起居之制,将指陈“刑狱冤滥,‘百姓疾苦”作为以次转对的一项主要内容①。尔后,又除科举出身者或儒臣行司寇参军之职,纠正以往诸道州府常以牙校为判官断狱,多草营人命的积弊;立京朝官试法优迁之制,鼓励并培养一代通法人才;创详覆、奏漱之法,务使“夭下无冤民”。此外。在中央和地方还分别设立了审刑院和提点刑狱司两个机构,以加强对司法的监督和案件的审理。国初所建立的这些刑政规模,亦为后来各朝所继承。 与此同时,宋廷又极大地加强了立法活动。太祖建隆四年,编成有宋一代的基本法典—《宋刑统})30卷,并于同年七月下诏“模印颁行’,②。作为对法律的修改和补充,则有编敦。有宋一代编救十分频繁,收录在《玉海》卷“及《宋史·艺文志三》中的编救,就有30部左右,每部编救少则十数卷,多...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青海社会科学》1985年06期
青海社会科学

浅论宋初严法治赃吏

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里,历代有作为的帝王都重视整饬吏治。而惩治贪官污吏的经济犯罪则是封建吏治的重要内容之一。由于各个朝代以及同一朝代各个时期的政治、经济因素不同,因而惩治赃吏的立法思想和法律措施也各各有异。与唐代相比,宋代初年的惩治赃吏措施具有两个明照的特点:其一,对赃吏的量刑,宋重于唐,其二,这些措施深深地打上了加强中央集权的烙印。本文欲就宋初重惩官吏赃罪的原因、立法、司法表现及其效果诸方面作一简略的考察,以探讨其成败得失。 公元九六O年,赵匡胤莅政之初,面临着内忧外患的严峻局势。一方面,北方契丹贵族骚扰边关,虎视中原,使刚刚建立、立足未稳的赵宋王朝感到严重威胁;另一方面,不仅国内农民阶级同地主阶级存在着固有的矛盾,而且统治阶级内部也存在激烈的争权夺位的斗争。很显然,一个靠兵变夺权的“皇上"不可能与“臣下"毫无扦格,同时在战争中被一时征服的地方藩镇,也未必愿俯首贴耳。李筠和李重进的相继谋反,虽然都被“一举荡灭”,④但赵氏统治者却...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先锋队》2017年24期
先锋队

宋代严刑峻法防止官吏贪赃

历史上,几乎每个朝代都禁止官吏贪赃,有些朝代还用严刑峻法。而在中国历史上统治了300多年的赵宋王朝,更将官员贪赃列为最不能容忍的行为,而且在处理官员贪赃这一吏治痼疾方面,有其独到之处。重治贪赃行为适时奖励清廉官员宋朝开国初期,百废待举,财政紧张,中央政府对官员贪赃行为“零容忍”,很长一段时间都以重法惩处官吏贪赃,“绳赃吏重法,以塞浊乱之源。”(《宋史》卷3)太平兴国三年(公元978年)六月,宋朝第二个皇帝赵匡义下诏书:从太平兴国元年以来的所有因贪赃而处分的官员,即便逢到朝廷大赦,也不得再担任官职,并且“永为定制”,这几乎成为整个宋代处理贪赃官员的基本政策。翻查史料,宋朝各代皇帝都严厉处治贪赃官吏。如宋太宗时的近臣詹事丞徐选,因为贪污公款,被活活地“杖杀”。宋太宗雍熙二年,有个主管汴河漕军粮食的小官吏因为侵吞漕军的口粮,被判斩断手腕,在河边示众三天后处死。宋真宗咸平五年(公元1002年)五月,荣州知州褚德臻因监守自盗地方国库的官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呼伦贝尔学院学报》2019年01期
呼伦贝尔学院学报

略论南宋反腐机制的构建

反腐倡廉、整肃吏治是南宋政府巩固统治的重要手段,对南宋政权偏安一隅后社会秩序的稳定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而学术界对此的研究还不是很充分,现有的研究多集中于宋初或北宋一朝,对南宋则研究较少。何忠礼先生认为天水一朝三百年间赃吏大面积泛滥且久禁而不治,而封建统治者的姑息,政策、制度上的弊端,法律执行上的偏差以及俸禄过低是其产生的重要原因[1];郑强胜先生认为宋代处在一个社会大转型时期,商品经济的发展、右文政策的实行等导致了宋代吏风日下[2];蔡罕先生通过对宋初太祖太宗两朝在整顿吏治、推行廉政等方面的分析,认为宋初吏治状况相较于五代有了很大的改善[3];张文勇,刘宇认为宋代形成了提倡节俭、不徇私情、奖惩并举等富有时代特色的廉政思想[4];倪晨辉通过考证认为宋高宗反腐实践取得了一定成果,但是其措施漏洞明显导致效果不尽如人意[5]。以上研究成果的研究对象多是整个宋代、北宋初年或者是宋高宗时期,对南宋一朝反腐倡廉没有进行系统性的研究总结,因此,对...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法学评论》1993年04期
法学评论

宋朝矜贷赃吏之法介评

两宋治国立法之制有其独自发展的一面。颇具特色者,如中央集权、官职分离、折杖法、民事法规、财政审计、司法推勘制度等等。有的得到厉史的共识,有的则褒贬不一。从政治制度的总估评来说,康有为《官制议·卷四》就称赞“宋官制最善”,说宋中央集权、分司详细,以差易官一、‘供奉归总、州郡地小等“五善,,,“皆中国历朝所未有。_非迁学所能识者也”①。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却认为:宋的政治制度是“有形势推迁,而无制度建立”⑧。关于宋朝以法治吏,惩治脏罪的正风廉政措施,近年来也在展开评论、进行探讨。由于审视角度的不同,.有引宋初“颇用重典”之例户论证宋朝注重吏治的,也有认为两宋治吏之法较唐、明偏宽的。拙文《宋朝宽典治吏于风不清自议》曾就其“大度容名”政策、惩贪偏宽律文、推恩荫赎制度、不杀大臣信条等史实,提声了有宋一代宽典治吏于风不清是其总体状态和趋势的看法③。本文再从宋朝赃吏的矜贷法规,制度予以介评,期能有助于评价宋代以法治吏的良魔,引发法制建设...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