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谈杨维桢的“诗本性情”

元代诗歌思想,按其发展可分为前中后三期。前期始自元世祖忽必烈建元元年,迄于元仁宗皇庆年间,约40余年;中期由元仁宗延祐时期至元文宗天历年间,时近20年;元宁宗至顺元年到元亡的30余年为后期。总体来看,元代前、中期的诗歌思想显得比较平庸,特别是当时一些著名的诗论家多为尊奉理学的儒者,他们将诗歌看做载道的工具。理学对诗学的渗入,使元前、中期诗歌的内容与审美倾向流于理念化,缺乏鲜明生动的艺术个性,这种沉滞的局面到元末终于被打破了。 $$    元代后期,以平江(今苏州)为中心,西及无锡、江阴,东至松江以及现属浙江的嘉兴、湖州等地,是诗歌创作的中心。聚集在这一地区的诗人大都是远离政治的诗人,他们在政权即将瓦解的乱世之中,由对自身外部的追求,转向对个体自身的关注,反映到诗歌中则是对个人情性的追求。杨维桢就是当时这种新思潮的杰出代表,他不仅是这一地区的诗歌领袖,也是元末最出色的诗论家,是促使元代诗歌思想发生重大转变的关键性人物。 $$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5-07-29
《书法》2018年04期
书法

杨子休官日日闲——杨维桢笔墨生涯的两个十一年

元朝统治中国的历史不足百年,其文学艺术大致分为前后两个阶段:前期以复古为导向,后期开始张扬个性。元朝的书法总体不脱赵孟风格的笼罩,但到了元末,出现了康里巎巎、杨维桢、倪瓒等一批风格面貌独特的书法家,为元代书法带来新气象。其中被称为东南文坛盟主的杨维桢(一二九六—一三七○),是『铁崖诗派』的领袖,是竹枝词创作的推动者,是玉山雅集最具影响力的参与者,也是元末个性化书风的引领者。杨维桢在当时以文章誉满天下,而其矫矫不群的书法也被后人视为元末书风变革的代表之一。杨维桢是浙江诸暨人,早年发奋苦读,三十二岁中进士,授天台县尹,任职三年,因惩治黠吏被免;四年之后,左迁钱清场盐司令,任职五年,回乡丁忧;十年不得复职,直至至正十年(一三五○)授杭州税课司副提举,后改任建德路推官,任职八年。此后,授江西等处儒学提举,不赴。杨维桢前后任官时间总计十六年,其余的岁月都是赋闲,虽然是仕途不顺,却为他从事艺术活动提供了时间保证。在杨维桢三次出仕的前后,他一...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书法》2018年04期
《大自然》2016年06期
大自然

探秘鸭嘴龙的慈母爱

鸭嘴龙妈妈会像人类一样照顾和牵挂孩子的一生吗?还是会像其他很多动物一样,只是在一定阶段抚育和保护孩子呢?如果这种“母爱”有个期限,那会是多久呢?“慈母爱,爱幼雏”,元代诗人杨维桢在《慈母爱》一诗中这样描述了母爱。母爱是世界上最伟大、最无私的情感,深深地融于每位母亲的血液中。研究表明,这种爱并非人类独有,在动物界亦很普遍。从水中穿梭的鱼(如慈鲷)到天空中飞翔的鸟(如家燕),再到陆地上行走的哺乳动物(如老鼠、大熊猫、狮子等),大自然处处可见母亲对孩子本能的关爱与保护。不同生物用各自不同的方式保护和抚养着自己的孩子,并教会它们在自然界中生存的技能。澳大利亚昆士兰博物馆的慈母龙照顾幼仔(模型)亿万年前的慈母爱母爱始于何时,源于哪种生物?或许谁也说不清,但是化石告诉我们:这种母爱至少已延续了亿万年之久。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中生代白垩纪时期的一种鸭嘴龙—慈母龙。在此之前,非常年幼的恐龙骨骼是很少见的,人们一直认为雌性恐龙产卵后就会离开,不会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明日风尚》2017年07期
明日风尚

奇崛风骨书人生——杨维桢书风之浅谈

文|邱鼎元代,是一个由少数民族建立起来的朝代,骁勇善战的蒙古人民在文化方面却远远落后于汉人。元世祖忽必烈启用了汉化政策,在一定程度上延续了中古的文明发展,然而不够透彻的生搬硬套影响了汉文化的优势所在。蒙族政权避免不了的民族歧视,使汉人的身份受到打压,包括统治者对为官的民族限制以及对科举制度的不重视,文人仕途日渐坎坷,社会地位与前几朝相比几度降低。在这般的社会环境的压力之下,较多的文人志士开始走向远离仕途,隐逸山林的道路。任意一种文化思潮与艺术风格都受到时代的巨大影响,元代书坛呈现一派低迷、毫无活力的状态,赵孟頫作为元代书法家中的领袖人物,得到了一致的推崇,他温润富贵的书风影响了元代崇古效唐,溯源晋人的风潮。而这当中过分的复古理念和将法度奉为标准的书法风格让元代书坛毫无活力,而缺少创新与突破,少了多元化与丰富性,赵孟頫的成就或许成为了元代书法的束缚。而每个时代总会出现所谓的“反叛者”,他们在这样的桎梏之下渴望寻找出口以抒发自我的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开心老年》2017年05期
开心老年

读古诗猜名人

是一位古代赫赫有名的人*,您能试着猜-猜吗?聖日月光。(杨维桢)4.此地别燕丹,壮士发冲冠。昔时人已没,今日水犹寒。(骆宾王)读古诗猜名人下面古诗吟咏的分别是一位古代赫赫有名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书法赏评》2016年02期
书法赏评

杨维桢书法风格及个性形成初探

铁笛子、铁心道人等。杨维桢早年曾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父亲杨宏曾在铁崖山上筑楼,绕楼植树百株,楼中聚书数万卷,杨维桢就读其中,每天用辘轳传食,苦读五年。元泰定四年(一三二七)以《春秋》取进士,署天台尹,改钱清场盐司令,官至建德路总管府推官,当时会修辽、金、宋三史,他所著的《正统辩》千言,总裁官欧阳玄读之叹曰:“百年后公论定矣”。元末,擢江西儒学提举,未及上任,适逢反元兵乱,遂避居富春江,后徙居钱塘,晚寓松江,东南才俊之士投贽求文者无虚日,当疾亟,撰《归全堂记》顷刻立就,掷笔而逝。生平气度高旷,喜带华阳巾,披羽衣,周游山水间,以声乐自随。杨维桢传世墨迹有《跋邹复雷《春消息》图、《周上卿墓志铭》、《真镜庵募像疏卷》、《鬻字窝铭立轴》(故宫博物院)、《城南唱和诗册》(北京故宫博物院)、《梦游海棠城诗卷》(天津市文物管理处)、《竹西草堂记卷》(辽宁省博物馆)、《晚节堂诗》(现藏日本)、《沈生乐府序》等,其余墨迹多见于书札及书画题中。杨维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