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跨越休谟原理

休谟关于科学与价值断然二分的观点往往被称为休谟原理或休谟论题。在哲学史和思想史上,休谟原理是一个具有重大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的命题。在20世纪有关科学和哲学关系的系统阐述中,关于“应该是什么”的命题从来也不能从关于“是什么”的命题中推导出来,即价值不能从事实中推导出来。这个休谟原理对于学者颇有吸引力,怀特海、彭加勒、韦伯、桑巴特、维也纳学派的实证论者、罗宾斯传统中的牛津经济学家、穆尔和艾尔传统中的情感论者、弗兰克·奈特和希尔顿·弗里德曼传统中的芝加哥经济学家,都持有休谟的观点或受到休谟原理的影响。例如,哲人科学家彭加勒纯粹从语法和逻辑上对休谟原理加以说明:如果三段论中的两个前提都是陈述句,那么结论也将是陈述句。科学原理和几何学公设都是陈述句,逻辑学家能由此推出祈使句,即他从未获得肯定道德或违背道德的命题。爱因斯坦向来赞成休谟原理:是什么的知识并未向应该是什么直接敞开大门。美国哲学家杜威也推崇休谟原理:价值是规范性的,而事实是描述性...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5-08-09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6年05期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休谟哲学的人学转向

对于休谟以建立“一切科学唯一稳固的基础”的“人的科学”为主题的《人性论》,过去着重于其“彻底”感觉经验主义的认识论和怀疑论的研究,对其人学思想虽也曾一般性地批判过它的“资产阶级人性论”,但却没有鲜明地抓住其人学主题作系统深入的考察。国外早就有学者注重了它的整个人性论或人学意义,其中,自N.K.史密斯1941年发表《大卫.休谟的哲学》一书以来,对休谟人性论的自然主义解说非常流行;它们旨在从休谟那里寻找自然主义人性论的思想武器。比如美国当代休谟研究专家B.斯特德,他在《休谟》一书中甚至认为:“休谟恰恰以比方说弗洛伊德和马克思所用的同样方式提出了一种普遍的人性理论。”1这显然涉及到对休谟人性论的实质、意义和历史地位的评价问题,本文就此谈点看法。以情感道德为人性立本近代哲学认识论树立人的理性认知主体的失败,在休谟看来,原因就在于对人的理性及整个人性本身探究的不彻底。他认为,理性认识源于感觉经验,理性也可以归结为感性,人性、人的精神本质也...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8年14期
北方文学

休谟审慎思想研究

一、休谟审慎思想的提出(一)休谟生活的时代环境大卫·休谟生活的年代在历史上被称为“启蒙的时代”。启蒙运动是资产阶级为了实现自身的崛起,在文化领域与中世纪神学为主导的基督教文化之间的一场对抗,其目的就是要打破封建制度对资本主义发展的枷锁。而休谟的故乡英国正是资本主义发展最典型的国家之一。英国是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最早的国家之一。经济的发展为英国的资产阶级革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英国的资产阶级是历史上资本主义反对封建制度的第一次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胜利,它标志着资本主义时代的开始。资产阶级革命之后的英国呈现了新的面貌,新阶级的掌权,新的利益出发点,新的生产方式等等一切变化都在这个国家出现。新社会中一切残留的阻碍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社会因素在不断被肃清,如宗教的阻碍,当然这个过程相当缓慢,休谟在后期逐渐成为“无神论”者的一个可能性前提就是社会环境的宽松,但是他当时并不敢直接提出这一主张,而是在其死后的著作中得到了体现,因此从这个方面可以看出在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教育(下)》2017年01期
文学教育(下)

论休谟正义观的人为性

近代的社会契约论者认为人们依照自然法享有特定的自然权利,如生命权、财产权等。这些权利是人们生存和发展的前提,但是在自然状态中却得不到完整的实现或者根本无法实现。换句话说,自然状态是一种无序状态,人们的不折不扣的权利将大打折扣。由此,人们听从理性的教导,通过签订契约让渡部分自然权利建立国家和政治社会。在这种与自然状态相对的政治社会中,人们的自然权利由于有共同的权威做裁判,所以可以得到最大限度的保障。政府或国家的根本作用就在于保证人们的自然权利。因此,一旦违背了这个目的,人们就有权利进行反抗。所有的社会契约论都有三个基本要素:权利、理性和契约。权利是社会契约论的逻辑出发点,被用来推导出整个社会秩序。相对于自然状态,社会秩序是人们通过契约产生的,因而是人为的。“人为”的过程主要是指由人们协商决定建立政府,并赋予政府以维持社会秩序的权力,整体的社会秩序便实现了。在这个过程中,理性起着关键的作用,通过理性,人们完成契约的签订。总之,寻求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休谟之问与思想治疗

休谟在其《人性论》中提出的“是”与“应该”问题引发了学界长期思考,在持否定意见和肯定主张的论争和探索中产生了诸多成果,这些成果对于深化理解休谟问题、夯实道德哲学基础、严密道义逻辑系统等具有不可忽视的促动作用。然而,学术研究尤其是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除了建构理论体系之外也应该关照现实生活,照护众生的心灵家园。对“是”与“应该”的关系,除了给予学理的阐释,学界也在试图应对日常生活中众生面临的“应该如何”的思想困惑,给出开解思想困惑的疗愈之道。本文不准备给出休谟之问新的解答,而是试图融合休谟问题之正向解答与逆向探索的研究视域,以期为这一专题的探究揭示新的深拓空间。一休谟的质疑与学界的解答尽管休谟在《人性论》“引论”中对当时的学界用了极为辛辣的批判言辞,甚至在“原书第一、二卷前面的通告”中还表达了对读者反响的极大渴望,但这本书还是“从印刷机死产下来”1,没有得到读者应有的关注。休谟成名之后,他在书中提到的因果关系问题、“是”与“应该”问...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1期
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对休谟的“道德情感”的两个基础性批判

情感在休谟的道德哲学中占据着基础性的位置。继承其前辈弗朗西斯·哈奇森的对理性道德论的批判,休谟在道德哲学中彻底将理性放置在情感之下,认为道德情感才是道德的唯一支点。那么休谟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休谟研究专家夏洛特R.布朗认为休谟对道德的基础问题可以归纳为一句话:“我们是否能够通过观念或者印象区分善与恶,或去宣称一个行为是值得赞扬的或应该被批评的。”[1](222)通过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可以追溯道德的起源。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休谟列举了四个方面的论据来证明理性不能单独作为道德的起源。布朗将这个四个方面归结为:关于动机的论据;关于真理与错误的论据;关于理性发现观念或事实之间联系的论据;关于“是与应该”关系的论据。[1](224)休谟证明了理性本身并没有驱动力;道德的对错不同于真理和谬误;理性对事物之间关系的发觉永远不会有善恶之分;“是与应该”关系的讨论证明道德感的直接性。既然理性最终不能作为道德的驱动力,就只能指望情感了。因为在休...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