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构建“以人为本”的生命哲学

不久前,田建国教授送了我一本他的新著——《大学德育新视野》。作为知名的高教专家和学术官员,田教授始终笔耕不辍,著作颇丰。我拜读田教授的文字久矣,其思想深刻中不乏新锐,文采飞扬处不失厚重,读后令人大快朵颐。接过这本新书,未及翻看,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它的分量。“21世纪的中国有没有希望,关键是一种新的人文精神的再造。这种新的人文精神将产生深刻的道德力量、博大的精神力量、巨大的感召力量。”这段掷地有声的文字赫然印在书的封面,观之如见其人,酣畅至极。 $$    在我看来,田教授的《大学德育新视野》堪称“上天入地”之杰作。上天者,高屋建瓴,以宏大的理论体系为支撑,对大学德育的诸多问题,在理论层面进行鞭辟入里的分析解构。入地者,立足实际,为高校提供切实可行的德育方法,实现理论和操作层面的和谐统一。书中收录的文章,从不同侧度呈现了田教授本人对教育思想的深刻体认和独到见解,其间既有体现与时俱进的《教育思想篇》《学习“三个代表”篇》,又有容含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6-02-06
《课程教育研究》2019年08期
课程教育研究

生命哲学与生命教育分析

开展生命教育需借助生命哲学指导,有利于确立正确、合理的生命观念。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解读,确立生命哲学的生命观念,需借助生命教育,才能良好开展、深入人心。因此,生命哲学紧密联系生命教育,呈现为相辅相成关系[1]。一、建构镜像自我开展生命教育前提是对人的生命观念进行确立,体现于人的概念,对人的概念进行分析,具有功能性但不具备实体性,因此,静态陈述较难,只能对人理解自身结构程度进行表达。因此,理解概念后,人会形成“自我形象”,人可以根据“自我形象”对自己进行塑造。(一)镜像自我定义拉康“镜像理论”认为,6个月儿童即可进入“镜像阶段”,属于人类特有现象,动作不具备这种现象,表现为无动于衷及无法辨认。儿童可辨认及产生愿望,愿望与镜像同化。库利“镜像理论”认为,个人与他人交往期间,可促进自我形成,通过感知别人对自己的认识、行为及态度,了解自己。“镜像理论”可说明人对自身生命的理解[2],具有形象性及准确性。(二)获得“镜像自我”生命哲学可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学政治教学参考》2016年36期
中学政治教学参考

道教生命哲学的心理教育价值及其应用

+命是宇宙中最为重要的客观存在。作为我国唯一土生土长的宗教,道教非常关注生命、关切生命,形成了较为系统的哲学学说,即道教生命哲学。虽然在道教生命哲学中存在一些需要摒弃的思想,但它仍然具有重要的时代价值和教育意义。和道教生命哲学关注生命一样,青少年心理教育高度关注青少年生命成长。青少年心理教育是以心理学和教育学为基础,运用一定的科学手段和教育方法所开展的有计划、有目的的丰富青少年心理素质、提升青少年心理健康水平的教育活动。若能深人研读道教生命哲学,将其有价值的思想应用到青少年心理教育中,必能发挥它超越时代的重要作用。~、天地之间,人命最贵:尊重生命,热爱生命生命宝贵而短暂、坚强而脆弱。道教生命哲学植根于对生命的渴望和人世间的挚爱,希求长期地、无限期地生活于人间,饱享人世间各种幸福。这种肯定和赞美人生的生命价值取向,是道教生命哲学乃至整个道教最重要的精神。茫茫宇宙的万千事物,究竟什么最为宝贵?对此,道*i:生命哲学给予了有力的回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宜春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宜春学院学报

生命哲学视阈下的《太平经》养生思想探究

道教哲学特别对一些和人体有关的概念,如精、气、神、形、等,颇多关注。东汉时期,随着早期道教的出现,道教生命哲学亦随之产生并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思想体系———肉体成仙说,即强调通过对人体本身的自我修炼终可达到养生修道的目的。[1](P71)作为早期道教经典的《太平经》,学界已从多个层面和角度予以研究并取得的丰富成果,但于经中从生命哲学到相应养生修道方术的形成这一前后贯通的动态过程尚少有系统的解读。又如英国学者李约瑟所言:“道教十分独特而又有趣地揉合了哲学与宗教,以及原始科学与魔术”[2](P33),《太平经》亦是理性与非理性的结合体,其神学化的理论体系中蕴藏着原始科学精神的萌芽。本文拟在深刻研读《太平经》文本的基础上,超越其科学思想与宗教神学相杂糅的桎梏,着力探究《太平经》的生命哲学以及由此开出的养生之道、养生之法,以期通过剥离此中宗教化的神学因素,阐明其所蕴含的科学精神以及《太平经》的当代意义与价值。一、《太平经》的生命哲学既然通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晋中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晋中学院学报

柏格森生命哲学的中国式嬗变

作为20世纪法国意识哲学家,柏格森从对一般时间观念的批判中开辟了自己的生命哲学道路。柏格森以“直觉”取代了“理性”的价值优先地位,成功地引领出一股新的哲学思潮。鸦片战争以降,中国思想家一直致力于向西方寻求理论武器来回答“中国向何处去”的时代中心问题。张君劢、范寿康、孙东荪和王平陵等人引入了欧洲大陆的柏格森、杜里舒等人的哲学;胡适、丁文江和王星拱等人引入了马赫、孔德等人的英美实证主义哲学。柏格森哲学就以这种特有的方式传入了中国,并开始了它的中国式嬗变。一、“科玄论战”时期的对立性思维以“直觉”为核心的柏格森生命哲学最早以“玄学派”理论武器的方式展露在中国人的视野中。如所周知,科学与玄学的论战是从“科学”与“人生观”的讨论中引申出来的。“科玄论战”时期,以丁文江、胡适等为代表的“科学派”认为,“我们观察我们这个时代的要求,不能不承认人类今日最大的责任与需要是把科学方法应用到人生问题上去”,而玄学派主张的“主观的,综合的,直觉的,自由...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芒种》2016年14期
芒种

鲁迅《过客》中的生命哲学及其当下价值

《过客》创作于1925年3月2日,是一篇融合了散文、诗歌、戏剧为一体的极具象征意蕴的作品,不仅是鲁迅先生在文体创作方面的努力探索,也是其在内在精神方面的深度挖掘和严峻剖析。因此,无论是艺术形式的创新,还是思想探索的深度,都在散文集《野草》中脱颖而出。由于散文这种体裁极具个人性,且过客的形象近于是鲁迅的“自画像”,因此《过客》中呈现的生命哲学是鲁迅精神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值得不断重提、发展与传播。一、“反抗绝望”的生命哲学《野草》是鲁迅孤独的自语,是他精神思想的结晶,蕴含了鲁迅作为个体生命在现实世界中的生存体验。因此,作为战士的鲁迅在作品中传达的绝不是颓废的哀鸣,而是超越彷徨后的呐喊。具体而言,可以从过客历经的自我彷徨、自我警醒与自我超越三层精神救赎的角度切入,进行充分佐证。首先,在彷徨中反抗。在《过客》这部作品中,中年过客从东面一路走来,历经“没一处没有名目,没一处没有地主,没一处没有驱逐和牢笼……”[3]的路途和人世,充满残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6年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