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湖北对同性恋社群进行防艾干预

由武汉科技大学吴炽煦教授主持的武汉同性恋社群预防艾滋病同伴教育项目,已悄然进行。湖北省全球基金艾滋病防治项目办官员胡晓云称,这是湖北省首次对同性恋人群进行防艾干预。 $$    记者17日从湖北省全球基金艾滋病防治项目非政府部门参与研讨会获悉,这一项目是2005年启动的。项目组从武汉市一个男同性恋志愿组织招募了40名素质较高的志愿者,对其进行系统培训,使其成为具有同伴教育能力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6-02-23
《北京档案》2019年08期
北京档案

社群历史,社群档案:一些机遇和挑战

从历史视角来考察来自历史和遗产的排斥,可适用于我们历史中被边缘化或被低估的许多不同群体和身份。重要的是,这种边缘化不仅是更广泛的社会和经济不平等的反映和衡量,而且扭转这些边缘化和缺失状态不仅符合特定群体而且符合我们所有人的利益,它们共同构成一个具有包容性的国家遗产和历史。档案馆和档案专业人员关心这些问题很重要。我们被告知,更重要的是我们告知其他人,档案“是我们遗产的精髓”和“直接的、未经诠释的和真实的来自过去的声音”,如果没有它,“无论是过去十年或过去千年,都不会有任何真正意义上的历史”。虽然我们中的一些人可能会质疑档案是否总是如此,但大多数人应该同意它们是“建立我们所有历史的基础”。然而,有一个问题,尽管档案工组(ATF,伦敦大学学院师生组成的社区档案项目工作组)报告指出,档案和以档案为基础的历史充满了“多种多样的声音……英国护国勋爵的声音,同时伴有反抗者咆哮的声音,或工业领袖和工厂车间工人的声音:从极其不同的视角来看相同的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北方论丛》2019年04期
北方论丛

新型网络社群影响网络公共事件舆论引导的实证研究

一、相关概念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3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我国手机网民规模达8.17亿人,全年新增手机网民6433万人;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的比例由2017年年底的97.5%提升至2018年年底的98.6% [1]。本课题所研究的“新型网络社群”,即是指在移动互联网新技术不断创新突破和融合发展的背景下,有比较明确的群成员关系、持续的网络互动、一致的群体意识和规范、一致的目标和行动能力,并逐渐走向移动智能终端的新型网络群体。具体而言,指的是当前正在走向移动化的微信群、微信朋友圈、微信公众号、微博、知乎、新闻客户端、网络直播、网络电台、弹幕网站等各种网络社群。和传统网络社群相比,这些新兴的网络社群呈现出一些带有时代特征的新特点。2015年8月,腾讯发布了《中国移动社群生态报告》。该《报告》比较准确地分析了走向移动化的新型网络社群呈现出的新的特点,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本...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视听》2019年09期
视听

垂直社区中的社群营销研究

一、垂直社区中社群营销的场景传播(一)垂直社区中社群营销的精准化定位当前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互联网的边界越来越模糊,他们之间并没有清晰的界限,各领域之间存在一定的共性,形成了一个循环的系统。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在《大数据时代》这本书中指出:“大数据带来的信息风暴正在变革我们的生活、工作和思维,大数据开启了一次重大的时代转型。”在社群营销的过程中借助移动媒体的推动,垂直社区具有一定的针对性,有明确的目标用户,注重与用户的交流与沟通,对用户的体验有很强的把握等。利用现在的大数据技术与物联网技术,垂直社区与电子商务很好地结合起来,它们把社群中用户的个性化需求进行了快速的整合,并结合社群中用户的共性需求,逐渐满足用户的多样化需求。在对社群中的用户定位的时候,一定要考虑用户的兴趣爱好、习惯和价值观等,因为每个人所处的生活环境和社会经历是不相同的,所以对于产品的需求各不相同。只有把握好这些因素,才能对社群中的用户有针对性地提供商品服务,不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视听》2019年09期
《消费者报道》2015年12期
消费者报道

社群,在重构一个怎样的消费社会?

在中国,大概是从小米手机的社群营销成功之后,“社群经济”一词便愈来愈受追捧。社群,被定义为互联网对传统社会结构的一种重构,在家庭、单位、传统社区之后,成为另一种基于技术连接而形成的兴趣、情感、消费意向的共同体。互联网语境下的社群,在早期可能是BBS、网络社区,后来可能是豆瓣、知乎,再后来可能是微信和陌陌,以及各种更具针对性和细分性的APP。如果社群是一种基于共同兴趣和情感交流,以及互助联系而形成的共同体,那么它满足的只是“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的需求,这时它是温情脉脉的。然而,当“社群经济”概念被不断强调时,我们就应该认识到,这些让人的连接更方便、更紧密、效率更高的技术,是由资本所推动的。致力于打造社群关系的资本,出发点当然不仅在于重构一个个独立个体与他人的关系,同时是以消费为导向的,准确地说,它们重构的,是一个消费型社会。天涯社区不赚钱,豆瓣不赚钱,知乎不赚钱,虽然在这些基于用户知识交流所形成的“社群”中赢得了好名声,但不赚钱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祖国》2019年15期
祖国

社会学视角下资本对粉丝社群内部地位获得的影响

偶像粉丝群体是近年兴起的以互联网为依托,由共同的爱好组建形成的社会组织,是一种亚文化群体。它们作为特殊的社会群体,内部有着独特的社群文化和社群规则,有着庞大的规模和强大的购买力、生产力,他们组织团购、集资购买、打榜投票,还有组织性地对喜爱的明星进行营销推广,介入到造星工业文化产品的形象打造、市场推广、受众宣传中去,实打实得成为了明星文化产业链中的中坚力量。和传统的社群一样,粉丝社群存在一定的分层,依靠资本的拥有和交换获得地位的现实逻辑在粉丝社群内也依然适用。针对粉丝社会群体的兴起,一些学者以社会学视角解释分析粉丝消费行为与内部社区文化,其中,对粉丝行为的文化符号动机与情感-认同动机研究最为广泛,而对粉丝群体中等级的划分标准、影响因素,粉丝社群内部存在的各种冲突、瓦解和整合研究较少。要想理解现代科技对人际关系造成的影响,首先应正视虚拟社群内存在的互动关系、阶级与权力差异。基于现有的对群体行为的研究成果,我们认为有必要从群体自身角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祖国》2019年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