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发展经济学研究的主要进展

自20世纪40年代初诞生以来的60多年里,发展经济学的演进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从20世纪40年代初到60年代中期的第一阶段,20世纪6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的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初到现在的第三阶段。进入21世纪,发展经济学的国际文献中呈现出两种趋向,一是把第三阶段中已展开的研究进一步引向深入,二是把目光投向某些新的研究领域。 $$    在进一步推进第三阶段的研究成果方面,发展经济学取得的进展主要体现在: $$    1、进一步探讨发展中国家的非正规市场制度及其政府的作用。不少发展经济学家曾在第三阶段对一些发展中国家采用非正规的市场制度(如分成租制、要素联结、交易联结等)替代正规市场制度的现象进行了探讨,认为在发展中国家广泛存在市场不完善、信息不对称及道德风险的环境中,这类非正规制度具有改进资源配置和收入分配的效应,并能将跨市场的外部性有效地内在化。21世纪,发展经济学家还把注意力转到发展中国家消费信贷中的信息不对称、合同...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6-06-19
《经济学动态》2019年06期
经济学动态

“发展悖论”与“发展要素”——发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与中国案例

本文试图在新的事实(包括中美经贸争端)基础上,对发展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进行一些梳理与扩充,并运用这些原理来说明中国经济发展所面临的一些主要问题。一、“发展”是“落后国家的较快增长”长期以来,经济学家似乎一直没有阐述清楚的一个问题是:增长理论与发展经济学的差别是什么?为什么有了一套增长理论,还要有一套发展经济学理论?它们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打开每一本发展经济学的教科书,前言都要讨论这个问题,但似乎都没有说清楚。有的人说,增长理论只涉及GDP增长,发展经济学还涉及制度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等。但是,现在的增长理论已经把制度改革、制度效率的提高作为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的因素了,已经不是过去的理论那样仅仅讨论劳动和资本这两个要素了。这样一来,两者的区别不就消失了吗?至于说到社会和文化的进步,它们一直与经济增长相关,但一直是社会学和人文学科研究的专题,经济发展理论从来不应该“入侵”到别的学科领域“包打天下”。那么,发展经济学与增长理论的差别究竟...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经济研究》2019年06期
经济研究

第二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征文启事

####2019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70华诞,也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之年。新中国成立70年来,摆脱了积贫积弱的地位,走上了富强之路,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位,实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减贫,在国际经济、政治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为推动发展经济学研究在中国深入开展,用中国的发展实践推进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创新,用新的发展理论演绎中国的发展故事,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经济研究》编辑部、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华中科技大学张培刚发展研究院、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北京大学经济研究所、重庆工商大学经济学院联合发起“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论坛将邀请著名经济学家做专场学术报告,邀请活跃在发展经济学研究前沿的青年学者担任点评嘉宾。本论坛是编辑部、潜力作者、评论人三方现场互动交流平台,计划每年举办一届。第二届中国发展经济学学者论坛将于2019年12月6—8日在武汉大学召开,从即日起面向海内外经济学界同仁征文...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88年04期
武汉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发展经济学中的几个问题

发展经济学中有几个问题尚有争论;是否存在着“1945年以前的发层经济学”?凯恩斯理论在第一阶段的发展经济学中占什么地位?如何理解“新古典主义的复兴”然:展经济学是否已陷于贫困、停滞甚至走上衰亡? 我将在本文中对这几个问题逐一阐述我的看法。一、是否存在粉“1945年以前的发展经济学”? 随着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发展中国家的逐个出现,西方经济学体系中兴起了‘汀崭新的学科,它以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问题为主要研究对象,号称发展经挤学。 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思想并不诞生于1945之后,而是与资本主义同步出现的。奴隶制度和封建制度之下,生产力低下而又提高缓慢,社会经济是僵硬而凝固的,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不可能受到人们的关注。随着资本主义的萌芽和成长,生产力水平如何提高、社会财富如何增进、国民经济如何改善等等问题—也就是生产逐步社会化过程中经济增长和经济发展问题,逐渐引起西方经济学家的注意,他们或者积极地论证国民经济如何增长...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天津社会科学》2018年02期
天津社会科学

创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经济学 阐释新时代中国高质量的发展

发展经济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产生的专门研究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规律的经济学科,20世纪40年代后期在西方国家逐步形成,主要探讨贫困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如何实现现代化和工业化、摆脱贫困、走向富裕等问题。但是西方发展经济学是以西方经济学的理论与方法为基础的,不足以为中国经济发展提供有效的理论指导。进入新时代之后,中国面临的重大发展问题是如何实现现代化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经济发展的主要任务是建设现代化强国,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因此西方发展经济学不可能指导中国经济的现代化发展,中国经济发展的实践急需创建具有新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的中国发展经济学。新时代中国特色发展经济学的创新要以马克思主义经济发展理论为指导,以中国经济发展的经验、事实为基础,探讨新时代中国现代化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特殊规律。一、新时代中国特色发展经济学创新的理论定位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中国发展经济学的主要任务不再是如何解决贫穷落后的问题,而是应该研究中国独特的现代化...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经济评论》2018年03期
经济评论

本刊参与主办“首届新时代发展经济学论坛”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研究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问题,从中国发展经验中揭示具有一般意义的发展逻辑,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发展经济学理论体系,为发展经济学的新发展贡献中国智慧,是历史赋予我们这代人的学术责任和社会责任。为推动新时代中国特色的发展经济学研究,本刊联合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武汉大学经济发展研究中心、《经济研究》编辑部、《中国工业经济》编辑部,于2018年4月20-22日在武汉大学共同举办“首届新时代发展经济学论坛”。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南开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山东大学、上海财经大学、南京农业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华中农业大学、兰州财经大学等高校、科研机构的学者共10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开幕式上,武汉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宋敏教授对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宋院长指出,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总结中国经济发展奇迹的经验,更好地发挥政府在经济增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