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穆沙拉夫的灵活外交

最近,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在外交上十分活跃,先是风尘仆仆地赶往欧洲议会发表讲话,接着又前往古巴首都哈瓦那,与不结盟运动的领袖们会合,实现与印度首脑的第五次会晤,旋即又在第61届联合国大会的讲坛上亮相,最后又对美国进行正式的国事访问。 $$    穆沙拉夫这种旋风般地“周游列国”主要是推进了他的四个外交思想。首先是“和解外交说”,实现了今年印度孟买系列火车连环爆炸案后第一次印巴首脑会晤。9月16日,穆沙拉夫与印度总理辛格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共同宣布,两国将重启关于解决克什米尔问题的和平谈判。同一天,辛格表示接受巴方邀请,将在合适的时间访问巴基斯坦。穆沙拉夫称,这是一次“和平的突破”。 $$    第二是“文明对话说”,穆沙拉夫总统在第61届联大一般性辩论上发表讲话指出,原有的冲突和新出现的军事干涉使伊斯兰世界产生了绝望和不公的感觉,而每一场同伊斯兰国家有关的战争都成为孕育极端主义者和恐怖分子的摇篮。他指出,不加区别地狂轰滥炸、平民的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6-09-24
《中国经济信息》2015年09期
中国经济信息

穆沙拉夫:独裁者还是爱国者?

穆沙拉夫就坐在我的对面。他没有像往常那样,选择那张面向窗子、象征主人地位的红木座椅,而是按照我们的拍摄要求,搬了另一把椅子,坐到壁炉旁。门外的走廊两侧,挂满了穆沙拉夫与世界各国领导人的合影;客厅的墙壁上,陈列着南亚次大陆历代著名将领的画像。茶几上有两个摆件,一只铜制鹰头,一把镶嵌宝石的战刀,在靠墙的另一侧,一只中国赠送的青铜鼎静悄悄立在那里。上一次见到穆沙拉夫,还是在2013年3月,那时候,穆沙拉夫刚刚结束自我流亡生涯,准备回国参加大选。在卡拉奇机场,穆沙拉夫一脸疲惫,两鬓斑白,隔着数百名安保人员,向他的支持者高呼:“我回来了!”但之后这一年半时间里,穆沙拉夫过得很不如意:躲过数次暗杀,被控涉嫌谋杀和叛国罪,长时间遭到软禁,至今仍被限制离境。我原以为,处境艰难的穆沙拉夫,会显得更加苍老,谁知出现在我们面前的72岁老人,比之前却显得更年轻了——不仅是被染色剂遮住的白发——给人的感觉,借用小学语文课本金句,“一根一根精神抖擞地直竖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2014年04期
世界知识

从屡遭指控看穆沙拉夫的政治生涯

2014年1月31日,巴基斯坦特别法庭下令逮捕前总统穆沙拉夫,并拒绝其出国接受治疗的请求。特别法庭当天发布针对穆沙拉夫的可保释逮捕令,并以其仍为限制出境人员为由,拒绝了穆沙拉夫出国接受治疗的请求。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巴基斯坦前总统,在被迫退出政坛并离开巴基斯坦之后,历尽坎坷。他对巴基斯坦曾有再造之恩,而未来的命运又殊难预料。随着他被以叛国罪起诉,国际舆论重新又聚焦到他的身上。其实,这位从前的政治强人被指控有罪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首次指控:涉嫌谋杀贝·布托2011年2月12日,巴基斯坦反恐法院以对前总理贝·布托遇刺案的调查不合作为由,向穆沙拉夫发出逮捕令,指称他涉嫌参与了对贝·布托的刺杀行动。此前,巴政府联邦调查局在向法院提交的调查报告中指称,穆沙拉夫为巴基斯坦塔利班前头目贝图拉·马哈苏德2007年组织刺杀贝·布托提供了时机,并据此认为穆沙拉夫“参与教唆杀害了贝·布托”。应巴方要求,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09年2月成立了独立调查委员会...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风窗》2013年10期
南风窗

穆沙拉夫:被陷住的猎物

现在看来,穆沙拉夫就像是一只被“司法陷阱”陷住的野兽。眼睁睁看着希望一点点破灭,身负三起案件指控的穆沙拉夫看似回天无力了。但,他的下场也许不会那么凄惨。回国参选,赢得豁免权,打开司法缺口……穆沙拉夫的如意算盘没拨打几下就身不由己了。4月30日,他的律师向白沙瓦高等法院提出的上诉被驳回,再向最高法院上诉希望也不大,意味着穆沙拉夫的参选之路即将走到尽头。参选无望,人身自由也被束缚。穆沙拉夫回国后,频繁前往各家法院报到,同时申请保释延期。但4月18日,伊斯兰堡高等法院首先拒绝再次延长其保释期,并从次日起把他临时软禁在乡间别墅内。随后,军事重镇拉瓦尔品第的一家反恐法院同样取消其保释权。现在看来,穆沙拉夫就像是一只被“司法陷阱”陷住的野兽—如果不是法院的保释令,即便国会选举迫在眉睫,他也不会放心回国。然而,他回国前确认的保释期终究只是一时的,紧随其后的取消保释、宣布逮捕令,更像是当诱饵成功吸引猎物后,迅速启动了抓捕的机关。眼睁睁看着希望一...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国际资料信息》2008年09期
国际资料信息

“后穆沙拉夫时代”巴基斯坦政局走向

2008年8月18日,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正式宣布: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自己将辞去总统职务,此时距其成功连任总统尚不足九个月。9月6日,在巴基斯坦议会两院及四个省级议会举行的总统投票选举中,现任巴基斯坦人民党联合主席阿西夫.扎尔达里以超过2/3的得票率轻松击败其竞争对手———来自巴穆联(谢里夫派)的西迪基与来自巴穆联(领袖派)的穆沙希德,成为该国历史上的第12任总统。①三天后,扎尔达里正式宣誓就职,入主总统府,从而宣告长达九年的“穆沙拉夫时代”走向终结,巴基斯坦由此开始进入政局更加扑朔迷离的“后穆沙拉夫时代”。一、穆沙拉夫下台原因自1999年通过军事政变推翻谢里夫政府并上台执政以来,穆沙拉夫一直给外界以极其强势的印象。这样一位“铁腕总统”在仓促间被迫下野令人扼腕叹息。从表面看,导致穆沙拉夫仓促辞职的直接原因在于今年8月17日执政联盟正式发表“最后通牒”,勒令穆沙拉夫在两天内自动辞职,否则将立即对其提出弹劾。但“冰冻三尺,非一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世界知识》2008年17期
世界知识

穆沙拉夫栽了

2008年8月18日,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吉利的日子,然而,对于巴基斯坦总统穆沙拉夫而言,却是个终身难忘的“坏”日子。这一天,在面临反对派弹劾的巨大压力下,曾经叱咤风云的他被迫宣布辞去总统职务。执政联盟紧“逼宫”巴基斯坦的政治力量分为两大派,一派以人民党(贝·布托生前所领导的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人民民族党和伊斯兰贤哲会(法派)以及律师团为主;另一派以穆斯林联盟(领袖派)、联合行动同盟、统一民族运动党以及其他拥护穆沙拉夫总统的政治势力为主。前者在今年2月份的议会选举中获胜,组建了联合政府(被称为执政联盟)。总理由议会第一大党人民党的吉拉尼担任。执政联盟和穆沙拉夫之间素来“有仇”。为消除穆氏这个“眼中钉”执政联盟3月底上台后,不断向穆氏“叫板”、“发难”,希望将其变成“权力植物人”,最终逼其辞职。为此,执政联盟先是释放了所有在穆沙拉夫总统宣布紧急状态后被扣押的法官后又根据议会通过的决议致函联合国,请求联合国尽快调查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