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乌兹别克斯坦的人权

作为联合国成员国之一,乌兹别克斯坦尽一切努力促进和保护人权和人的基本自由,并自觉地履行联合国在人权领域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6-11-26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乌兹别克斯坦废除死刑政策研究

废除死刑政策是刑事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废除死刑是世界人权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衡量一个国家人权状况的重要标志。国际人权法对死刑的态度经历了由放任到限制再到废除的转变。一国死刑政策的存置与废除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废除死刑需要具备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可行性才能为之。乌兹别克斯坦独立前后的死刑政策存在很大差异。独立前,死刑政策沿袭苏联,苏联刑法没有将死刑列入刑罚名目,死刑只是一种非常的刑罚方法。死刑是一种权宜之计,社会主义国家对其应是限制、减少适用并创造条件逐步走向完全废除。独立后,人权状况逐步改善,对该国废除死刑进程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2005年8月1日乌兹别克斯坦开始着手废除死刑,采取“分阶段废除死刑”的策略,期间采取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具体表现在:司法和法律制度的放宽、刑罚制度自由化、防止酷刑和死刑替代措施等。2008年1月1日正式废除死刑,是全球废除死刑的第134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废除死刑有多个方面的原因:政治上为了...  (本文共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双边关系的发展及影响探析

自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以来,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经历了初步接触、密切合作、关系破裂、恢复合作这一跌宕起伏的过程。本文梳理了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之后与美国双边关系的发展及在此过程中双方的矛盾与分歧,并总结出双边关系的特点,进而对美乌关系演变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总体来看,美国对于乌兹别克斯坦的“热情”带有强烈的实用主义色彩,战略利益的需要往往会“战胜”对乌兹别克斯坦民主、人权和自由市场经济改革的关注。而乌兹别克斯坦的地缘位置和环境决定了其具有两重性,一方面作为中亚地区的强国,乌兹别克斯坦具有地区大国的雄心。另一方面,作为全球性大国开展地缘政治角逐的中心区域的“小国”,又不得不小心翼翼求生存,这导致了乌兹别克斯坦的对外政策始终处于一种矛盾中。在外界看来,多少有点过于灵活,捉摸不定。但总体上,乌兹别克斯坦在处理与强国尤其是美国这样全球性大国的关系上,正在日益走向成熟,并且能够借助大国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实现自身国家利益的最大化。未来两国关...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冷战后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政策的发展与演变探析

自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以来,美国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关系可谓大起大落。然而,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政策变化却不大,在各个阶段虽然有所不同,但是一直都比较重视乌兹别克斯坦的战略地位,两国主要以军事领域的合作为主线。本文以“9.11”事件和“安集延”事件为界把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政策划分为三个大的阶段。分别阐述了这三个阶段里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主要政策并分析其形成的原因,以及这些政策所带来的影响。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政策调整不是对战略目标的根本性调整,更多地体现为具体政策和策略上的调整。具有明显的实用主义和利己主义色彩。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乌兹别克斯坦是中亚地区潜在的力量,中国在中亚有着自己的利益诉求,所以研究美国对乌兹别克斯坦的政策是相当必要的。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人权》2007年03期
人权

乌兹别克斯坦的人权事业进程

拥有2500万人口的乌兹别克斯坦,位于中亚腹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诞...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人权》2007年03期
新疆大学
新疆大学

近年来乌兹别克斯坦对俄美外交政策演变及原因探析

苏联解体之后,美国和俄罗斯展开了对中亚地区的争夺。俄罗斯将这一区域视为传统势力范围,是自家的“后院”,更是自己脆弱的“软腹部”,因此竭力维持自己在该地区的影响力。美国和西方国家则一再推动北约东扩,分化独联体,试图实现对俄战略围堵,以期进一步削弱和控制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在中亚五国中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和影响力。俄美两国通过开展与乌在政治、经济、安全、能源等领域的合作向乌施加影响。受外部世界格局变化的影响,独立后的乌兹别克斯坦在外交上选择了一条独特的发展道路,可谓特色鲜明。为了实现本国利益的最大化,它不厌其烦地在俄美两个大国间左右摇摆,反复无常。本文就是在回顾介绍乌兹别克斯坦独立以来对俄美外交政策演变的基础上,以不同的视角,分析和总结乌兹别克斯坦对俄美的利益诉求、对俄美外交政策的特点规律以及影响乌外交决策的内部和外部因素,期望能对当前的中亚研究和中亚外交作出有益的尝试和贡献。论文前言部分概述了乌兹别克斯坦在当今世界政治舞台上所扮演的...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