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摊大饼”有违生态城市建设理念

生态城市建设的宗旨就是要为城市发展提供适宜的生态基础设施,促进区域、城乡、人与自然、社会与经济、内涵与外延等五类关系的统筹发展。 $$    对于一些大城市来说,生态建设尤为紧迫。比如,未来5年是北京经济高速发展、私车高速增长、房地产业快速膨胀、用地用水用能需求大幅上扬、生态服务功能持续亏损的非常时期。在目前管理体制、技术水平和环境条件下,北京环境容量已基本饱和,生态扩展空间有限,如何保障首都生态安全、促进环境经济协调发展,推进北京城市生态建设或生态北京建设,成为当务之急。 $$  何为共轭生态规划与管理 $$    共轭生态规划与管理是指协调人与自然、资源与环境、生产与生活以及城市与乡村、外拓与内生之间共轭关系的复合生态系统规划与管理。这里的共轭指矛盾的双方相反相成、协同共生。 $$    共轭生态规划的内容包括:与城镇体系规划相呼应的区域生态整合规划;与建设用地规划相对应的非建设用地规划;与基本农田保护相呼应的城市基本生态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7-01-08
《新重庆》2019年03期
新重庆

深入把握新型城市的内涵

城市是我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各方业现代化同步发展。探索城市绿色发展之路,面活动的中心,在党和国家工作全局中具有举在城市建设和生产生活中融入生态循环的先进足轻重的地位。“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加理念,努力把城市建设成为人与人、人与自然快新型城市建设”。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建和谐共处的美丽家园。在城市规划、建设和产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在城镇化快速推业发展中都要体现开放发展要求,畅通人流、进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突出问题。有的城市建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渠道,不断优化资源配设“摊大饼”式盲目扩张,资源环境不堪重置。促进创业就业,不断完善管理和服务,让负,“城市病”问题突出;有的城市建设媚洋求人民群众在城市工作和生活得更方便、更舒怪,城市特色风貌尽失;有的城市建设重“硬心、更美好。件”轻“软件”,城市人文精神流失。出现这些二、新型城市“新”在新的发展模式问题,除了受扭曲的政绩观驱动,没有全面准2015年底召开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城市规划通讯》2012年17期
城市规划通讯

陕西:城镇化发展坚决杜绝“摊大饼”

日前从陕西省召开的全省加快推进城镇化和城镇建设管理工作会议上获悉,该省在推进城镇化和城镇建设管理过程中,将增强适度规模意识,坚决杜绝“摊大饼”式发展。陕西省今后将按照“建好西安、做美城市、做强县城、做大集镇、做好社区”的思路,狠抓各项推进措施的落实,加快建设城乡统筹的城镇化体系和城乡一体的城镇建设体系,确保到20巧年全省城镇化率达到57%以上。到2015年,西安(咸阳)国际化大都市人口规模将达到880万人,宝鸡、榆林等城市建成百万人口以上的省际区域性中心城市,延安等城市建成50万人以上的地区性中心城市。陕西省从今年起选择43个重点县城,实行省市分级包抓。到20巧年,ro个省级包抓重点县城城镇人口超过20万人,33个市级包抓重点县城城镇人口达到10万一20万人。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领导决策信息》2003年41期
领导决策信息

北京“摊大饼”式的道路建设受到专家批评

对北京最近几年来不断加剧的交通堵塞等问题,舆论最近提出了普遍的批评。《瞪望》周刊近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更是对J匕京“摊大饼”式的交通建设给予了严厉的批评。文章说,北京近年来专注于“摊大饼”,从二环路一直修到六环路,城区范围越扩越大,似乎显得很壮观,但却没有改变多年来交通路网东西向和南北向的不平衡状况。环路被迫承担南北向干道作用,车辆频繁进出环路,大大降低环路通畅。而且北京路网一直缺少从市中心通往四面八方的放射性线路,更是将车流堵在环路上。相关部门也缺乏总体协调,往往道路建设完工后,才发现存在着互不配套、自相矛盾的间题。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双十字空间发展规划”、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的“东南方向发展规划”以及北京市城市规划院的规划,虽各有特色,但可以总结出一点:现有北京单中心环形城市结构可变余地不大,改变城市交通面貌,须在原有格局之外寻求发展。有干路无支路、路网结构稀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环境经济》2016年Z2期
环境经济

从资源环境损益看城市发展选择 “摊大饼”还是建新城?

城市发展的困境反对城市建设“摊大饼”的呼声由来已久。“摊大饼”长期被视为城市蔓延、无序发展乃至交通拥堵、环境污染等城市病的根源。然而,根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2006年~2013年,全国建成区人口密度(城区人口/建成区面积)从0.99万人/km2下降到0.79万人/km2;全国281个地级市中,18个城市建成区密度降幅超过50%,67个城市建成区密度下降了30%~50%。也就是说,迄今为止“摊大饼”依然是许多城市发展的现实选择。另一方面,为了克服“摊大饼”问题,一些城市采用了诸多专家学者开具的“药方”,即以霍华德的田园城市为蓝本,建设卫星城。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对全国12个省市的调研结果显示,各省会城市共规划新城55个,地级市共规划新城200个,县级市共规划新城67个;正在规划新城的城市占全部调研城市的比例高达90%以上。但是,从实际效果看,以建新城为主的城市发展同样存在诸多问题,新城变“空城”、新城变“...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家》2017年08期
社会科学家

论摊大饼式的城市化

一、农村工业化与城市化中国工业化有一个十分特殊的历程,就是在改革开放前后,以发展乡镇企业为典型的农村工业化过程。农村工业化快速推动了中国产业结构由农向工的转型,为农民提供了大量从农业进入二、三产业的机会。一般来讲,工业化是以城市化为前提条件的,城市化带来聚集效应,形成规模效益,正是城市化基础上的社会分工为工业化提供了便利与前提。中国独特的城乡分割的二元体制一方面限制了城市的扩张,一方面为农村工业化提供了机会。早在1970年代,苏南地区即利用邻近上海这个当时中国最大工业城市的便利,开展为上海工业提供配套的各种部件加工。苏南农村有的是集体土地,村社集体在集体土地上修建厂房,利用上海大工业所淘汰机床和上海星期日工程师的技术,在很短时间即形成了巨大工业生产能力。从1970年代一直延续到1990年代的工业品短缺和卖方市场条件为乡村工业迅速猛发展提供了难得机遇。苏南发展乡镇企业的经验很快成为全国农村学习的榜样。“无农不稳,无工不富”,全国几...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