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诗意中的商业 商业中的诗意

以宋诗为主体研究宋史某一专题,迄今未有系统论述的作品,张金花教授的《宋诗与宋代商业》可说是首次探索。作者运用以诗证史、诗史互证的方法,对宋代诗歌作了全面考察,在史料的搜集上达到了相当完备的程度。此举不但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贡献,而且具有学术创新意义。 $$    作者发掘了涉商诗这一新的史料类型。宋代是一个商品经济阔步发展的时期,同时,又是继唐代后我国古代诗歌又一繁荣时期。商业与诗歌在宋代均获得较大发展,但以往的研究却很少将二者结合起来。《宋诗与宋代商业》首次提出“涉商诗”概念,即指那些涉及商贸活动,能够印证、反映宋代商业和商人历史真实的诗歌。涉商诗记录和描述了宋代丰富、生动的商业生活以及鲜活的心灵、爱憎、哀乐等丰富情感,是宋代商业史研究珍贵的新内容与新史料。 $$    全书用涉商诗勾画出一部宋代商业史。作者对宋诗中经商群体特别是职业商人予以全面考察与关注。作者认为,财势显赫的坐贾行商是市场的主要力量,散布于城乡市场的小商贩是市...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7-03-20
《全国新书目》2019年09期
全国新书目

人间烟火 风雅宋诗

_宋文化是中国古代文化的巅峰。这是学界共识、定论,几乎没人持相左意见。对此朱熹有“国朝文明之盛,前世莫及”之说,陈寅恪有“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论。然而若说作为宋代文化之一的宋诗亦为中国诗歌发展的顶峰,则会聚讼纷纭。盖因诗歌到唐代已经发展到一个非常成熟的阶段,唐诗浓丽恣意的光芒几乎完全掩盖了宋诗。后人提及宋代文学典范皆言宋词,并认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鲁迅语),更有甚者提出:诗至宋代,“可谓一厄”。宋诗真的如此不堪吗?诚如钱钟书所言:“有唐诗作榜样是宋人的大幸,也是宋人的大不幸。”事实上,继唐诗之后,宋诗在思想内容和艺术表现上努力开拓,竭力突围,创造了自己的特色。缪彥威在《论宋诗》中提到宋人“变唐人之所已能,而发唐人之所未发”,同时又精练地指出唐宋诗的异同:“唐诗以韵胜,故浑雅,而贵酝藉空灵,宋诗以意2*la):‘诗烟火《人间烟火皆是诗:王立群品读经典诗词m》王立群著大象出版社2019.632.0...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炎黄纵横》2009年09期
炎黄纵横

陆游——宋诗第一人

宋诗陆游第一,不是苏东坡第一,陆游他们拆散,制造了不应该有的爱情悲剧。十的爱国性很突出。陆游不是为个人而忧伤,年后,陆游在沈园散步时和已经改嫁的唐琬他忧的是国家、民族,他是个有骨气的爱国不期而遇,一时激动万分,却又说不出半句诗人。话。唐琬随后通过丈夫赵士程给陆游送来一上面这段话并非出自某个文学评论家之份酒菜,陆游不胜感慨,拿起笔作了《钗头口,而是一生忧国忧民的周恩来所言。那凤》词一首,题写在园中的粉墙上:么,一个职业政治家、非文坛人士对陆游及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其诗作如此推崇,有没有道理呢?让我们先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读一读陆游的一生。错,错。宋代大部分时间,受到北方少数民族政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权的侵扰,外患不断。陆游(1125—1210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年)出生在这样一个动荡的社会,很早就有莫,莫。了“少年志欲扫胡尘”的宏愿。然而他的仕唐琬看到后非常悲伤,一病...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4期
中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宋诗的创作风格与艺术特征

两宋是中华文化高度繁荣的黄金时代,朱熹有“国朝文明之盛,前世莫及”[1]300之说,陈寅恪有“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2]277之论。宋代文化的繁盛也带来了文学艺术的春天,而宋诗正是其中杰出的代表之一,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地位仅次于唐诗。继唐诗之后,宋诗在思想内容和艺术表现上有新的开拓和创造,涌现出很多优秀作家作品,形成了异彩纷呈的流派,对元、明、清诗歌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宋诗注重思理气脉筋骨,当然也不缺乏丰韵,尽管与唐诗血脉相连,但与唐诗风格迥异,形成为后世推重的“唐音宋调”双璧争辉的奇观。1 宋诗的理趣严羽批评宋人“以议论为诗”,又提出诗歌创作须“别材别趣”之论,给人的印象是宋人仿佛都缺少诗歌天赋只会空发议论。其实这是个误会,议论从《诗经》时代开始,就一直是诗歌的表达方式之一,就以严羽推崇的唐诗来说,杜甫诗中的议论就很多,如《咏怀五百字》开篇就是大段议论,还出现“一篇之中三致志焉”的现象;元稹、白居易的...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3期
重庆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日本学者山本和义的宋诗研究

山本和义(山本和義),1936年(昭和11年)3月生,1958年于京都大学研究生院文学研究科中国语学文学专业硕士课程修业期满,师从吉川幸次郎、小川环树(小川环樹)两先生。1972年任教于南山大学文学部,现为该校名誉校长,日本中国学会会员,主要从事唐宋诗歌尤其是苏轼诗研究。山本和义在宋诗研究方面成果颇丰,先后撰写了不少学术论文。他在1960年攻读硕士学位期间,发表了首篇有关宋诗研究的论文《苏轼诗论稿(蘇軾詩論稿)》。任职于南山大学之后,山本和义对宋诗砥志研思,孜孜不辍,又陆续写作了10余篇以苏轼诗文为主、偶涉其周边文人诗的研究论文,大部分已收录于《诗人与造物——苏轼论考(詩人と造物——蘇軾論考)》之中。整体来看,山本和义的宋诗研究成就主要体现在宋诗文献整理、宋诗的分期、宋诗的特色以及苏轼个案的研究等方面,很好地引领了日本学界的宋诗研究。一、宋诗文献整理古代文学研究的实现,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文献的搜集与整理。但是,古籍文本在传抄的过...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嘉兴学院学报》2017年05期
嘉兴学院学报

山水方志的宋诗辑佚价值——以《中华山水志丛刊》为中心

在中国数量丰富的地方志书中,有一类专门的地理志书,就是山水志。顾名思义,“山水志者,专记山岳、河川湖泽之书也。”[1]1其源头可追溯到《尚书·禹贡》和《山海经》。山水志仿照历代地理志及方志的体例,将方方面面的自然、人文史料,如图说、名胜、物产、人物、金石、艺文、方外等按门类一一编录,是舆地之学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山水志在隋唐时已有发凡起例,创制了山水志的纂修模式;宋元时期,由于水利的开发以及与山岳洞观相关的道教信仰,文士们尤重对山水志的编纂;明清时期,是山水志的繁荣期,诸多学者更是抱着考订古事、成一家之言的态度,博考广稽,使得山水志这一史部地理门类日臻充实、完善,由此也具有了更大的价值。2004年,国家图书馆分馆编有一套《中华山水志丛刊》,由石光明、董光和、杨光辉主编,广辑博收,共影印了中国历代有价值的山岳河川湖泽志书319种,洵为山水志资料的渊薮。本文即以该套丛书为中心,参稽《丛刊》之外的部分山水志,同时,以北京大学古文献研究...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