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首次公开征集科普项目

本报北京4月22日电(记者吕贤如)北京市科委今天开始面向社会公开征集科普项目。本年度社会征集类科普项目经费预算1100万元。 $$北京市决定从今年起建立科普项目社会征集制度,旨在提高全民科学素养,为自主创新创造良好氛围。 $$科普项目社会征集制度,是在以北京市科普联席会议成员单 位为科普任务承担主体基础上,划出一定的经费预算,向社会各界征集科普项目及相关工作建议。意在鼓励社会力量积极投身科普事业,支持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互动体验型科普展品的开发;支持传媒科普的创意与策划;鼓励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和其他社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7-04-23
《科普研究》2019年05期
科普研究

新中国科普政策70年

科普政策一般是指政府为促进科普事业发展,并通过推进科普工作发展实现国家、社会、公民目标而制定并付诸实施的行动准则、方案、措施等。科普政策主要包括国家、政府及部门颁布的科普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条例、政策性文件以及有关部门的章程、制度及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要讲话等[1]。其目的在于利用政策手段建立科普工作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确立科普事业的目标和战略、确定科普工作的任务和计划、引导科普资源的合理配置、活跃社会的科普局面,利用科普工作服务国家科技、经济、文化、教育目标和高素质人力资源建设目标,促进科普事业的全面发展。早在第一次土地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色政权就开始了有组织的科普工作,[编者按] 1949年,伴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普及科学知识”被写入《共同纲领》,中央人民政府在文化部设立专门的科普管理机构——科学普及局,将科普工作纳入新政府统一管理的轨道,新中国的科普事业开始了高起点的发展历程,经历过辉煌也遭受过挫折。2...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科普研究》2019年05期
科普研究

新中国城市社区科普历史回顾

社区科普概念涉及对社区和科普两个概念的综合理解。就社区概念来看,国内外学者的研究角度和侧重各不相同,本文采纳我国民政部的界定,即社区是指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1]。社区按地域类型来看,可分为农村社区、集镇社区和城市社区[2]2。考虑县、乡镇和行政村的科普工作常被纳入农村基层科普的范畴得以研究,本文主要关注城市社区。就“科普”概念而言,随着科普工作实践和理论研究的深入,其内涵在过去70年不断深化,在此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科学技术普及法》(以下简称《科普法》)的定义为准:“国家和社会采取公众易于理解、接受、参与的方式,普及科学技术知识、倡导科学方法、传播科学思想、弘扬科学精神的活动。”[3]目前,一些学者从社区教育、社区文化建设、社区治理角度分析社区科普的内涵与外延,但从实践角度看,我国的社区科普工作虽然和这几个方面密不可分,但由于历史起源和发展轨迹不同,造成了管理者、实施主体的分离,许多社区工作和对应实施...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科普研究》2019年05期
科普研究

循证科普:如何保证健康科普创作的科学性

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健康中国战略”后,“健康生活”再一次成为媒体公众热议的话题,健康科普作为向公众传播健康知识的重要途径也备受关注。所谓健康科普,就是以科普的方式将健康领域的科学技术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传播给公众的,旨在培养公众健康素养,学会自我管理健康的长期性活动[1]。目前,我国健康科普存在一些问题和不足,其中最突出的一点是:科学性亟待提高。健康科普作品若失去了科学性,也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1],这些不准确的科普知识的存在,使科学的传播变成了无用功,甚至会对公众产生误导。本文针对健康科普科学性不足的问题,尝试应用循证医学的有关思想和方法,提出循证科普的概念,并梳理健康科普创作中存在的科学性问题,建立循证视角下健康科普的工作方法。1循证思维与循证科普1.1循证医学与循证思维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 Medicine,EBM)一词最早出现在加拿大Gordon Guyatt教授和其同事于1992年所发表...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青年记者》2019年27期
青年记者

科普重要,但不能走极端

“科技创新、科学普及是实现创新发展的两翼,要把科学普及放在与科技创新同等重要的位置。没有全民科学素质普遍提高,就难以建立起宏大的高素质创新大军,难以实现科技成果快速转化。”这一重要论断明确了科学普及的重要作用,但是对科普为什么重要这一问题难以用量化的数据进行表达,大多数关于科学普及重要性的论述主要是一些定性的论断。如100年前创刊的《科学》杂志发刊词提出“世界强国,其民权国力之发展,必与其学术思想之进步为平行线”,在中国率先发出对“科学”与“民主”的呼唤,并从“科学之有造于物质”“科学之有造于人生”“科学之有造于智识”,以及科学有助于提高人的道德水准四方面论述了科学的社会功能。任福君等人认为“科技传播与普及的基本目标与增强公众的科学意识、促进公众理解科学、提高公众的科学素养、培育社会的科学文化、发展科学领域的民主对话、促进公众参与科学事务有关”。简·格雷戈里和史蒂夫·米勒认为公众理解科学可以从科学本身、国家经济、国家权力和影响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学会》2019年09期
学会

广西科普中国e站现状调查和思考

当今世界,以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为特征的信息技术革命日新月异,互联网日益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先导力量,深刻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公众通过网络接收科技信息已成常态,基层人群的科普需求日趋多元和个性化。科普信息化是传统科普的创新,是应用现代信息技术带动科普升级的必然趋势。为了推进科普中国落地应用,构建线上线下相结合的科普信息化服务新阵地,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开展科普服务,切实解决科学传播“最后一公里”,中国科协联合相关单位共同推动建设科普中国e站[1](以下简称e站),充分运用先进的信息技术,将科普中国内容资源和科普中国信息员队伍有效融入,为公众提供了解科学知识、提升科学素质的有效平台渠道,满足新时代公众日益增长和不断变化的科普服务需求,有效推进了全民科学素质的快速提升。一、广西科普中国e站现状分析(一)建设管理情况广西现有并投入使用的e站共有539个,其中社区e站140个,占26%;乡村e站230...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学会》2019年0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