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院系中长期国际评估的思考

院系中长期国际评估的必要性 $$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内在需要作为我国“985工程”第一批重点支持的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在长期发展实践中确立了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目标。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就需要把我校置身于国际高等教育的参照系中,根据分类指导的原则,细化各项指标,并据以 检验我校各院系在师资队伍、教学质量、科学研究、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具体状况,找准当前的位置和实际存在的差距,明确学校改革发展的方向,采取针对性措施,加快学科建设进程。 $$提升创新能力创新水平的客观要求近年来,包括我校在内,国内许多重点大学都出现了快速发展的态势,一些学科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若干学科方向取得了一些国际领先的研究成果,教师的国际学术对话能力明显加强,初步奠定了参与国际竞争的基础。但是,根据Thomson Scientific的统计,全世界近6000名高引用率科学家,哈佛、斯坦福等世界顶级大学拥有的数量分别多达百名以上,其他世界一流大学一般也在10名以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7-10-10
《教育评论》2018年12期
教育评论

以学科为支点推进一流大学建设的基本遵循、主要任务与动力所在

作者姚静,福建省教育科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福州350003)学科作为一种知识分类和制度安排,是一流大学的生成基础,因而备受关注。《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总体方案》)提出,坚持“以一流为目标、以学科为基础、以绩效为杠杆、以改革为动力”的基本原则,将“以学科为基础”作为基本原则之一,既为“双一流”建设指明了发展方向,亦将学科发展重要性提到了更高层次,且其重要性似乎已经开始超越一流大学的概念。根据教育部等三部委公布的“双一流”建设名单,42所大学被确定为一流大学建设高校,95所大学被确定为一流学科建设高校,[1]此次“双一流”名单,一改之前重学校而轻学科建设的弊端,学校与学科建设双管齐下。与一流学科建设高校相比,一流大学建设高校整体建设任务更重,其要深度探讨的理论问题也更复杂,如一流大学建设与一流学科建设是一项任务还是两项任务?二者孰轻孰重?如何开展学科建设,能达到既形成一流学科又建成一流大学的目标?...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江苏高教》2019年01期
江苏高教

我国一流大学建设的若干偏差及其修复——基于42所一流大学建设方案的文本分析

“双一流”建设是我国继“985”“211”工程之后在高等教育领域的又一重大国家级建设项目,旨在推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并实现高等教育强国梦。2015年10月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2017年1月发布《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2017年9月,教育部、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42所“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先后公布了各自的一流大学建设方案。这些建设方案的出台,标志着我国“双一流”建设进入全面落实阶段。各校出台的一流大学建设方案是其建设一流大学的蓝图,直接决定着高校一流大学建设的方向。对42所高校一流大学建设方案进行文本分析,从理论上发现问题并提出建议,有助于对我国一流大学建设提供警醒并进行及时纠偏。一、我国一流大学建设的若干偏差(一)逻辑起点偏离逻辑被认为是事物运行的发展规律或必然的发展趋势,逻辑起点是事物发生的原初点及其发展规律的最本质规定和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高教研究》2019年05期
中国高教研究

关于一流大学建设与大学治理现代化的理性思考

一关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笔者形成了三个学术观点。其一,在国与国的激烈竞争中,败下来的无一例外都是或将来一定是高新知识落后的国度。大学作为高新知识的创造者、传播者、垄断者在很大程度上拥有决定国家前途命运的知识权力,国家兴衰大学负有重大责任。这是一个关于高新知识及与其高度相关的大学之价值的判断;其二,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有必要充分发挥我国体制“高度集中带来的高效率”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优势,中央政府要在制度供给侧为大学按规律办学治校创造必要的体制机制环境前提下,做出以资源配置为激励手段、以提高大学竞争效率为目的的政策选择和制度设计,即以“目标明确、重点突出”“数量控制、资源集中”“效率优先、实力取胜”“机会公开、竞争择优”[1]的原则遴选“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彻底改变传统学科的概念及“多多益善”的思维方式和决策模式。这是对关于“双一流”建设高校如何遴选给予的宏观决策建议;其三,当有利于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包括良好观念与制度环境及充足经...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煤炭高等教育》2019年01期
煤炭高等教育

学术、学者与学生: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挑战与反思

2017年9月底,教育部、财政部和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了“双一流”建设高校及建设学科名单,至此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的“双一流”方案基本成形,开始进入实施阶段。“双一流”建设是我国高等教育继“211工程”和“985工程”之后的又一重要国家战略,具有里程碑意义。世界上的不同国家,在不同时期,在高等教育领域都有一些着力提升大学质量的举措、政策和行动。21世纪以来,尤其在亚洲地区,如日本、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等都相继出台了高等教育质量提升计划,其中与我国的重点大学建设方案一样,这些国家也都采取了择优资助、优先发展的政策,使得本国科研声誉好的一些顶尖大学能够在国际高等教育市场中脱颖而出。同时,这些高等教育拔尖发展计划都有一个关键政策和路径,就是实现高等教育的国际化。围绕高等教育国际化,大学在学术规范和发表、人才引进、学生培养、管理改革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同程度的提升和探索[1]。审视我国的“双一流”建设,从国家策略、地方政策和大学行动上,可...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研究生教育研究》2019年03期
研究生教育研究

论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数字化崇拜——意蕴、危害、根由及匡正

2015年10月24日,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来,举国上下争创世界一流大学的热情如万马奔腾,蔚为壮观。然而,诸多历史事实业已表明,过度高涨的热情有时不但不利于预期目的的实现,甚至还有可能冲昏理智的头脑。正如有研究者所言,“由于国家政治因素对高校的强力干预和全面渗透,教育之外的因素对我国高校及高校人影响较大,奋起直追的热情代替了对教育发展规律的尊重。”[1]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数字化崇拜,就是不尊重教育发展规律的表现。毫不忌讳地说,就当前我国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进程而言,数字化崇拜问题早已有之且呈日益严重之势。本研究试图结合我国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实践历程与相关研究,对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数字化崇拜问题进行剖析与解读,为建设中国特色世界一流大学贡献绵薄之力。一、世界一流大学建设数字化崇拜的意蕴世界一流大学建设的数字化崇拜,是指将具有丰富内涵的、有机整体的世界一流大学还原为理想化与抽象化的数字化指标体系,...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