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失地农民权利贫困是土地违法高发的深层动因

正当媒体呼吁《失地农民应是监督土地违法的“主力”》的时候,来自山东某市的消息却表明,“失地农民维权举步维艰”。2003年2月,该市谷里镇北谷里村188户村民的约77.74亩耕地被山东升华玻璃制品公司占用。村民们几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利用上访和起诉等方法讨要说法,但直到2007年9月“全国土地执法百日行动”,依然丝毫未 能改变土地被占的命运。举报的农民却因“无理上访”,被劳动教养。 $$在该市,耕地遭到蚕食的绝非一个北谷里村。就在邻村,又有一个去年秋后才以“以租代征”的形式取得土地的公司盖起了新厂房,在镇卫生院后面的三家厂子,被当地村民称作镇里的开发区,同样也是以“以租代征”的形式获得的土地。作为县级市的新泰已有一个规划面积24平方公里的省级开发区,2001年,又确定了12个乡镇建设开发区。尽管2003年出台文件予以取消,但牌子虽摘,建设仍在继续。 $$尽管“现在农民从土地中获利太少甚至还要亏损,很多农民已经失去捍卫它的动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8-01-07
《西部财会》2018年10期
西部财会

土地违法的“三力”分析

近年来,城市化和工业化不断推进,地方政府竞相卖地,房价逐年攀升,土地问题开始广受关注。层出不穷的土地违法案件也对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带来了诸多不利的影响。地方政府违规侵占、征用土地损害了集体土地所有者的利益,在一定程度上,会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研究表明,地方政府土地违法行为存在时间和空间的显著传染效应。如何有效遏制地方政府土地违法行为,已然成为当务之急。现有的研究表明,地方政府官员合谋、经济增长、市场化改革、投资激励及土地监管等因素都会对地方政府土地违法的规模产生显著的影响。其中,政府合谋、经济增长、投资激励等因素会导致土地违法规模的增加,而市场化改革和土地监管则能够有效的遏制地方政府的土地违法行为的蔓延。但少有研究成果能够同时考量诸多因素对地方政府土地违法行为的影响,并且很多观点缺乏实证的分析。鉴于此,本文从地方政府土地违法的动力、能力和阻力着手,从理论上阐述这三类因素对违法行为的影响,并借助2003-2016年全国30个省、...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资源导刊》2016年09期
资源导刊

项城局集体约谈土地违法重点乡镇国土所长

针对个别乡镇土地违法比例高、整改难度大,由此而引发的国土资源所渎职案件有所抬头的情况,近日,项城市国土资源局纪委对土地违法重点乡镇国土资源所所长进行了集体约谈。会上,项城市国土资源局纪委书记分析了近年土地违法案件的形式和违法后果,强调加大对土地违法案件制止和防控力度,避免干部职工违规违纪甚至违法现象发生。市局纪委要求各基层所长加强学习尤其是对政治理论、《中国共产党章程》《廉洁自律准则》《纪律处分条例》的学习,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同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农家致富》2016年24期
农家致富

强行耕种他人承包土地违法

江苏省海安县城东镇读者曹某来信:邻居王大爷无儿无女是五保户,其3.96亩承包地主要靠我一家帮助耕种,所得收入作为王大爷的生活来源。王大爷去世后,村委会同意将他的承包地交由我家耕种,但村民赵某以一直未分到承包地为由,强行耕种这块地。请问:这种行为是否合法?答:这种行为不合法。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个人不得侵犯。本案中五保户老人去世后,其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不能发生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商》2016年13期

我国农村土地违法现象的法律思考

·250·Business一、我国农村土地违法现象的主要表现形式(一)违法占地、用地现象突出由于一些地方政府沉迷于“形象工程”的建设,在土地的使用上,往往变得盲目,尤其是在建设项目上,很多时候都采取未批先占、少批多占或者先占后办手续等方式进行“圈地运动”,导致了大量的土地资源浪费[1]。如近年来发生的“湖北房县地方政府斥亿元巨资扩征土地兴建豪华办公楼”、“山西省万荣县7个项目未批先占1211亩耕地”、“河北张家口‘西豪丽景’住宅区未批先建”等事件,都是土地违法现象的典型代表。另外就是一些地方政府往往会利用土地谋私利,尤其是在审批上,有的政府机关超越自己的职责权限对土地进行审批,而那些没有法律规定的土地审批职权的部门则以“拆分土地”这种变相的形式对土地进行划分,使得农村的土地违法行为屡禁不止。与此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在土地利用上完全不按照原有规划进行,有的原来为农用地的被改为建设用地,有的是坡地、污染地的被改为“基本农田”等。这些违...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商》2016年13期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年05期
华中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不同时段经济增长与土地违法关系再审视——基于省级面板数据的格兰杰因果检验

在我国快速城镇化进程中,经济利益驱动和建设用地指标约束等为部分政府、集体和个人通过违法用地牟取暴利创造了客观环境[1],各类土地违法现象屡禁不止,严重阻碍了国家“保红线保增长”政策的有效实施,亦成为我国经济转型期土地利用管理面临的严峻问题[2]。虽然2006年开始实行的土地督察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土地违法现象[3],但土地违法问题仍然突出,据相关报道,仅2014年上半年全国就发现土地违法案件28 510件,涉及土地达11 256.9公顷,分别较上年同比增长27.70%和18.90%[4]。为有效遏制土地违法,须进一步厘清经济增长和土地违法之间的关系。围绕土地违法及其与经济增长关系的问题,学者们从全国或省级层面采用不同方法开展研究,确认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必然的相关关系[5],但不同文献得到的两者关系有所差异,并未得到统一的结论。刘法威基于1999-2007年省级面板数据进行Granger因果检验,认为滞后1期经济增长和土地违法间...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