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启蒙,世世代代的“战斗”

“五四”是中国知识分子同封建、愚昧、迷信抗争并建构自我主体的一个时代。《新青年》无疑是通往“五四”的一个必由路径,张宝明先生的《多维视野下的〈新青年〉研究》正为我们开启了这扇精神之门,他通过对这 段历史文化思想的深层叩问而达到了对启蒙的全新释义。 $$如果说《新青年》是一个巨大的矿藏的话,那么宝明先生这次所进行的是一次丰富的挖掘。他从知识经济学的视角分析《新青年》启蒙情怀的生成;从文化社会学的角度反思由“文白之争”所形成的历史悲情;从知识社会学的端口进入“问题与主义”的历史演绎;以社会心理学的眼光考察中国马克思主义的起源……作者新锐的思维使堆叠于《新青年》中的山重水复思想谜团呈现一片柳暗花明。 $$从1998年《启蒙与革命的两难》到2002年《自由神话的终结》再到现在的《多维视野下的〈新青年〉研究》,张宝明走着一条不断深入启蒙思想肌理的批判性反思之路。言说“启蒙”如果仅仅停留于一种单向度的辩护,而不是通过理性的批判进行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8-02-19
《福建陶研》2008年02期
福建陶研

方明蜡炬 长传不熄 深切怀念尊敬的长者方明先生

“教书育人”熠熠生辉的奖章。您让它挂在我的胸前,烙进我的心房。“真善美”发自肺腑的心声,激扬在大会、客厅……您俘虏了我的心,我收获了一世情。“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真情洋溢如浓墨,笔走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建陶研》2008年02期
福建陶研

沉痛缅怀中陶会会长方明先生

在这个早春时节,突闻中国陶行知研究会会长方明先生因病于2008年3月2日凌晨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我们感到十分震惊,心情也沉痛万分!我们所知道的方明会长是陶行知先生三十年代嫡传弟子,毕生致力于陶行知教育思想的研究与实践。他原是中国教育工会主席,为全国教师谋福利、争权益、扬师德师风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教师节的诞生、教师法的确立、教职工代表大会的实施等都倾注了方老的智慧和心血。2008年伊始,应着陶行知思想的召唤,我们来到了"生活教育"的发祥地、发展地--南京栖霞晓庄行知文化园,参加首期"生活教育理论与实践研修班"。在研修班学习中,我们有幸见到了方明会长。方老91岁高龄,面容清瘦,目光敏锐,依旧精神矍铄,出席会议讲话,说话时坚毅而充满力量。在会议间隙,我们走近方老,方老紧紧地握着我们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文文学评论》2015年00期
华文文学评论

认识“蓝星”诗人向明先生

2014年11月18至20日,由国务院侨办主办、暨南大学承办的“首届世界华文文学大会暨学术研讨会”在广州增城市凤凰大酒店隆重召开,在世界各地的来宾代表中,我认识了台湾著名的“蓝星”诗人向明先生。此前曾经读过先生不少诗作,其中《湘绣被面》《马尼拉湾的落日》等印象尤其深刻。向明先生原名董平,湖南长沙人,1949年以军校生身份随军迁台。20世纪50年代由覃子豪、余光中等人发起成立的蓝星诗派中,向明先生也是骨干之一,曾任过蓝星诗刊主编。向明先生的诗风既简洁明快,又曲折深致,满载民族风、中国味。这次大会分组讨论上,我亲眼看见并聆听他朗诵代表作《湘绣被面》,动情之处,语塞拭泪,几乎难以为继,全场报以敬重的掌声。这首乡愁诗相信是可以传世的,足以代表向明先生的诗歌水平,不妨抄录于此:湘绣被面向明四只翩跹的紫燕'两丛吐蕊的花枝就这样淡淡的几笔就把你要对大哥说的话密密绣在这块薄薄的绸幅上了好耐读的一封家书呀不着一字折起来不过盈尺一接就把一颗浮起的心...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西秦纵横》1994年Z1期
西秦纵横

寻根拜祖 一片赤诚

许氏后裔许中明先生于8月12日,以70岁高龄,不顾赤日炎炎,从西安专程来到宝鸡,参加’94中国宝鸡炎帝节公祭炎帝大会,并代表许氏家族向宝鸡炎帝研究会捐献人民币1千元,以表达对中华始祖—炎帝的崇敬之情,支持我市炎帝与姜炎文化的研究。 许氏是姜性炎帝族的一支主要后裔,因封国于今河南许昌而得性。许氏后裔数千年承传不衰,散布于全国各地及东南亚各国。近年来,许氏宗亲曾召开过多次...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福建陶研》2009年02期
福建陶研

行以求知知更行——记中国陶行知研究会原会长方明先生

(接上期)《物我两忘》“我们生在此时,具有一定的使命。这使命就是运用我们全副精神,……创造一个可以安居乐业的社会交付后代”的使命感,这是方老所深深肩负。它促成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时刻催促着九旬老人,他不敢有丝毫松懈。他觉得,有一束光芒照耀在前进的路上,陶行知及其教育思想给他指引方向。于是他九赴山西,于是他一次次地给国家领导写信,于是他关注师范教育,关注一批高素质的教师队伍的形成,于是他把目光转向平民教育、打工仔子弟学校……2007年3月,方老赴南京晓庄学院建校八十周年庆典,参加陶行知研究高级论坛。新老陶子们济济一堂,共同就陶行知与当代教育的关系进行研讨。深谙陶行知思想精髓的方明与中陶会的同志们不仅仅是沉浸在庆典的欢乐中,更赋予辛劳的工作。4月方老到合肥参加纪念陈鹤琴先生诞辰115周年大会,“…………在他们身上,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情怀;一种风范;是一种精神,即‘教育精神’用教育的力量改造国家、改造社会、改造人。……”老一辈教育家的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