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之源

2007年度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授予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高级顾问闵恩泽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吴征镒两位科学家。他们是以努力、勤奋和智慧获得了这项荣誉,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 $$吴征镒院士发表和参与发表的植物新分 类群1766个,提出“被子植物八纲系统”的观点,形成了独创性的区系地理研究方法和学术思想,为我国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资源可持续利用做出了重要贡献。闵恩泽院士是我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20多年来,他指导开展了纳米分子筛、非晶态合金、离子液体等催化材料以及磁稳定流化床、超临界反应工程、催化蒸馏等导向性基础研究和开拓性探索,在非晶态合金、磁稳定流化床、纳米分子筛复合材料、新型催化蒸馏的研究中均有突破。两位先生取得的卓著成就,得益于他们对科学研究的真诚挚爱和无私奉献,得益于他们在科学追求的好奇心驱动下,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不懈探索、大胆...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8-03-04
《中国科学院院刊》2008年02期
中国科学院院刊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之源

人类文明史告诉我们,科学基础研究的每一重大突破,往往都会对科学技术的创新、高新技术产业的形成产生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人类历史上的三次重大技术革命都强烈地依赖于科学理论、基础研究的突破:第一次发生于18世纪60年代,主要标志是蒸汽机的广泛应用,这同近代力学、热力学发展有着密切的关联;第二次发生于19世纪70年代,主要标志是电力的应用,是电磁理论突破引发的成果;第三次始于20世纪40年代,是在相对论、量子力学等基础理论突破的基础上产生的,其主要标志是原子能技术、电子技术和空间技术的广泛应用。今天对基础研究的投资就是在播撒未来的经济社会发展的种子,明日的应用研究及商业竞争力一定是根植在雄厚的基础研究沃土中。基础研究对引领我国的科技进步和社会经济发展也具有同样重要的作用,如分子生物科学与技术的基础研究,已带动了生物育种技术和相关产业的发展,对材料科学宽禁带理论的研究,驱动了半导体照明的产业化。由此我们不难得出这样的认识:(1)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上海城市管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9年05期
上海城市管理职业技术学院学报

城市强化基础科学研究的理性思考——上海加强基础研究的若干思考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之源,任何科技创新成果的取得,必然要以基础研究的突破为先导。基础研究是科技实力之核,其发展水平直接反映了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科学实力和知识基础,对科技竞争力的提高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作为我国重要的科技中心城市和最大的经济中心城市,上海正在实施以“应用为导向”的自主创新战略,但以“应用为导向”并不排斥基础研究,而是更加需要基础研究的支撑、更加需要大力加强基础研究。一、准确把握世界基础研究发展的基本规律基础研究的动力有两个源头:科学家自身的兴趣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时至今日,科学家的兴趣爱好对基础研究的影响正日渐弱化,而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正促使基础研究的“重心”发生“应用转向”。正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陈宜瑜在一次讲话中所指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需求对基础研究的推动力已经远远超过了单纯的科学自身发展的吸引力”,经济和社会需求为基础研究深深烙下了“应用导向”和“生产导向”的标志。特别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基础理论成...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现行科技政策对基础研究的影响研究

21世纪,知识已成为最重要的生产要素,而基础研究作为新知识产生的源泉和新发明、技术创新的基础,对一个国家综合竞争力有着重要影响。本文通过分析OECD国家对基础研究的投入情况,并结合对我国基础研究的经费投入力度、经费来源、基础研究活动的执行部门和人力资源状况的分析,总结和归纳了我国目前科技政策存在的主要问题。在技术理性的指导下,我国基础研究经费占GDP的比重明显偏低,从绝对值上来看,我国对基础研究的投入与美国差距较大。基础研究在缺失人文主义情怀和技术导向的引导下,制度的失允和价值观的沦丧导致了重视短期利益,急功近利,重效率轻质量,浮躁气氛日盛,这严重影响了基础研究的良性发展,影响了我国创新型国家的建设和原始性创新能力的提高。针对上述问题,本文在借鉴国内外相关经验和理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了加大对基础研究发展的财政投入力度和强度,拓展投入渠道,加大对基础研究的资金投入;完善基础研究人才的培养和激励机制,提高科研人员学术素养,改善科...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前沿科学》2017年03期
前沿科学

基础研究是创新之源

科技部部长万钢在2017浦江创新论坛作题为“面向科技强国的基础研究”主旨演讲时指出,基础研究是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基石,建设世界科技强国,迫切需要一批重大原创性科学成果和国际顶尖水平的科学大师,需要将基础研究与产业和技术的需求紧密联系,形成强大的原始创新能力。基础不牢,地动山摇。科技是第一生产力,而基础研究是科技发展的最重要基石。如清华大学校长邱勇所说,“我国在基础研究的投入占R&D比重非常低,这是要命的,需要向全社会呼吁,充分认识基础研究决定着创新高度和创新活动的持续性。”技术创新并不是凭空产生的,创新的源头和根基就是基础研究所产出的新知识、新原理、新定律。如果没有电磁理论,就没有今天的电和无线通信;没有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就没有今天的载人航天;没有巴斯德发现微生物,就不会有今天的疫苗。基础研究对人类生产、生活在未来所产生的巨大影响,必然远远超出人们包括科学家本人的想象。在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和技术开发这三大类科研活动中,基础科学...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软科学》2008年03期
中国软科学

基础研究是科技创新之源

2007年度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授予了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石油化工科学研究院高级顾问闵恩泽和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名誉所长吴征镒两位科学家。他们是以努力、勤奋和智慧获得了这项荣誉,值得我们尊敬和学习。吴征镒院士发表和参与发表的植物新分类群1766个,提出“被子植物八纲系统”的观点,形成了独创性的区系地理研究方法和学术思想,为我国生物多样性的保护和资源可持续利用做出了重要贡献。闵恩泽院士是我国炼油催化应用科学的奠基者,20多年来,他指导开展了纳米分子筛、非晶态合金、离子液体等催化材料以及磁稳定流化床、超临界反应工程、催化蒸馏等导向性基础研究和开拓性探索,在非晶态合金、磁稳定流化床、纳米分子筛复合材料、新型催化蒸馏的研究中均有突破。两位先生取得的卓著成就,得益于他们对科学研究的真诚挚爱和无私奉献,得益于他们在科学追求的好奇心驱动下,几十年如一日默默耕耘、不懈探索、大胆创新。他们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