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改革开放以来的中国历史学

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历史学在史学理论创新、研究领域拓宽、学术功能与社会功能结合等方面都取得了显著进步。 $$  一、在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吸收、研究、借鉴国外史学理论 $$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中国历史学迎来了繁荣发展的良好机遇。30年来,中国历史学家与世界各主要国家和地区的历史学家 之间建立了广泛的学术联系。中国学者到各国留学、讲学、出席相关学术会议,足迹几乎遍及全世界。从国际历史学会在1980年召开的第15届国际历史科学大会起,中国史学会便组织代表团积极参加了历次讨论会,从而加强了与国外学术界的联系与交流。各国历史学家有关世界历史、地区史、考古学、中国古代史、中国近代史、史学理论等方面的著作,也被大量翻译成中文,在国内广为传播。各国学者学术研究中的积极成果,也被我国学者广泛借鉴。 $$  在历史学领域各学科建设中,大量翻译、引进了西方国家历史学领域的理论研究成果,在中国历史学研究中,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借鉴国外的史学理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8-11-09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八十年代”史学谱

“八十年代”是一个变革的年代。在这一变革为主旋律的年代,革故鼎新也成为历史学最大声的呼号。中国社会在这一特定时段发生的断裂与重组,其所引起的冲击与震荡,也完全同步体现在史学研究的断裂与重组上来。与共和国的脚步共振,“八十年代”的史学是以一场嫉恶如仇的思想解放运动拉开序幕的。砸碎枷锁,冲破禁锢历史学精神的现代经学牢笼,成为“文革”结束后一个时期、乃至整个“八十年代”的主旋律。劫后余生,历史学家们以一种勇闯地雷阵的决绝向着“文革”史学泛滥成灾的封建主义、教条主义发起最猛烈的进攻,在突破种种明枪暗箭的阻挡之后,终于廓清了长久笼罩在史学上的封建主义、教条主义的迷雾,使早已被“四人帮”的蒙昧主义折磨得奄奄一息、仅剩下意识形态外壳的史学重新获得生机。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了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无疑给已经从灾难中复苏的中国史学提供了最强的推动力,史学领域的思想解放遂向纵深挺进。一大批史学家开始对...  (本文共3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国际历史科学大会与百年中国:1900-2010

1900年至1923年,欧洲历史学家先后在西欧主要国家的首都组织了5次规模较大(每次千人左右)的“国际历史科学大会”(The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f Historical Sciences),分别为巴黎(1900年)、罗马(1903年)、柏林(1908年)、伦敦(1913年)、布鲁塞尔(1923年)。就是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5届大会上,议决设立从属于“国联”(国际联盟,联合国的前身)的常规机构——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Historical Sciences),简称“国际史学会”,组织每五年一届的大会,并处理其他日常工作。国际历史科学委员会成立后,连续组织了第6届(奥斯陆,1928年)、第7届(华沙,1933年)、第8届(苏黎世,1938年)大会。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大会没能正常举行。战后,国际史学会于1950年在巴黎召开了第9届大会,并成为联合...  (本文共3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复兴与发展:学术史视野中的中国社会史研究(1980-2010)

中国社会史学的产生与发展是与中国史学变迁密切关联在一起的。20世纪初,中国史学近代化历程开启,“新史学”在梁启超那一代学人努力下逐步发展,虽然当时“新史学”被“新汉学”挤到边缘,但“新史学”开创的社会科学化路径已经成为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历史研究社会科学化的最重要成果,就是中国社会史研究的诞生。中国社会史研究在西方史学理论的传播中,携中国社会史大论战之威,一举在如日中天的史料派影响下的中国史坛占据一席之地。中国史学界逐渐分为史料派和史观派两大派别,史料派的研究强调史料的搜集与考证,让史料自身说话;史观派主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来研究中国历史,史观派的研究与中国早期社会史研究有一定的关联。在两派对立与争议中,中国社会史实践者自己的研究风格,奠定了未来崛起的基础。1949年之后,政权鼎革,与新政权关系密切的唯物史观派从边缘逐步走向中心,而史料派则被迫从中心转向边缘。1955年前后唯物史观派取得完全的主导地位,这本来能够推动中国社会...  (本文共2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意识形态笼罩下的八十年代历史学

八十年代的历史学在新中国史学的五十多年的发展中处于一种承前启后的历史地位。其既继承了前三十年来的史学意识形态化的特点,又发展了在“新时期”的史学新内容,八十年代的历史学更是九十年代史学及新世纪史学的开端和基础。八十年代的史学有着自己鲜明的时代特色,可惜的是由于这一时期史学的当下性质,目前的史学界对八十年代史学的研究还很薄弱。本文在前辈学者研究的基础上,拟从“研究主题”变迁的角度对八十年代历史学做一考察。论文分三大部分:导论部分从大致三个方面进行了论述:1、八十年代史学研究的学术价值及社会意义;2、八十年代史学研究的学术史回顾;3、以“研究主题”为视角进行研究的合理性,并指出本文的研究方法、基本预设及叙述线索。正文部分共分为三章:第一章描述了八十年代历史学研究主题变迁的背景。包括八十年代的社会背景、社会思潮及史学界的两个重要的论战:“历史发展动力问题的论战”和“历史创造者问题”,并着意指出论战的意识形态取向。第二章论述了八十年代意...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历史研究》2019年01期
历史研究

当代中国历史学的时代使命

今天,中国历史研究院正式宣告成立了,这实在可喜可贺!它的成立,体现了党和国家对历史研究的高度重视,不仅是当今中国历史学发展史上一件值得书写的盛事,也理当成为引发国人重新反思整个人文学科、特别是历史学在当代中国发展史上独特地位和重要作用的一件大事。对于中国广大的史学工作者来说,这更意味着在一个新的高度重新提出了如何才能更好地建设当代中国历史学,如何才能更充分地发挥历史学的学术功能和社会作用的时代课题。目前,国内学界的一个共同关切,是建设世界一流学科。作为史学工作者,我以为中国历史学的时代使命和发展目标,应该就是建设具有深厚的中国人文底蕴、真正的国际视野与前沿意识的一流历史学。而要实现这一点,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是史家亟需加以深切思考和努力探索的。第一,如何在唯物史观指导下,在不断吸纳世界优秀史学思想、先进史学成果的同时,更加自觉地重视中国自身悠久绵长的史学人文传统,加以大力开掘与发扬光大。在中国,史学是最为古老、最富内涵的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历史教学问题》1999年01期
历史教学问题

世纪之交中国历史学的回顾与展望

二十世纪即将过去,留下了鲜明的轨迹。二十一世纪即将到来,正准备迈开雄健的步伐。回顾过去一个世纪的中国历史学,它经历了崎岖曲折的路程,也取得了伟大丰硕的成绩。这一百年内产生了许多杰出的历史学家,前半个世纪已有章太炎、梁启超、王国维、陈垣、陈寅恪、胡适、顾颉刚、钱穆,以及李大钊、郭沫若、范文澜、翦伯赞、吕振羽、侯外庐等人,这在中国历史上是罕见的。杰出的历史学家,一百年出不了几位。司马迁死后一百四十多年产生了班固,班固死后五十多年产生了荀悦,又过了近四十年,产生了陈寿。至于裴松之、袁宏、常璩、范晔、沈约更晚于陈寿一二百年。十一世纪产生了欧阳修、司马光和他的助手刘恕、刘放、范祖禹。十二世纪产生了郑樵、李焘。十八世纪,历史学极盛,产生了全祖望、王鸣盛、赵翼、钱大昕、章学诚、崔述。二十世纪的历史学家更是群星灿烂,代表作更多,成就更加特出。最重要的是:在二十世纪前期,历史观、方法论产生了重大的飞跃,传统史学完成了向近代史学的跨进,著述体例也有...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