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孟子的惟义主义

义利之辨是中国哲学史上一个极重要的问题,也是孟子思想中极重要的内容。但长期以来,孟子的义利之辨受到诸多曲解。传统的观点认为孟子“重义轻利”,后来在认同“重义”的前提下,有人对其是否“轻利”提出质疑,并 针对传统的“重义轻利”说,提出“重义但不轻利”的新解释。认为“重义”只是义以为上、先义后利、以义求利,并非不言利,也不轻利。 $$  分歧的焦点主要在于对孟子“何必曰利”的“利”字如何理解。这方面大致有三:其一,以“利”为功利之利、利害之利,即某一特定行为所产生的效果。在这个意义上,“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的含义是:人在实施某一行为时,在动机上应惟仁义是求,不计利害。传统“重义轻利”说大致如此。其二,认为“利”是某种特殊性质的利益,如福利、公利、民利、大利以及与之相反的财利、私利、君利、小利等等,而孟子的“何必曰利”所反对的只是后者。其三,同样以“利”为某种特殊性质的利益,但只划分为两大类,即义之利和不义之利,认为孟子只反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8-11-18
《决策探索(上)》2018年12期
决策探索(上)

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一次,齐王问孟子,卿(古代高级官名)应该做一些什么事?孟子说,这些人看到君王有错误,一定要告诉君王,让君王改。齐王说,不改怎么办呢?孟子说,就看这个卿跟王室是不是同宗的了。是同宗怎么办呢?要警告君王这件事办错了,必须改!提醒多次还不改就把他换掉。孟子多牛呀!齐王一听脸色都变了。可是后面孟子解释说:君王,承蒙您问我问题,我不能不说老实话。我说的是如果和君王同宗的公卿里面有这样的人,他就要这样做。后来齐王问,要是不同宗呢?孟子说,不同宗好办,跟君王打个招呼,自己收拾行李离开这儿就行了。所以孟子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你以为他真要得罪君王?孟子并不是要把矛盾尖锐化。外来的人,提点意见供君王参考可以,君王若不爱听,那还是赶紧辞职离开吧。孟子还讲过一个更出人意料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华北水利水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孟子生命教育观的文化解读

当今时代,经济社会快速发展,而教育却过多地强调了竞争,忽视人格的完善,这也折射出了社会对生命的集体漠视。儒家教育思想一直是封建社会的主流教育思想,在百家争鸣中独占鳌头,必有其独到之处。作为儒家的杰出代表,孟子的生命教育观对当前经济社会的发展无疑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一、孟子生命教育观的基本内涵要想深刻理解孟子的生命教育观,首先必须理解什么是生命教育核心。孟子的生命教育观就是建立在其对生命的关注和总体的理解认识之上的。(一)文化阐释作为我国传统文化中的圣人,孟子被尊称为亚圣,其生命教育观与文化有着紧密的联系。从《孟子·告子上》中的相关内容就可以看出孟子对生命意义的观点,其不仅揭示了生命生长的意义,还涵盖了对“生”与“死”的阐释。“生”即指生活,生存,含有生息之意。生命的亘古绵长则给教育的发展提供了无限的生机。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教育是横跨上下两代人间的人文关联,我国有关“教”“育”二字的首次合体使用最早可追溯至《孟子·尽心》中“得...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黄河科技学院学报》2019年03期
黄河科技学院学报

孟子忧乐观刍议

相传孟子是鲁国贵族后裔,受业于子思门人,深受儒家思想浸染。他幼年命运不济,历经社会底层的贫困和煎熬。青年时带门徒游历各国,竭力推介自己的仁政思想,见战争不断,尸横遍野,便慨然发誓“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 ①游说失败后,孟子隐居讲学,和学生一起著述夏商周三代之德。因所如者不合,又退而与万章之徒序《诗》《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其中蕴藏着的丰富忧乐观,既具有重要的历史地位,也具有一定的现实借鉴意义,它主要表现在如下三个层面。一、“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孟子忧乐观的基石孟子忧乐观源于儒家的民本价值观。所谓民本价值观,是指统治者不能高高在上,作威作福,而是以黎民百姓冷暖好恶为执政之基,所谓“马骇舆,则君子不安舆;庶人骇政,则君子不安位。……庶人安政,然后君子安位。传曰: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荀子·王制》)。荀子以舟水之喻明确地突出了民众的主体性作用和价值力量。这一民本价值观在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大观(论坛)》2019年06期
大观(论坛)

简论孟子散文的浩然之气

一、浩然之气的相关定义孟子散文中所出现的浩然之气在历史中有着很多的解释,很多学者都纠结于浩然之气是归于物质性还是精神性的事物,本文也将会对此观点进行叙述。在对孟子散文的浩然之气进行探究时需要对“气”先进行讨论,从而进一步理解孟子的浩然之气。气是中国古代哲学中十分重要的内容之一,在最初的记录中,甲骨文是将云朵的形状作为气字,其指的是一种自然现象。在后面的《左传》中也有关于气的记述,其中的六气指的是自然界中的现象,经过时间的转换也就形成了不同季节之后其促进了人的生理和情感反应的产生。但是在《老子》的记述中,对于气又有了更为复杂的解释,老子认为其指的就是人的生理之气。孔子曾经也对气进行了很详细的描述,其描述和孟子所定义的气有着很多相似的地方。在孟子提出浩然之气之前,我国对于气的研究就已经不断发展了,并且因为不同文化的渲染,形成了不同的学说派系,因为各学派所关注的重点有着很大的不同,所以其关于气的内涵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这些派系都有着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史学月刊》2018年02期
史学月刊

孟子“放辟邪侈”释论

孟子答齐宣王问时云:“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杨伯峻:《孟子译注》,北京:中华书局2008年版,第13页)此段中部分文字,在孟子回答滕文公之问时亦有出现(杨伯峻:《孟子译注》,第89页)。以上文句,乃孟子仁政理论中的重要内容,牵涉到很多问题。现理解基本没有什么障碍。但笔者以为,对于其中“放辟邪侈”四字的传统解释,是有问题的,不全面的。较早的阐释是赵岐注,赵注云:“民诚无恒心,放溢辟邪,侈于奸利,犯罪触刑,无所不为,乃就刑之,是由张罗罔以罔民者也。”(焦循:《孟子正义》,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版,第94页)用“放溢辟邪,侈于奸利”释放辟邪侈四字。其中,“辟邪侈”三字未释,“放”释为“放溢”。此释偏重于价值评判,认为无恒心之农道德败坏。后朱熹《孟子集注》基本认同此释,无新发展(朱熹:《四书章句集注》,北京:中...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