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儒学在全球化趋势中的历史责任

由文化部、山东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山东省文化厅、孔子研究院承办的世界儒学大会,日前在山东曲阜召开。为了促进儒学的研究和发展,文化部和山东省文化厅决定,从本界儒学大会开始设立“孔子文化奖”,以促进儒家文化的普及和传承。来自中外21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并围绕下述议题展开讨论。 $$    一、全球化趋势下的儒学传承与发展 $$    进入21世纪以来,在全球化趋势的影响下,各种文化形态互相交流、融合、碰撞,与会代表立足于这一时代背景,围绕儒学怎样自我定位、选择的议题,从不同的角度各抒己见。有学者认为儒家文化提倡的世俗伦理,和谐人类心性,和谐人际关系,化解管理危机,是21世纪重要的思想资源。同时,儒家文化必须开本返新,进行转化和更新。就儒家思想对世界文明的贡献和作用,有学者强调,全世界在认同和接受儒家文化的古今成就方面尚存在着很大的障碍。因此,采用最受欢迎的教育方式来介绍儒学至关重要。还有学者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09-11-02
《理论探讨》2004年03期
理论探讨

新全球化时代的儒学出场路径

在时空坐标轴上,尤其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转向过程中,儒学文明日渐同现实世界发生“脱节”。于是获求超越此断裂途径,便成为新全球化情境中儒学深层的共同“语法”。本文立旨选择交往实践观作为对之分析的方法论,进而提供儒学在当代的出场路径模式。一、儒学文明:主体际之关系或状态呈现中国传统性文化,常为现代人冠之“人文化”、“人伦化”且指征一种“实践精神”、“实践理性”的文化。浓厚的“主体际”意蕴深藏中国文化之中,其内在结构就是“主—主”思维模式;中国儒学本质即内含主体际向度的交往共同体。构成儒文化的五大基本质素:仁、义、礼、智、信,都具有极强的“主体际”文化内涵。仁———传统交往实践观本性之所在。所谓“仁者,爱人也。”从人从二,即多极主体,演绎成主体际的交往实践。仁的意义层在于下垂到主体际的交往规则,以外化后的操作性原则去规约具体的交往实践活动;其“思维逻辑则是从‘亲亲为大’(血缘交往共同体)经‘家国一体’(血缘社会)到‘泛爱’交往实践原则...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齐鲁文化研究》2006年00期
齐鲁文化研究

全球化与儒学的未来发展

20世纪以来,科学技术的巨大飞跃极大地推动了全球化的历史进程,全球化日渐成为我们当下这个时代也将是未来时代最重要的特征之一。任何一个国家、民族,无论处在什么样的历史发展阶段和社会制度之中,无论具备什么样的历史文化传统,也无论其是否愿意参加到全球化的历史潮流中来,最终都不可能游离其外,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人民改善生活的诉求、社会经济科学技术的发展成为全球化首要的推动力量,融人全球化的历史进程则是一种必然的历史发展趋势;就我们民族的文化历程而言,这正是儒学未来发展的契机。 全球化是经济发展不可抗拒的趋势,但全球化又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概念。一个国家社会的整体面貌是由经济结构、政治制度和文化状况等诸多层面构成的,全球化既是物质层面的,也是精神层面的,表现在经济、政治领域的同时也突出反映在文明、文化层面。从人类文明、文化的层全球化与儒学的未来发展53面而言,全球化则应是多种文化、文明竞争、融通和共存的过程,文化、文明的各民族的特质任何时候都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国际关系研究》2013年02期
国际关系研究

《全球化进程中的儒学发展思潮》

本书分为“作为伏流的儒学”、“儒学热浪的涌动”、“东西交融中的儒学”三章。本书认为中国知识人的特点是具有“忧患情怀”,具有“参与意识”,儒学“命脉”的延续,即得益于众多知识分子的不懈努力。针对儒学,他们有的侧重于“破”,有的侧重于“立”。本书主要关注这样一类学者,他们热爱中国历史文化,念念不忘民族文化复兴,力图以儒家思想为主体,吸收、融合、改造西方近现代的思想和文化,寻找使传统中国通向现代化的较平稳的道路。本书梳理了近30年儒学发展思潮,着重研究他们如何认识传统文化,并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7年03期
江南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大儒学重铸:全球化的人文信仰

一、人文儒学的世界定位英国理论家特里·伊格尔顿(Terry Eagleton)的新书《文化与上帝之死》中说,自己写书的宗旨是研究当代西方由于“上帝明显缺位”而引发的危机。这种危机就是“始于启蒙运动而终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勃发和所谓的反恐战争”。[1]我们当然并不赞同作者所谓“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等说法,但是明确无误的是,从尼采开始的“上帝死了”的惊呼、恐怖主义肆虐、民粹主义复萌,都与全球化时代西方的宗教信仰危机相关。相反,中国儒学处于世界化进程之中,从汉唐的亚洲传播、18到19世纪欧美的启蒙主义与人文主义儒学热潮、亚洲四小龙的“儒学复兴”之后,步入第四次世界性大传播。秘鲁学者佩雷斯的新作《儒学与全球化》可以看作是其信号之一。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1996-2000年阶段成果报告》,中国第一王朝夏王朝开始于公元前2070年,历时470年,至公元前1600年进入殷商,武王克商为公元前1046年。(1)周公姬旦辅佐武王与成王,制礼作乐,建...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安徽史学》1960年30期
安徽史学

“儒学热”的冷思考

“儒学热”的冷思考陈友冰对于历史学家来说,“纪元”不过是一种记录史事的符号,世纪的更替,不一定就意味着社会历史的巨大更叠和飞跃。但对于政治家和思想家来说,世纪之交往往会成为某种标志,某个分水岭。他们一般都会借此对过去作一番总结或清算,对未来作一番规划或展望。上个世纪末,康有为、梁启超、黄遵宪等企图借世纪之交实现儒学的重建。康有为著《新学伪经考》、《孔子改制考》等,根据政治的需要重新解释儒家经典和重塑孔子形象。黄遵宪则发愿要著《演孔篇》,在保持儒学体系的前提下把西方社会学说和他本人对世纪之交的种种思考都写进去。他对即将进入的20世纪和新儒学的前途是充满信心的:“人言甘世纪,无复容帝制。举世趋大同,度势必有致”;“后二十年言定验,手书《心史》井函中”(《己亥杂诗》《病中记梦述寄梁任父》)。但历史是喜欢嘲弄人的,上世纪末所兴起的儒学热,虽经梁漱溟、熊十力、贺麟、钱穆、牟宗三、唐君毅等递传薪火,毕竟未成燎原之势。至于拯救世道人心,也被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