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西方哲学中的“符号”概念

“符号”(symbol)是我们在学术和日常语言中频繁使用的一个外来词。从西方哲学的意义上说,符号就是意义载体。例如,十字路口的红绿灯、词语“美丽”、公式“1+1=2”、摇头的动作,它们分别指示着特定的交通规则、语义、数学规律和意愿,无一不承载特定意义,因而都是符号。如此看来,符号可以是物,是词语,也可以是约定俗成的标记,还可以是姿态。也可以看到,一般而言,符号总是具体而感性的,而它所代表的则是一般的观念。符号之所以是符号,恰恰在于它能在自身之内把感性和理性、具体和一般合二为一。 $$    从词源学上说,“符号”可以追溯到古希腊词σμβολον(symbolon),它的意思是:“被扔到一起的东西”。在古希腊,符号通常是某个经由使者在朋友或生意伙伴间传达的信物或公证物。人们先把某个东西(如硬币、铭牌)一分为二,让每个使者各执其一。如果两人重逢时能出示各自的一半、并将它们严丝合缝地嵌合起来的话,就可以按照主人的委托完成一桩生意。因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10-07-13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语言的结构之思

现代西方哲学是语言哲学的时代,哲学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转向了对语言的研究和关注。语言问题成为哲学的中心问题,语言哲学成为第一哲学。费尔迪南·德·索绪尔(Ferdinand de Saussure)(以下称索绪尔)是瑞士著名的语言学家,也是一位语言哲学家,他以自然语言作为语言研究的本体,以系统论作为统摄整个语言理论的原则,对自然语言进行了全面的分析和研究。他的语言理论和在语言研究中泛化出来的哲学思想是西方哲学语言转向的重要思想来源。索绪尔的语言哲学思想不仅为现代语言学提供了方法论指导,而且他的语言理论成为结构主义和后结构主义语言哲学的元理论。本文以西方哲学的语言转向为背景,全面研究了索绪尔的语言观、意义观、书写观及其对现代西方哲学的影响,赋予索绪尔在现代西方语言哲学中以独特的地位。  (本文共17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复旦大学
复旦大学

德里达《延异》文疏解

德里达《延异》这一文本为我们敞开了一个地域,德里达在这个地域中对符号与在场的研究使得德里达解构哲学成为了大陆哲学与分析哲学之间的一个中项。同时,德里达与海德格尔、维特根斯坦以及中观派的关系,也让我们看到延异这一思想在思想史中的位置与意义。本文大体分为四个部分。第一章:“延异”缘起于德里达对胡塞尔现象学的批判。“延异”一词的初次出现是在德里达对于阿尔托“残酷”的分析中。稍后,在《声音与现象》中,延异正式出场。德里达以胡塞尔的符号理论为切入点,系统地提出了对现象学的批评:原初的现象本身已经被符号污染。胡塞尔式的本真在场本身已经是一种替补,是作为差异的延异的游戏了。德里达认为作为符号、补充、书写、痕迹的延异比现象学还原的“事情”本身更加古老。这导致了一个问题:符号与意义的在场是什么样的关系?这个问题贯穿了德里达与从胡塞尔到海德格尔的现象学的交锋。第二章,聚焦于《延异》本文,主要围绕两个问题展开:一是在场的问题,二是延异与时间化-空间化...  (本文共1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哲学的改造—阿佩尔哲学研究

卡尔-奥托·阿佩尔是战后德国最著名的哲学家之一,他在促进战后德国哲学向外国哲学传统开放和改造康德先验哲学方面作出了重要的贡献。阿佩尔主要的哲学旨趣有三个:第一,以认知人类学对康德以来的知识论进行改造;第二,探索西方哲学中语言分析哲学和解释学两大传统的融合方案;第三,建构先验语用学,使之成为第一哲学的第三范式,为西方哲学走出困境而设计蓝图。而对康德先验哲学进行改造的主题贯穿了阿佩尔的整个哲学生涯。阿佩尔认为20世纪西方哲学中发生的“语言学转向”是哲学应对危机的一种积极回应。这种危机的深层根源是传统的二元分立的思维方式,尤其是康德以来的主客对立的知识论预设。康德的知识论预设只是针对自然科学的,因此人文社会科学的合法地位得不到保障。他认为“语言学转向”的句法-语义学阶段并未走出方法论唯我论的怪圈。因此,他提出了认知人类学以改造康德的先验哲学。认知人类学最主要的内容是认知旨趣理论、交往共同体理论和关于人文社会科学的不同类型的理论。他的认...  (本文共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陕西师范大学
陕西师范大学

分析哲学思想的溯源研究—从康德、波尔查诺到弗雷格

进入21世纪,分析哲学家更加关注对自身历史的研究。长久以来,分析哲学总是被看作“非历史的”,但分析哲学的发展历程却不断地显示着这种哲学传统的历史性特征。无论在基本观念方面,还是其基本方法,分析哲学都和传统西方哲学尤其是欧陆哲学相互纠结、密不可分。因此,如何从传统哲学资源中找到分析性思想的出发点,如何评价分析哲学与传统哲学的关系,对于表明西方哲学发展的连续性和分析哲学对西方哲学传统的继承性,对于真正理解分析哲学的独特性及其思想价值,具有重要的意义。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分析哲学领域内就开始关注与分析哲学有着深刻思想联系的莱布尼兹、康德以及近代德国哲学。众所周知,“语言转向”是分析哲学诞生的标志。分析性思想的起源,体现为从传统认识论转变为语义学的过程,然而这一“转变”的历史性脉络,至今还晦暗不明,亟待澄清。本研究的目的,就是致力于弥合从康德理论哲学(《纯粹理性批判》)到分析哲学(弗雷格的逻辑语义学)之间的历史性断裂。弗雷格是现代逻辑的...  (本文共2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人的世界的三重维度:符号、意义与文化

国内卡西尔文化哲学的研究一般采取对其文化哲学的发展笼统概述的认知态度,未能从其文本的纵向分析中细致地区别其二十年来的文化哲学思想,从而对其晚年著述《人论》的思想变数以及理论价值的研究有所不足,这使得对卡西尔文化哲学在二十世纪哲学上的理论影响研究有待加强。本文以哲学人本化的现代化进程的发展趋向为切入点,认为卡西尔在承继康德的批判精神的过程中经历了从认识论立场到人类学立场的理论前提的转变,而其文化哲学也发生了从关注文化的知识方面到首要思考人与人的世界的文化问题的哲学观的转变,进而得出《人论》的第一个前提:哲学人类学是文化哲学的理论基石,人的世界的理论是文化哲学的理论出发点。在从实体到功能的思维方式的变革下,《人论》具体论述了人的世界的三重维度——符号世界、意义世界与文化世界,把哲学人类学归结为文化人类学,从而把人类文化哲学确定为哲学的合理形态和现代哲学家的时代使命。因而,在《人论》基础上所建构的功能统一而又形式多元的人类文化哲学体系...  (本文共21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