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刘炳善:苦学追少壮 痴情耽莎翁

刘炳善认为,译者要把自己全部心血、精力、修养、才思都倾注到作品的翻译中,才有可能成就一件艺术杰作。$$ 著名翻译学家刘炳善教授在2010年的岁末永远离开了我们,离开了他挚爱的学术事业,离开了融注他晚年心血,本来可望2011年春节前完成的《英汉双解莎士比亚大词典续编》。$$ 刘炳善教授走过了83年的人生道路,在生命的朝霞与夕照中,读书与写作是他最为幸福和惬意的时刻。孩童时期在郑州街头的旧书摊上,他痴迷于安徒生、格林兄弟的童话,初尝了读书的乐趣。中学的流亡途中,他浏览哲学、文学类读物,内心最喜欢的还是文学。大学入重庆大学,先读中文系,后改读外文系,坐在嘉陵江畔的石栏上读《金库诗选》、《彭斯歌谣》、《罗密欧与朱丽叶》,成为20岁青年最陶醉入迷的事。1957年他来到了开封,开始了在河南大学外语学院任教的岁月。第二年在反右扩大化中,先生被错划为“右派”。劳动改造之余,挑灯夜读成为必修之课。因为要进行英国文学史的教学工作,先生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11-02-24
《北方工业大学学报》1996年02期
北方工业大学学报

Concise Artistic Comments on Shakespeare's Sonnets 29 and 66

Sonnet29WhenindisgracewithFortuneandmen'seyes,Iallalonebeweepmyoutcaststate,Andtroubledeafheavenwithmybootlesscries,AndlookuponmyselfandCursemyfate,Wishingmeliketoonemorerichinhope,Featur'dlikehim,likehimwithfriendspossess'd,Desiringthisman'sart,andthatman'sscope,WithwhatImostenjoyc0ntentedIeast;Yetinthesethoughtsmyselfalmostdespising,Haplylthinkonthee;andthenmystate,LiketothelarkatbreakofdayarisingFromsuIlenearth,si...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名人传记(上半月)》2013年01期
名人传记(上半月)

“编完莎士比亚词典之前,不要让我死去”——翻译家刘炳善先生侧记

2012年9月25日,河南大学百年校庆,我在西门外徘徊良久,面对恩师刘炳善先生住过的小楼,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作者曾是吴宓的学生刘炳善是郑州人。他与文学结缘是从听戏开始的。童年时代,邻居中有不少京戏演员,所以他小时候看过不少戏,慢慢对戏剧和戏文产生了兴趣。他小学上到四年级,粗通文字,开始看课外书,接触了俄国文学。1939年冬天,他流亡到甘肃省清水县,上了由河南流亡学生组成的战时中学——国立十中。初到十中,迎接学生们的是虱子、疥疮和伤寒病,许多同学死掉了。刘炳善得了斑疹伤寒,生命垂危,多亏一位老大夫及时抢救,才捡回一条命。受鲁迅的影响,刘炳善在高中时曾迷恋木刻艺术,但主要爱好还是文学。他的国文老师王若虚鼓励他“当作家”,这三个字影响了他的一生。1944年,十七岁的刘炳善正在上高二,他迷恋李广田的散文,便以自己为原型描写了一个调皮男孩在课桌上连今日名流文化画带刻的所作所为。这篇题为《桌子》的纪实散文,发表在重庆《大公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东方翻译》2012年04期
东方翻译

知识与力量:散文的思辨——刘炳善译德·昆西《知识的文学与力量的文学》(节选)赏析

19世纪的英国,是一个文学的时代,也是一个思想的时代。在文学上,有华兹华斯、柯勒律治、拜伦、雪莱等人的浪漫主义诗歌,有兰姆、赫兹列、德.昆西等人的散文。在思想上,有马尔萨斯、亚当?斯密、边》L、等人的人口学、经济学、政治学者作。这些文学和哲学及社会科学著作,不仅和当时的英国社会改革和进步相始终,和人们的社会和经济生活密切相关,而且作为人类文明的精神财富,共同影响着欧洲文明的进程,并影响此后很长时期整个人类的思想和情感。本文所讨论的散文和散文翻译,就会涉及这样一些时代和文化背景,以及我们今天如何认识和评价这些人物之间的争论、评价这些作品中所体现的社会思想和人文价值。德?昆西(Thomas De Quincy,1785—1859)是英国19世纪著名的散文家。他出生于曼彻斯特一个商人家庭,早年丧父,自幼熟悉希腊语、拉丁语等古典语言,可用希腊文阅读,用拉丁语写作,对英国文学更是了如指掌。他在17岁时离开家乡,前往伦敦,在牛津大学读书,学...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外语与外语教学》1999年12期
外语与外语教学

贺词

刘炳善教授编写的《英汉双解莎士比亚大词典》,在历时8年之后终于完工,现在即将面世。它既全面地显示了我国莎学研究的水平,又将大大便利广大读者欣赏莎翁戏剧并从中获益,实为我国外国文学界企盼已久的一项重大工程,特别值得庆贺的一桩丰功伟绩。说《英汉双解莎士比亚大词典》是伟绩一点也不过分。刘炳善先生从1990年开始编写词语卡片,以十分感人的敬业精神,不分寒冬酷暑地日夜伏案工作,把《莎士比亚全集》从头爬剔筛选一遍,选抄出词语卡片达四万多张;然后又精心参阅当前国内外莎学典籍,逐条地拟出准确的英文释文,并参考了多种莎剧译本,对所选例句的译文做了核对、订正,甚至改译。这样浩翰的工程,字字都是刘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2年02期
山西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简谈刘炳善的散文翻译风格

刘炳善是一位知名的英语学者与优秀翻译家.八十年代初他的《英国文学简史》曾以其简明亲切的叙述与图文并茂等特点而蜚声国内。其后不久,《英国散文选》的出版是他对我国外语界的另一贡献.这部书收入的篇章不多,包罗的作家也较有限,但全书取材精良,译笔审慎,质量很高,堪称英国散文翻译方面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 刘炳善这部译作的优点是很多的,充分显示在他译文的各个方面。谁如果结合原文读了下面这段译文,都不可能不被他那精湛的译笔所折服. As we grow old,we beeome more feeble and querulous,……There are a few su叶rior,happy beings,who are born with a tem砂r exempt from eve尽trifling annoyanee.This spirit sits serene and smiling as inits native skies·...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