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重建互联网

互联网即将崩溃?听起来像是耸人听闻。但科学家们似乎愿意谈论这个话题,他们屡次三番、不厌其烦地描绘网络崩溃的灾难。即使是曾经参与过互联网创立的科学家,也认为这个“无所不能的怪物”迟早会因“过度拥挤、设计混乱和安全缺陷”而完蛋。$$ 据说,破坏“互联网生态系统”的内外因素数不胜数,但最后埋葬这一体系的决定性力量是其狭小的空间。简言之,互联网即将饱和。数据流量的迅速增长使互联网这个宏伟的大厦正在接近崩溃的边缘。网络不是宇宙,它要受容量的限制,它有一个承载数据的极限,这个极限不可超越,如同人的进食量不能越过其“肚子设定的界线”。不受限制的自我膨胀必然导致悲惨的后果:全球互联网基础设施有限的承载能力将使自己伟岸的身躯毁于一旦。$$ 近年来,随着网络体系的不断延伸和扩展,世界各地不断发生与互联网安全稳定相关的网络堵塞、故障和瘫痪事件。人们从媒体报道中越来越经常地听到斑驳陆离的停网新闻:船锚撞击,海底电缆坏了;列车出轨,氢氯酸泄露...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13-06-29
《文化纵横》2017年04期
文化纵横

互联网时代的人际交往

据第37次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中国内地网民数量达到6.88亿,占总人口50.3%,90.1%的网民通过手机上网进行社交、娱乐、购物和支付等。随着移动互联网平台和技术的不断完善,民众日常生活和互联网的互嵌性进一步加深,社会团结的机制也从过去的“社会”向今天的以微信为代表的“群”演变,人际交往的格局被完全重建。互联网同其他所有人造物一样,凝结了人的社会关系,同时也是人类改变世界,增强社会性的企图呈现,我们通过互联网改变了社会交往的呈现方式。在西方互联网人类学研究中,经历了从社区恢复到亲密关系建构理论的变化,互联网的发展是恢复和建构社区团结,催生社会更广泛交往的重要工具,同时,手机等通讯技术也是“亲密领域的工具”,显著地增加了既有亲密关系的连接强度。比照今天中国社会的发...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蚌埠学院学报》2016年01期
蚌埠学院学报

安徽省高校学报2015学术年会掠影

会上邀请了东南大学毛善峰教授、南京大学朱剑教授分别作了《期刊上网数据提取、发布自动化与参考文献在线自动编校》、《重建互联网时代学术传播的新秩序》的学术报告。毛善峰教授从技术层面上详细介绍了期刊的数据提取、发布自动化与参考文献在线自动编校,指明了科技手段对编辑工作的支撑和推动作用,从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编...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软件世界》2007年01期
软件世界

谁将重建互联网世界?

“是的,你,你控制着信息时代,欢迎来到你的世界”。2006年12月17日,美国《时代》周刊将“互联网上内容的所有使用者和创造者”评选为2006年度人物。在颁奖词中,《时代》周刊写道:“它是一个前所未有规模的社区和合作的故事”、“它是多数人从少数人那里夺取权力,互相无偿地帮助的故事。这不仅改变了世界,而且还改变了世界改变的方式。”因为网民在互联网上创造了很多内容,并无偿地与其他人共享,由此,《时代》周刊认为,他们是今年最活跃、最有影响力的人物。看到这一评选结果,不知你是否会产生一种幡然醒悟的感觉,笔者却是马上想到了那句经典:“人民群众是历史的创造者”。互联网世界何尝不是如此呢,互联网的主角就是网民。网民当选为今年的年度人物,说明人们更加清醒地意识到了这一点,某些互联网公司总是不断地宣扬自己才是互联网的主导,试图蒙蔽大多数人。实际上,网民在现实世界中所做的事情,将越来越多地搬到互联网上进行。未来这个趋势将更加明显。从最初的E-m a...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营销界》2019年22期
营销界

互联网企业工作制中员工的心理问题?

长时间工作的工作制在互联网公司十分普遍,本文通过管理心理学上的人性假设、个性以及需求激励的相关理论分析互联网企业工作制的存在原因,并且认为该制度是一种不符合健康发展的工作制度,最后给出相关问题的解决措施。近日,关于互联网公司互联网企业工作制的讨论十分火热。所谓互联网企业工作制指的是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中午和傍晚休息1小时左右,总计工作10小时以上,并且一周工作6天的工作制度,代表着中国互联网企业盛行的加班文化。其实早在2016年互联网企业工作制就已经在产生了。2019年3月26日,在全球最大的社交编程及代码托管网站上,一群程序员发起希望理性探讨长时间的工作制度,通过法律手段,获得雇主对雇员合法权益的尊重,在程序员中获得响应。在互联网行业的知名人物——马云和刘强东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后,该制度再一次被推到公众讨论的风口浪尖。虽然从某种层面上来说,互联网企业制度是违反劳动法的,但三年来一直存在于互联网公司的现象又说明其存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产城》2019年06期
产城

产业互联网的终局之战

事实上,在“消费互联网”尚如火如荼的2015年,部分行内的玩家就开始高呼,互联网的下半场一定是“产业互联网”。而今,有关流量的战争已经逼近了终局之战(End Game),谁又能笑到最后?从2000年初的“.COM泡沫”被刺破,到2014年前后“消费互联网”再次起风,至今,互联网技术对于经济的全面渗透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千团局、千车局(打车和单车)、千播局(视频和直播)……都是秉持了这样的逻辑,它们一拥而上教育了用户,尽管有大量的殉道者,但也留下了最后独霸一方的“剩者”。正因为彼时的C端流量尚未归位,各类项目都像是在“抢滩”,沉淀下来的BAT和TMD级别的巨头们已经成为流量的大入口,成为互联网生态的大底层;而能够存活下来的细分赛道上的玩家,要么就是已经获得了巨头们的投资,要么有自己不易攻破的“流量池逻辑”。前者受到巨头青睐,后者则深耕某些应用场景(打造了“完美终端”),聚集了某些价值取向相同的社群用户(打造了“价值群落”),让消费互...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产城》2019年06期
《电子世界》2019年13期
电子世界

“互联网+”背景下大学生扶贫扶志研究

互联网时代为高校大学生扶贫扶志工作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策和高校实际情况,以助学贷款与学费措施减免为主,也采用国家有助于实现大学生贫困生的“精准扶贫”。大学生扶贫扶志工作的开励志奖学金、助学金、贫困补助及勤工俭学作为辅助扶贫扶志。这展,需要相对完善的工作模式。为此,“互联网+”为大学生扶贫扶就说明,高校对大学生扶贫扶志的焦点仅仅停留在对贫困生的物质志工作的开展提供了更先进的互联网技术,通过运用多种互联网技资助,缺乏对大学生心理层面、精神层面及就业层面的资助。术,可积极地开发出更多的有助于大学生扶贫扶志工作开展的系统功(三)贫困生管理机制不完善能。论文对“互联网+”背景下大学生扶贫扶志的研究,结合高校大高校大学贫困生的管理,主要是采用三级管理模式,也即是通学生扶贫扶志的现状,指出了存在贫困生资格认定流程不完善、高校过全国学生自助管理中心进行带头管理,由省级自助管理中心进行资助政策落实不到位及贫困生管理机制不完善等问题。论文认为“互...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