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德将建设更加紧密战略伙伴关系

本报柏林10月11日电(记者柴野)10月10日,李克强总理和默克尔总理在柏林共同主持第三轮中德政府磋商,双方表示,中德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将有助于增强政治互信,愿本着平等、互尊、互利的伙伴精神进一步拓展双边关系。在磋商后共同发表的《中德合作行动纲要》中,双方强调互视对方为战略伙伴,决定开展更紧密合作。$$ 作为具体举措,双方决定深化在外交和安全政策领域的沟通与合作,宣布将于2015年上半年启动中德外交和安全战略对话;继续保持中德防务战略磋商和国防部工作对话;探讨并逐步开展在联合国框架下的维和合作,积极推进双边和多边反海盗合作及相关的海上演练;继续深化反恐合作和网络安全领域的交流。此外,双方还将加强在法律领域的交流与合作,决定加快推进中德刑事司法协助条约谈判。$$ 【链接】$$ 中德政府磋商机制...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14-10-12
《社会科学文摘》2016年05期
社会科学文摘

中巴全天候伙伴关系的发展脉络

近70年来的中国与巴基斯坦关系,前期虽有波折,但自1965年后一路攀升,总体向好。到1970年代,中巴关系已超越了一般意义的双边关系,发展成了准同盟关系。这一关系被中巴两国政府界定为“全天候的伙伴关系”。然而,由于自然、历史、文化、政治与经济结构及发展模式等的众多差异,中巴全天候伙伴关系并非是圆满的,而是存在着内在的解构性缺陷。中巴全天候伙伴关系的由来及表现在中国与周边国家交往中,中巴关系是二战后除基于相同意识形态的曾经的中苏关系、中朝关系、中越关系,以及基于血缘和文化认同的中缅关系之外最独特的双边关系。这种关系被中巴两国政府形象地称之为“全天候的伙伴关系”。这一双边关系的定位告诉世人,中巴关系是密切和独特的,而这种密切和独特表现为它的深入性、全面性和连续性。1947年8月独立之前,巴基斯坦作为印度的一部分,其独特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它在地缘政治、经济上的重要性。历史上,南亚次大陆经由今日的巴基斯坦与西亚、中亚相联接。古代达罗毗荼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亚研究》2010年02期
南亚研究

印越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动因及影响

冷战结束给南亚大国印度和东南亚大国越南造成巨大冲击,这种冲击既有外交与安全上的,也有政治与经济上的。为应对国内外的新形势,印度和越南都不得不进行内外政策的重新摸索与调整,彼此都不是对方的外交重点,因而两国关系处于不温不火状态。这种局面直到20世纪末才被打破,两国迅速发展为战略伙伴关系。本文首先回顾印越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过程,然后分析其发展的动因与影响。一、印越战略伙伴关系的发展打破印越关系不温不火局面的标志性事件是越南国家主席陈德良1999年12月对印度的访问。以此为契机,两国关系重新步入快车道,在此后十年间发展为紧密的战略伙伴关系。尼赫鲁大学的学者辛格(Yogemdra Singh)甚至称,虽然在地理上越南与印度并非邻居,但印度与越南的关系比它的任何一个邻居都要紧密。①以2003年的《全面合作框架联合宣言》及2007年的《战略伙伴关系联合宣言》为标志,印越战略伙伴关系大致分为三个发展阶段。(一)起步阶段:彻底摆脱不温不火局面这...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2018年04期
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

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伙伴关系外交的新演变和新特征(2013—2017)

一、伙伴关系演变的背景和意义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今后一段时期内,中国外交发展的目标主要体现在“两个构建”上,一是构建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二是构建“五位一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1)新型国际关系的建构需要伙伴关系外交的支撑,需要全球性伙伴关系网络提供动力。(2)从某种程度上说,伙伴关系外交全球化、网络化的发展进程也就是新型国际关系的构建过程,伙伴关系的发展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1)(2)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参见中国政府网http://www.gov.cn/zhuanti/2017-10/27/content_5234876.htm。王毅《在2017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上的演讲》,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网站http://www.fmprc.gov.cn/web/ziliao_674904/zy...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美国研究》2016年04期
美国研究

美国国会审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前景探析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被誉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是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2)的经济抓手和重要组成部分。出于经济收益和战略意义两方面的考虑,奥巴马政府一直积极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并寻求美国国会的支持。2015年10月5日,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新加坡、文莱、马来西亚、越南、新西兰、智利、墨西哥和秘鲁在美国亚特兰大宣布完成“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2016年2月4日,上述国家在新西兰奥克兰正式签署了该协定。随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交由各国立法机构进行审批。按照“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最终条款的规定,协定在签署后两年内获得全部成员国立法机构的批准,或获得占所有成员国国内生产总值之和85%以上的六个或六个以上成员国的批准,方可生效。(1)美国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主导国,如果美国国会通过了该协定的执行法案(i...  (本文共25页) 阅读全文>>

《中小学德育》2017年01期
中小学德育

生态位视角下的儿童伙伴关系教育

伙伴关系是儿童社会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在儿童交往实际践,表达、理解等因素会影响其交往的适应性。从生态位视角分析儿童交往过程中的生态位及伙伴关系,有助于对儿童进行有针对性的伙伴关系教育。生态位;伙伴;关系G41A2095-1183(2017)01-0026-03刘辉,华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博士研究生。广东广州,510631。一、问题的提出“伙伴”是日常生活中常用的词语,是两人及以上基于某种需要或目的而形成的一种相互依赖的群体。伙伴关系是儿童社会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人际关系,也是儿童品德形成的重要途径。而在实际生活中,伙伴关系却是儿童最难处理的一种关系之一。一场游戏、一次探险、一次合作、一次共看一本书等等,都会成为儿童建立伙伴关系的基础,但同时也是儿童拆毁和结束伙伴关系的导火线,甚至会演变成儿童背后家庭与家庭之间的关系变化。如何有效地对儿童进行伙伴关系教育?这已经成为家长和教师极为关心的现实问题。在学术界,“伙伴”一词较少使用,...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