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回到中国文学的本位立场

编者按$$ 方铭教授主编的《中国文学史》(四卷本)已由长春出版社出版。全书包括先秦秦汉卷、魏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卷、辽宋夏金元卷以及明清卷,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武汉大学、南开大学、吉林大学、陕西师范大学等多所高校的学者任分卷主编。该书旗帜鲜明地标明“立足于中国文学本位”的学术立场,意图在中国文学史书写及教学中,清理20世纪因过度使用西方及苏联的理论而形成的“西方中心主义”和“苏联化”现象,克服中国文学史编写中实际存在的去“中国化”的倾向,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现将方铭教授关于编写《中国文学史》的若干思考,以及几位学者的评论摘要发表,以飨读者。$$ 一$$ 现知最早的中国文学史是俄罗斯人瓦西里耶夫于1880年出版的《中国文学史纲要》。后来,德国人、英国人也撰有中国文学史。而与中国文化联系密切的日本学者,在接受了西方学者的文学史观以后,更是对撰写中国文学史投入了巨大的热情。1900年以前,日本人撰写的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光明日报2014-11-18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05期
河南教育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对百年文学专史的审视与关注——评《中国文学专史书目提要》

作为一名从事中国文学史教学与研究的教师 ,我很关注近期问世的《中国文学专史书目提要》(以下简称《专史提要》 ,陈飞教授主编 ,大象出版社 2 0 0 4年 7月出版 )。据本书的序言和后记 ,陈飞教授在撰写“九五”国家社科规划重点项目“中国文学史学史”之“专题史”时 ,受其著作既多却少有关注的感动 ,遂发愿编撰此书。编者历时三年 ,艰辛搜罗 ,广泛收集 ,细心编撰 ,复经多方努力 ,终得成书。今读之颇有感想。一是视角独到 ,选题新颖 ,是前人所不曾为 ,有填补空白之意义。“文学史”自从上个世纪输入中国以后 ,在中国得到了广泛的接受和迅速的发展 ,形式多样的文学史著作可谓汗牛充栋。但受到史学传统和社会现实 (如高校的文学史课程 )等因素的作用 ,以往人们对文学史著作的关注视角多在通史和断代史 ,相关的书目提要专著已有若干部出版。而于日趋繁多、渐有燎原之势的文学专史却少有重视 ,相关的书目提要专著尚未有过 ,有关的研究似乎尚未展开 ...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1982年12期
社会科学

六十年代以来苏联对中国文学的研究情况

六十年代以来,苏联中国学家对中国文学的研究工作偏重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学家及其作品和中国文学史夕成果远远超过了五十年代。大部分著作系直接根据对中国原作及有关资料的研究写成的。既有研究重大理论间题(如文学史、流派、体裁、风格等)的论著,也有研究个别作家的创作实践、艺术特点的论述。苏联的中国学界认为,这些论著的理论性、独创性及研究的深度都有所提高。有些学者还运用比较文学的一些原理和方法,把中国文学中的一些现象同世界文学中相近的或类似的现象进行比较研究,从而推动了对重大的类比学间题的研究。另外,对国际上很少有人研究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2015年08期
佳木斯职业学院学报

论中国文学中的“离别”主题

古人的重情表现在以下几方面:对国家忠心,重知己之交,重夫妻情深,重大义凛然,重亲情等生活的各个方面。人生离别在所难免,牵衣泪满襟,柔肠寸寸断,捶胸仰面叹,伫立寒风中,折柳表惜别,不觉心怅然。这是何等地感人肺腑!不同场面不同表达方式,但表现了同样的情感基调:别离。基于以上思想基础,古人重别离的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仕宦戍守,漂泊经年。为了仕途不停地奔走,在外漂泊多年;幅员辽阔,交通不便。古代不像今天交通这么便利,从这到那可能就得几个月,就是一封家书那也难以快速抵达;生活艰难,精神无依与战争频仍,生死无常。不论是先秦还是唐宋时期,思乡、牵挂、执着与精神的寄托都成了诗歌中永恒不变的离别主题。下面将从历史的分期上着重分析各个时期的文学作品。一、《诗经》《诗经》是我国诗歌史上的第一部诗歌总集,原名《诗》,或称“诗三百”。它的赋比兴的表现手法对后世有很大的影响。《诗经·邶风·燕燕》:“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盐城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60年20期
盐城师专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略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的编写历程

略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的编写历程金小平中国文学,源远流长;中国史书,种类繁多。但是以某一学科写的通史,如中国文学史却是二十世纪初由英国人狄理斯撰写的,他在这本书的自序里曾说:在任何一种文字里,还没有一本专门讲中国文学的书发表。即使是中国本国的人士,也只有片断的研究,而没有做过这种时代的系统的研究工作。狄理斯的这本英文中国文学史确实具有开创、开拓之功,把中国文学系统的历史的介绍到世界文学中去。尽管这本书现在看来有某些不足之处,那也是不足为怪的。狄理斯在剑桥大学享有很高声誉,和他这部书大有关系。之后,日本学者川种郎写了中国文学史,中国林传甲在北京大学教书时,曾称:“将仿日本久保天随川种郎中国文学史之例,家自为书。”(林传甲《中国文学史》前记)又称:“传甲此编,近法川古田中根之例,然其源亦出欧美。”(前书第四编第十八章)这就是我国第一部中国文学史。该书共十六章,每章约三干字,共为五万字左右。就其内容而言,多谈文字、音韵、训诂之变迁及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争鸣》2008年05期
文艺争鸣

寻找中国文学之“魂”

杨义先生以其独特的视角对中国文学历史进行了新的阐释,将中国文学史自古至今进行了钩沉梳理,秦弓认为:“解读杨义,实非易事。他的学术视野之广令人惊奇:从时间上看,由当代一直上溯至先秦;从地域上看,由中国大陆跨越海峡兼及台港,远涉星岛,均有专论,至于行文中的参照比较,古希腊罗马,近代欧美东瀛,现当代西方,几乎无所不及;从文体看,神话传说、诗歌、散文、戏剧,小说的诸多样式,广为论列;从学科专业来说,中国现当代文学、中国古代文学、文艺理论、外国文学、文化学等,均有涉猎。”(1)正是有如此宏阔的视野与学术把握,才能使得杨义先生在世纪初就提出了“重绘中国文学地图”的理念,并且形成了一个“大文学观”的主导思想。杨义先生对于文学有着他个人独到的理解,他认为:“文学作为‘实践——精神’地把握世界的方式,它不是一般的历史社会人生的记录,而是对历史社会人生的带有生命体验性的纪录。”在这里,他把握的是文学的“魂”——“生命体验”,也是我们民族文化的“原点...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