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运单与提单的区别

国际贸易运输单证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提单,既海运提单;另一种是运单,即货运单。这两种单证的法律效力是不同的。$$历史上提单的产生是为了适应海上运输的需要。由于海运运输时间较长,途中可能发生货物转手的情况,因此需要一张单证,并具有代表货物本身的作用和可转让性质。提单的产生是作为承运人对托运人的一种承诺。$$运单是十七、十八世纪从陆地运输发展而来的。由于陆地和航空运输的时间比较短,在运输过程中不存在转手买卖货物的情况,所以运单不代表货物,是不可转让的单据。这种运单在最初只是发货人给收货人的通知。$$海运单类似于《1980年欧洲铁路运输公约》、《1...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外汇》2014年06期
中国外汇

海运单无须显示正本份数

海运单正本的份数,在提货、停运权以及控制权中,并不能发挥作用。海运单是否显示正本份数以及实际出具了多少份正本,应当仅是承运人与托运人之间的单独安排。UCP600第19~22条A(IV)中对海运单,海运单注明正本出具份数可转让的,但实际上作为《华沙多式运输单据、海运提单、海运并无实际意义。公约》修订与补充的《海牙议定单、租船提单均有如下类似规定:书》在《华沙公约》第15条加入“Appear to be the sole original何为海运单下款:“(3)本公约不限制填发transport document or,if issued英国《1992年海上货物运输可以转让的航空货运单。”空运单in more than one original,be法》给海运单下了一个较准确的定上印就的“NOT NEGOTIABLEthe full set as indicated on the义,其第1条第3款规定:“本法(不可转让)”字样并非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进出口经理人》2010年08期
进出口经理人

警惕“海运单”风险

对出口企业而言,风险在国际贸易的整个过程中无处不在。通常来说,买家信用状况所涉及的债权风险和货物运输中存在的物权风险是出口企业重点防范的要点;然而,交易过程中的一些细节问题同样蕴藏风险,却往往被忽视。海运单使拖欠货款难以追回国内电子产品出口商A公司自2008年起与新西兰B公司开展进出口贸易,合作初期B公司付款较为及时,双方合作关系良好。2009年初,A公司继续出运价值50万美元的货物,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为D/P AT SIGHT。按照B公司指示,A公司将货物直接发往最终买家澳大利亚C公司。应付款日过后,B公司却表示,由于最终买家C公司破产,未向其支付货款,因此拒绝对A公司履行付款义务。在多番催讨无果的情况下,A公司遂委托中国信保代为进行海外追讨。中国信保在收到A公司的委托之后,立即将案件交给新西兰当地律师处理,律师随即发函给B公司,要求其对本案项下未付欠款做出合理解释并尽快履行付款责任。B公司依旧以最终买家C公司破产,其未收到C...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国际融资》2010年12期
国际融资

警惕“海运单”风险

中国国内电子产品出口商A公司自2008年起与新西兰B公司开展进出口贸易,合作初期B公司付款较为及时,双方合作关系良好。2009年初,A公司继续出运价值50万美元的货物,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为D/P AT SIGHT。按照B公司指示,A公司将货物直接发往最终买家澳大利亚C公司。应付款日过后,B公司却表示,由于最终买家C公司破产,未向其支付货款,因此拒绝对A公司履行付款义务。在多番催讨无果的情况下,A公司遂委托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简称中国信保)代为进行海外追讨。司迟迟不付款,A公司准备安排退运的时候,中国信保调查得知C公司早已提货,货物已经被列为其破产财产。由于贸易合同为A公司与B公司订立,A公司是按照B公司指示才将货物出运至澳大利亚,已完成了合同项下的交货义务。那么,无论货物是否被提走,B公司均应承担完全的付款责任。因此当地律师立即要求B公司付款,否则将考虑采取法律措施。此时B公司却回复称,按照原本设计的贸易流程,C公司在向其付款...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海关》2010年12期
中国海关

“危险”的海运单

出口商往往只看到海运单的效率,却忽略了其中蕴含的风险。有人收货无人买单自2008年起,中国某电子产品出口商与新西兰某公司开展进出口贸易。合作初期,新方企业付款较为及时,双方合作关系良好。2009年初,按照新方企业要求,中方企业出运价值50万美元的货物,并将其直接发往澳大利亚的最终买家,合同约定付款方式为D/P AT SIGHT。应付款日过后,新方企业表示:澳方企业已经破产且未向新方企业支付货款,因此新方企业拒绝对中方企业履行付款义务。中方企业多番催讨无果,遂委托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代作海外追讨。收到追讨委托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立即将案件交给新西兰当地律师处理。后者致函新方企业,要求其对本案项下未付欠款做出合理解释并尽快履行付款责任。新方企业仍以最终买家破产且未付货款为由拒付。针对此一情况,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应对如下:要求新西兰律师继续同新方企业交涉,明确指出其未收到最终买家付款之事实不能成为拖欠中方货款之理由,同时要求新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经贸》2010年09期
中国经贸

警惕“海运单”风险

案情介绍国内电子产品出口商A公司自2008年起与新西兰B公司开展进出口贸易,合作初期B公司付款较为及时,双方合作关系良好。2009年初,A公司继续出运价值50万美元的货物,合同约定的付款方式为D/P AT SIGHT。按照B公司指示,A公司将货物直接发往最终买家澳大利亚C公司。应付款日过后,B公司却表示,由于最终买家C公司破产,未向其支付货款,因此拒绝对A公司履行付款义务。在多番催讨无果的情况下,A公司遂委托中国信保代为进行海外追讨。案件处理中国信保在收到A公司的委托之后立即将案件交由新西兰当地律师处理,律师随即发函B公司,要求其对本案项下未付欠款做出合理解释并尽快履行付款责任。B公司依旧以最终买家C公司破产,其未收到C公司付款为借口,拒付本案项下货款。鉴于上述情况,中国信保一方面要求新西兰律师继续同B公司交涉,明确指出其未收到最终买家付款的事实不能成为拖欠A公司的理由,要求立即履行合同约定的付款义务;另一方面则指示A公司积极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