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让贫困孩子接受更高质量教育

“我们村小不比中心小学差,今年我都把小孩从镇上转回村里读书啦!”崇义县过埠镇果木村村民曾凡生高兴地述说着小孩的转学经历。这半年多来,看到果木村小学教学条件不断改善、教学质量持续提高,村民们喜在心头,乐上眉梢。到了本学期,甚至还破天荒地出现3名学生从圩镇“慕名”回流到村小就读,曾凡生的孙子就是其中之一。而这些喜人变化,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赣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创新探索出的实习、支教、扶贫三位一体教育扶贫新模式。$$近年来,随着精准扶贫工作的深入推进,“十三五”省级贫困村——果木村各项基础设施大为改善,扶贫产业全面发展,村容村貌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果木村小学建设仍相对薄弱,该校设有三个年级,仅有2名临近退休的教师,师资力量紧缺,难以正常开展教学工作。许多村民都无奈帮孩子转学,在圩镇租房陪读,无形之中加大了脱贫增收的压力,而果木村小学则陷入了教学质量下降和生源不断外流的恶性循环。$$对此,村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为了应村民所盼、解群众所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赣南日报2018-04-18
《中国农村教育》2018年05期
中国农村教育

图解获得感 高质量教育

~~图解获得...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苏教育》2016年59期
江苏教育

创造适合城市学生发展的高质量教育——南京市第九中学办学特色掠影

底蕴娜,是江苏省首批四星级高中、江苏省模范学校、江苏省德育先进学校、江苏省文明单位、江苏省、音乐学科课程狐南京市高中英仍批判性思维〖雑基地、南京雜法治校示范校雜“博雅尚美”校训,学校以“新灘教育”为j亥心办学理念,坚持“创造适合城市学生发展的高质量教育”的办学思路,着力培养广见识、雅气质、会思想的人。学校凝聚力和叫心力?,人义氛围好\教t教学质植连屮大幅度攀扑,20丨6年学校山'7卜分动奖状”,许连续I聊获“南京市普通高中教微7:突;丨!魏奖”,学校的艺术和篮球特&令剛%/f:縣“細学校艺賴育紐单位”,■学生...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科技信息》2013年22期
科技信息

运用“发现法”开发高质量教育项目

“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法国雕塑家奥古斯特·罗丹的话,对于研究教育也是一个很好的命题。生活中真正的美是需要发现的。发现,可以挖掘现实存在中更多的潜在价值,从平凡中找到不平凡。在学校,如果能够有效发现,就能找到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多元智能理论”强调的个人特点,为师生和学校开发出独具价值的教育项目,创造出更多发展的成功机会。“发现法”是一种创新的思路和操作方法,在学校环境下,针对教育及相关因素,设计一个扩展放大的外在参照系统,对现有要素重新组织和转换,促使我们的认识判断超越现象,在面向外在发展背景下最终获得新的领悟。运用发现法开发高质量教育项目的主要过程:1、系统重组,发现自身价值;2、做与想交替,发现实践价值;3、创设品牌,发现市场价值。运用“发现法”能够开发高质量教育项目,激活学校现有资源,整体推进学校发展。教育项目,是针对学校不同层次和类别的教育目标,设计相对完整的综合性活动方案。高质量的教育项目,强调...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南经济》2003年11期
湖南经济

质疑“高质量教育可以高收费”

10月2日在《南方周末》上发表了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茅于轼先生《反对教育乱收费的另类思考》一文,拜读通篇后不难发现,茅先生对重点学校(高质量教育)的高(乱)收费,充满了理解和同情,这反映了现实生活中已存在的富人教育经济观。作者不揣浅陋,卷袖作文,对其表达的“理性的谬误”提出质疑。茅于轼先生在文中旗帜鲜明地表示,对教育乱收费整治多年,见效缓慢,“原因是这个问题在政策上存在一定的片面性。我的意见是,首先要承认义务教育之外的教育可以而且应该适当收费,其次才是反对乱收费。只是反对乱收费,就容易把应该收的费也禁止了。”什么是“应该适当收费”呢?茅先生没有明确的表述。但是,他接着写道:“要想解决增加教育经费总量问题,除了增加政府拨款之外,更应吸收社会资金投入……其实,这条路是畅通的。因为正在富起来的许多家庭很愿意为孩子花钱买教育,但要求是高质量的教育。所以教育经费不足的问题可以解决,办法就是教育收费,特别是高质量的教育(哪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民主与科学》2015年01期
民主与科学

走出“高质量教育”迷途

什么是高质量教育?不同国家的人有不同的说法。法国人说,“让学生懂得生活”。英国人说,“不要让学习成为学生负担”。美国人说,“不要试图让学生记住你传授的全部知识”。中国人一般会说,“学生学习成绩好,学校的升学率高”。全国人大代表张志勇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国“教育界多年来流行这样一句话:经济发展要看GDP,教育发展要看升学率。由于急功近利教育政绩观驱使,一些地方领导习惯于像抓GDP一样抓升学率,并以此作为考核教育部门和学校的主要指标。”多少年来,我国在追捧这种“高质量教育”过程中,教育质量不知不觉地服从于功利标准,学校也挣扎于功利漩涡中难以自拔。“高质量教育”迷途陷阱2013年8月,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通过民意中国网和搜狐网进行一项调查显示,71.1%的受访者坦言自己上大学时,身边有过学生向老师要分现象;41.1%的受访者感觉答应给学生加分的老师很多。为什么“要分数”成为大学校园里普遍现象?因为师生普遍认为,考试分数高就是教育质量高...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