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谁能让体育干净?

奥林匹克运动不可能隔绝其他领域的影响。$$昨天晚上,离开羽毛球赛场已经是当地时间23点了,走过新闻中心边上的一个小广场时,震天动地的喊声让我暂时放弃了赶稿的急切。$$走过去远远地观看,原来是一群古巴的观众在和一些美国的拥趸对峙。起因是这些来自古巴的观众在广场上跳舞、欢呼时,一些美国游客赶来挑衅,另一些澳大利亚人也加入对古巴人的“围攻”。一方高举古巴国旗高呼:“古巴,古巴,”另一方则摇着星条旗叫着“USA”。整个过程持续了约20分钟,其中有段时间气氛非常紧张,我真担心双方会发生殴斗。还好,随着古巴人队伍的扩大,混入美国人中间的澳大利亚人悄悄撤走了,十来个势单力薄的美国人也只好悻悻而去。$$奥林匹克公园里发生的这件小事,让人十分恶心。有人就是要把政治的东西带进奥运会,而这些人恰恰是那些把“政治远离奥林匹克”挂在嘴边的人。这件事还应该让我们意识到,冷战思维在—些国家是多么根深蒂固。体育比赛不可能是绝对公平的,这一点体育圈内的人已经习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0-09-25
《知识文库》2016年15期
知识文库

区域语言差异性的研究——以古巴为例

众所周知,西班牙语按照第一语言使用者数量排名,为世界第二大语言,仅次于汉语。以西班牙语为母语的人口有4.2亿(以本土居民计算);全世界说西班牙的人口总数为5.0亿。西班牙语国家面积为1221万平方公里,在英、法、俄之后位列第四。1492年10月12日,哥伦布带领船队登陆美洲后,从美国西部和南部广大地区到美洲最南端的大部分地区都使用西班牙语。所以现今,西班牙语是除巴西和圭亚那等一些各别地区以外所有南美洲国家的官方语言,也是中美洲六个共和国以及墨西哥、古巴、多米尼加共和国和波多黎各的官方语言。除此之外,西班牙语还通行于巴利阿里和加那利群岛、摩洛哥的一部分和非洲的西海岸、赤道几内亚以及亚洲的菲律宾。在美国南部许多洲,西班牙语和英语并列为官方语言。拉丁美洲西班牙语是来自伊比利亚半岛的卡斯蒂利亚语与美洲本土文化和环境融合的产物。实际上拉美各国因文化和社会发展的差异,其西班牙语也各有特点。欧洲大陆的西班牙语也受到拉丁美洲的影响,接收了许多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国家旅游》2016年12期
中国国家旅游

哈瓦那 站在时代的路口上

从肯尼迪宣布封锁古巴到奥巴马到访哈瓦那,美国制造了这个加勒比海岛国的两次重大变迁。不过,大多数古巴人的生活和半个多世纪以前相比并没有多大变化,属于这个国家的符号——音乐、雪茄、老爷车、朗姆酒、切·格瓦拉,还有热情奔放的性格,都免于全球化的冲击,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从独裁统治到红色政权,再到逐步开放,古巴又一次来到了时代的路口。一个生活在上个世纪的城市走出哈瓦那的何塞·马蒂机场,感觉时间一下子倒流了五十多年。这是一个鲜有霓虹灯和景观照明的首都,零星的路灯也昏暗得起不到什么作用,灯光似乎是用尽力气才能从灯泡的缝隙中挤出来,勉强照亮了跟前几米的范围。浓烈的汽油味儿从一辆红色拉达车的各个角落散发出来,发动机的噪音震得玻璃哐啷哐啷响,后备箱盖的支架是一根木棍,方向盘是欧宝的,台球插在铁棍上作为挡把,雨刷器用台灯的开关控制,一旦开启就很难在原位停住……这辆拉a达在古巴的私家车里已经算是新车了,它的主人——司机伊斯马尔(Ismael)是个乐观...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博览》2016年24期
世界博览

古巴:熟悉而陌生的地方

永不磨灭的加]勒比)舌化石月S在i二时期的政治嗅觉?卩决断努I、口苏谊”虽然付出了许多沉重代价,但这个“老朋友”毕竟让弱小的古巴在美国这个庞然大物眼皮底下以反美姿态平安无事几十年,毕竟让这个经济结构单一的国y茫蒙裁、封锁和禁运下,维持了—^信许多中年以上的中国人对古巴的第一印象,是“票证时代”的“古巴糖”,这种糖是黄褐色的砂糖,看上去并不入眼,但口感很好,比国产砂糖甜得多,还带有一些奇异的香味和苦味,不太适合做菜,但很对当时还是“小屁孩”的我们偷吃的口味。长大以后才知道,古巴号称“糖岛”,是全球出产蔗糖最多的国家,这个国家产糖量最高的1970年,曾经生产了850万吨蔗糖,这对一个仅有11万平方公里面积的岛国而言,可谓是十分惊人的数字。 “糖岛”的故事 然而“糖岛”原本既不产甘蔗、也不产蔗糖,1592年10月12日,受西班牙“双王”委派寻找中国的热那亚航海家哥伦布因为相信“地球是圆的”,另辟蹊径向西航行,抵达今天巴哈马群岛的圣萨尔...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新民周刊》2017年02期
新民周刊

走进哈瓦那——五个鸡蛋的古巴生活

观去判古断巴,人直的击幸要福害,的不其应实由是我古们巴凭人借自外己在的的感受。值价有些地方,只有你亲自去了,才会知古巴,旅游业已经成为了国民经济的主坐独立出租车,这也为当地人创收增加了道它是不是你心中的模样。2015年要支柱产业。岛屿上充足的阳光、细白一条路径。11月,在古巴和美国刚刚恢复外交关系的四个月后,我有幸来到了这个可能即将发生变化的国度,看一看这个加勒比海北部的神秘岛国。的沙滩、碧蓝的海水让这个享有“加勒比明珠”的国家成为了世界一流的度假胜地。出租车行驶在哈瓦那的大街上,两旁高高的棕榈树好像在告诉我来到了一个海滨城市。而由于过度炎热,满大街能够看到光着膀子的男人和穿着很少的女人。和出租车擦肩而过的,是街头飞奔的老爷车。在古巴,因为美国的经济封锁以及计划经济的开展,这里仍旧保留了上世纪50年代出产的美国老爷车。走在古巴的大街小巷里,一辆辆色彩缤纷的怀旧车辆时而从你身边飞驰而过。他们有的早已破旧不堪,甚至连启动都需要有人在...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少年文摘》2017年02期
少年文摘

哈瓦那的记忆

可就在我操着几个蹩脚的西语单词,不停地比划间,理发师告诉我理好了。经过长时间的飞行,走下飞机时,那迎面扑来的热带风情,让我忐忑而又好奇。第一次脚踩美丽岛国的土地,第一次感受到古巴人的热情:他们灵动又欢快的舞步,让人眼花缭乱;跳跃而富有节奏感的歌声,让身上的瘦惫荡然无存。伴着乡愁和对新环境的无限憧憬,伴着清晨新一轮初升的太阳,这一刻徐徐拉开了我留学生活的大幕——精彩又难忘。至今记得与lis老师的首次见面,是在晨会上。她友善而真诚的笑容,让紧张而腼腆的我一下子感到释然。但毫无有效的交流,形同鸡同鸭讲,由此让我暗下苦练西班牙语的决心。课堂上宽松而自由的学习氛围,让我的西语一天比一天进步。从简单的发音规则,到习惯表达,到动词的变位,到语法语句,无不细致地学习,扎实地练习。令人最记忆犹新的,是练习双击颤音时的情景。在无数次“弹舌头”失败后,我百无聊赖地躺在上铺,头朝下耷拉在床沿上。无意间,我运了口气,尝试发音,竟然发出了颤音。这令我难以置...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