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躯体疾病与抑郁障碍

抑郁的基本表现$$1.情绪低落:即使碰到令人高兴的事也高兴不起来;$$2.悲观失望:想到当前时有无用和无助感;考虑将来时有无望感;反省过去时有自责自罪感;$$3.兴趣减少或缺失:对以往喜欢做的事情不再感兴趣,对工作和周围事情不感兴趣;$$4.精力减退:自觉乏力,懒,不想做家务,甚至不愿梳洗;$$5.精神运动性抑制:行动及思维迟缓,自觉有脑子生锈的感觉;$$6.生物学症状:睡眠障碍、情绪的昼夜波动、食欲减退、体重减轻、便秘、性欲减退、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头痛、头晕、心悸,出汗,皮肤冷热和发麻感,尿频尿急);$$7.疑病:怀疑自己得了某种重病,虽经各方面检查均正常;$$8.其他精神症状:恐怖,强迫,注意涣散等。$$心血管病与抑郁$$有报道心硬后病人88%显示抑郁、焦虑情绪,33%为重度抑郁。但心梗后接到精神科治疗者还不足10%。具有抑郁症状的心梗患者功能恢复困难或延迟恢复时间,对心血管病的结局起直接的负面作用。病人对治疗的依从性差,交...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0-12-09
《医学与哲学(B)》2013年02期
医学与哲学(B)

躯体疾病和抑郁障碍共病的诊断、评估及治疗原则

躯体疾病和抑郁障碍共病已经成为一个越来越严重的临床和全球公共健康问题。一方面,躯体疾病可增加抑郁障碍的风险,且当躯体疾病存在时抗抑郁治疗反应较差。相反的,抑郁障碍也增加患者躯体疾病的发病率、死亡率及慢性疾病负担[1]。躯体疾病和抑郁障碍共病强调了一个双向的联系,即一种疾病对另一种疾病的发生、发展、预后以及治疗有消极的作用[2]。1躯体疾病与抑郁障碍的双向关系1.1抑郁障碍是躯体疾病发生和进展的危险因素一些流行病学研究指出早发抑郁障碍可能是一些躯体疾病发生的重要危险因素之一,例如心脑血管疾病、偏头痛、多发性硬化、癫痫、癌症等。也有证据证明抑郁障碍对躯体疾病的预后有不利的影响。大约52%~78%的研究表明即使在控制了躯体疾病严重程度的影响之后抑郁障碍仍增加躯体疾病的死亡率[3]。躯体疾病共病抑郁障碍使医药资源和成本的使用增加、躯体症状加重、功能障碍以及生活质量下降。抑郁障碍很可能是通过增加下丘脑-垂体-肾上腺(HPA)轴活性、交感神...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徐州医学院学报》2008年02期
徐州医学院学报

综合医院抑郁障碍共病现象研究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疾病谱的变化,抑郁障碍正愈来愈多地受到人们的重视。抑郁障碍患者不仅见于专科医院和心理咨询机构,也广泛地存在于教育机构,而在综合医院的就诊者中更是屡见不鲜,无论在门诊还是住院部,抑郁障碍和躯体疾病的共存现象正日益普遍,在这里有必要进行探讨。1共病的概况1.1概念共病(comorbid ity)又称同病、合病、并存病,由1970年美国耶鲁大学Feinstein首次提出,指一个正在研究中的索引病例在其治疗中出现另外一种不同的疾病[1]。1989年Campell精神病学词典的定义为:共病指在同一患者同时存在或患有一种以上的疾病[2]。美国全国共病研究机构(NCS)1986年提出终生共病率(lifetime comorbid ity)的概念:即同一个体在生命的不同时间发生的多种疾病,疾病之间可相隔很远,也可很近;还有年共病率(comor-bid ity in one year)的概念:指同一个体在特定的1年内发生的多种病。...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广西医科大学
广西医科大学

医学生抑郁状态、抑郁障碍心理健康素养现状及其心理健康教育干预效果初探

[目的]了解医学生群体抑郁状态以及抑郁障碍心理健康素养的现况,探索心理健康教育方法的干预效果。[方法]1.研究对象:用整群抽样方法选取广西医科大学2012级四个专业(临床,药学,预防,全科)各两个班的大一新生,共抽样288人,分成干预组(138)与对照组(150),两组在各社会人口因素上的构成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2.评估工具:①自编一般情况调查表,②美国流调中心用抑郁自评量表(CES-D),③结合国外相关调查自编的抑郁障碍心理素养调查问卷。3.干预方法:①宣教材料阅读,为期一个月。②参与视频讲座。在活动结束两周后,采用CES-D、抑郁障碍心理素养调查问卷再次对全部研究对象(288人)进行抑郁状态及抑郁障碍心理健康素养水平的评测。4.统计分析方法:采用频数、百分比、独立样本t检验、配对t检验、卡方检验、Mcnemar检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结果]1.基线调查结果:(1)抑郁自评CES-D评测结果显示:全部研究对象的...  (本文共9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哈尔滨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精神疾病冲击与农村家庭的消费保险——兼论经济成本和保险机制的中介效应

抑郁障碍是中国最为常见的精神疾病之一。在农村地区,抑郁障碍已经成为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控制和治疗抑郁障碍的人道主义收益显然是非常巨大的,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其收益如何呢?这个问题跟抑郁障碍造成的经济成本和保险机制的有效性有关,如果抑郁障碍没有造成经济成本,或者家庭能够实现完全的保险,则外部干预的收益并不会太大。抑郁障碍造成的经济损失会减少家庭消费吗?家庭能够通过医疗保险、自我保险和风险分担等正式和非正式保险机制来补偿劳动收入损失吗?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本文考察抑郁障碍对农村家庭消费的影响,并检验事后保险机制的作用。躯体疾病对家庭消费和福利的冲击已经广为人知,但是精神疾病的负面作用受到的关注较少。研究抑郁障碍对农村家庭消费保险的影响有助于评估精神疾病的负面作用,揭示医疗保险、自我保险以及风险分担等保险机制的重要作用及其不足之处,为外部介入干预提供线索和建议。一、分析框架本文采用完全消费保险理论作为研究的分析框架。在完全保险情况下,家庭...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山东精神医学》2005年02期
山东精神医学

躯体疾病与抑郁障碍

抑郁是一种常见的情绪障碍。抑郁症属于精神病学范围,但也会发生于一些躯体疾病中,如糖尿病、脑血管病以及其它疾病。而只有 1/2 的患者会被识别,其中约1/2的患者得到某种形式的抗抑郁治疗。抑郁障碍可以加重躯体疾病,增加死亡率,故治疗躯体疾病时,识别并积极处理患者的抑郁障碍,对综合医院临床医师是相当重要的。为此本文就躯体疾病与抑郁障碍的关系及如何识别躯体疾病中的抑郁障碍进行综述。1 几种常见的伴发抑郁障碍的躯体疾病1.1 神经系统疾病与抑郁障碍脑卒中后抑郁是脑血管疾病常见并发症,其发病率为25~79%[1],多在 40~ 50%左右的中度抑郁为主。重度抑郁约占10%,临床上的绝望、睡眠障碍、运动阻滞、易激惹、焦虑及躯体化症状为主要表现,且抑郁障碍的发生及其严重程度与既往抑郁病史、近期负性生活事件、家庭关系、性别、病灶部位及个数,合并的躯体疾病以及医护人员的态度密切相关,部分患者抑郁症状可迁延不愈发展为重性抑郁,严重者出现自伤及自杀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