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尕海湖面临生态灾难

在气候变化和人为破坏的双重作用下,以盛产“软黄金”卤虫而闻名中外的青海尕海湖正面临着严重的危机。目前,卤虫年产量已经由过去的130多吨下降为10多吨,湖水面积也以平均每年近14公顷的速度萎缩。有关专家指出,如果这样的恶化趋势持续下去,尕海湖不仅将丧尽卤虫资源,甚至连这一高原明珠也将不复存在。$$尕海湖地处柴达木盆地中部,湖面海拔2850多米,平均水深6~8米,最大水深15.4米,是青藏高原上一个典型的咸水湖。这里自然生长着身长不到10毫米的金黄色嗜盐水生物──卤虫,品质优等且孵化率高,成为虾蟹、鱼苗的最佳活饲料,深受水产养殖户的青睐。如今,尕海湖的卤虫被加工出口到日本、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结束了我国长期依赖进口卤虫精干卵的历史,也使我国跻身于世界为数不多的卤虫出口国行列。$$然而,由于持续的干旱化气候和连年的滥捕滥捞,给这座资源丰富的宝库带来了毁灭性的危机。$$据专家称,从地理地貌和气候条件来说,尕海湖地区属于典型的荒漠半荒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1-11-26
《现代艺术》2016年10期
现代艺术

请到甘南来喝青稞酒(组章)

尕海湖海拔的高度提升了尕海湖的骄傲。一湖的浩淼,奔跑着数以万计的水鸟儿。甘南,碌曲,尕海湖,是雪域高原的香巴拉。每一朵鲜花都会是一个尘世的生命。尕海湖开满了鲜花。远远地,郎木寺的钟声悠远而神秘。瓦蓝的天空深邃高空,一朵又一朵的白云飞如裙裾。湖面如镜,均分天地。周围好空,好静,静得没有一点声音,阳光如瀑,落在湖面,碎莹莹地。我仿佛就是一只黑颈鹤,在湖的深处,踏着天空凌波微步。我的翅膀,扇动着碧波荡漾的草甸,尕海湖,宽域无边。尕海湖是没有岸的,青草直铺到水里,直铺到天边。一条湖,一条花带。玛曲草原策马滩上,金莲花四拥而来。马蹄踏香,有些心疼,由此我似乎懂得了西梅朵合塘的大概意思。玛曲草原是奢侈的,奢侈得让我心生妒忌。满地的碎花,有如心,一样一样的细,随意而又辽阔。要铺就铺到天边去吧。鲜花的呼吸,酷似少女坚挺的乳房在草原上肆意地起伏。此时,黄河应该适时出现了,这是青与绿。黄与曲流的绝妙组合。黄河自此从西...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部》2016年04期
西部

在尕海湖边

阳光浓烈,湖水寂静卖酸奶的扎西草比去年丰满了许多比以前害羞了许多她总是别过头去假装去看草丛中跳来跳去的旱獭风把她的红头巾高高吹起把我不认识她...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西部》2016年04期
《清明》2014年04期
清明

尕海边的藏女(中国画)

~~尕海边的藏...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清明》2014年04期
《甘肃林业》2008年01期
甘肃林业

尕海湖入选“全国50名湖”

2007年10月下旬,尕海湖作为甘肃众多湖泊中的代表参加了在西子湖畔举办的“中华名湖秀”评选活动,顺利入选“全国50名湖”。尕海-则岔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立于1998年,位于保护区核心区的尕海湖是甘肃省最大的高源淡水湖,湖区面积由原来的不足400公顷增长到目前的2400公顷。近年来保护区通过采取引水补给、禁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甘肃林业》2004年03期
甘肃林业

尕海湖的变迁

第一次看到尕海湖,是在1983年9月,至今已整整20年。那时我刚刚走出校园,被分配到迭部县林业局工作。乘班车从甘南前往迭部报到的路上,忽然听到车上有人说,看。尕海湖。随着同伴手指的方向,我把目光转向窗外,只见远处嫩绿的草地中央,碧绿的湖水,波光粼粼,就像是镶嵌在草原上的一颗明珠,光彩夺目。在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我乘车经过尕海湖,我都要深情地多看她几眼。在我的心里,她是那么晶莹、纯净,那么美丽、动人,那么宁静、安详。到林业局后,我又被分配到林场工作,当时林场正在大规模砍伐天然林,小小的县办林场,一年的商品材生产任务达1万多立方米,年采伐量超过3万立方米。那时随着市场的开放,人们开始注重经济利益,成片成片的原始森林被砍伐,生态环境遭到了严重破坏。尕海也出现了类似情况,集体生产转向个体承包,集体的牛羊分解到户,牧民们相互攀比,不断增加牛羊数量,出现草原超载过牧的现象;人们在草地上采挖虫草、草药;修路、建房时随意采沙、取土。几年后,当我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