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活化石中华鲟渴望温馨产床

秋繁,中华鲟又进入了一年一度的秋季繁殖季节。日前,中华鲟研究所所长兴奋地告诉记者:葛洲坝下繁殖的中华鲟已经有10多条游回来了。$$ 然而,有“活化石”之称的中华鲟依旧面临着严酷的生存环境,“绝种”危机依然存在。洄游受阻$$ 中华鲟是我国特有的暖温性大型溯河洄游珍稀鱼类,也是地球上最古老的、个体最大的脊椎动物,是鱼类的共同祖先———古棘鱼的后裔,距今已有1.4亿年的历史。$$ 作为溯河性鱼类,中华鲟主要生活在海洋中,但在产卵洄游时进入长江。近代以来,中华鲟曾经分布于近海及长江、珠江、闽江、钱塘江、黄河。如今,黄河、钱塘江、闽江均已绝迹,珠江数量极少,仅长江还有一定数量的中华鲟。$$ 葛洲坝截流后,中华鲟产卵出现了更大困难。除少部分在坝下形成的新产卵场继续繁殖外,其它中华鲟或者出现性腺退化,或者继续上溯撞坝死亡,或者因坝下不满足其产卵条件而重返海洋。据介绍,新形成的产卵场面积只有原来的1%到2%。从1990年开始,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2-10-23
《中国水产科学》2019年06期
中国水产科学

基于微卫星标记对长江江苏段鳙增殖放流效果评估

鳙(Aristichthys nobilis)又称花鲢,隶属于鲤形目(Cypriniformes),鲤科(Cyprinidae)。鳙具有十分重要的生态作用和科研价值,广泛分布于我国大部分的淡水水域[1-2]。长江江苏段位于长江下游,是众多经济鱼类的生存场所。近年来因过度捕捞和航运发展等人类活动综合因素的影响,野生鳙整体资源量以及种群大小明显下降,这给长江渔业的可持续性发展带来了强烈冲击[3]。目前,针对恢复鳙群体资源量最行之有效的方法是人工增殖放流[4]。据统计, 2016—2018年长江江苏段鳙增殖放流累积投放量为一千余万尾。大量鱼苗被投放到长江,其成活率、回捕率、贡献率和放流苗种对野生群体遗结构的影响等问题是增殖放流效果和渔业资源生态风险评估工作的关注重点。准确鉴定回捕鱼中的个体是否来源于放流群体是评估增殖放流效果的关键。目前标志放流是进行放流个体回捕认证的普遍方法,包括外部标记方法和内部标记法等[5]。传统标志方法因伤害鱼...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汕头科技》2001年01期
汕头科技

科学放流 巩固提高增殖放流成果

人工增殖放流是目前养护海洋渔业资源最有害的发生,又可改善水域生态平衡,有效增加渔业效的办法之一。汕头市海洋与水产局自1980年开资源群体数量,优化渔业水域中食物链结构。如潮始,每年都进行人工增殖放流渔业资源,在我市所阳市在练江流域放流淡水鱼苗后,捕获量迅速增辖海域及韩江、练江、榕江共放流增殖各种对虾苗加,产量从1978年9o吨增加到1984年461吨,年8257.5万尾、优质小贝类n4.1吨、西施舌苗均增长64.46%;达漆区自1997年开始在附近海122.5万粒,海水鱼苗21万尾、淡水鱼苗1961.56域增殖放流贝类后贝类产量净增约1000吨,产值万尾、毛蟹苗及亲体3373.15万尾、鳗种1万尾,共约90万元。投人资金284.285万元。我市增殖放流品种不断增2.促进自然种群的形成加,规模逐年扩大,取得了一定成效,已成为广大渔要是在相同海域对同一品种连续放流5一10民群众关心的一项“民心工程”。现就我市增殖放流年,能促进自然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渔业致富指南》2019年09期
渔业致富指南

关于做好2019年增殖放流工作的通知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计划单列市农业(渔业)主管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水产局:2006年国务院颁布《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国发〔2006〕9号)(以下简称《行动纲要》)以来,我部和各地政府认真贯彻落实《行动纲要》有关要求,大力开展水生生物增殖放流活动,产生了良好的生态、经济和社会效益,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大力支持。为进一步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和党中央国务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关要求,加大资源养护力度,做好2019年增殖放流工作,现就有关事项通知如下。一、落实好增殖放流项目,全面完成目标任务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以落实好中央财政增殖放流转移支付资金为抓手,积极争取地方政府的重视,加大财政资金支持力度。特别是环渤海和沿长江各省(区、市),要结合《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和长江禁捕工作实施进度,合理规划放流区域、数量,确保放流取得实效。同时,要广辟资金渠道,动员社会各界积极参与增殖放流事业,通过个人捐款、企业赞助、国际援助以及...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产》2019年07期
中国水产

制约增殖放流工作高质量发展的问题分析与对策建议

现代渔业发展进入新时代,我国增殖放流工作面临新的发展形势。本文系统分析了目前我国增殖放流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结合工作实际,有针对性的提出了创新制度规划体系、供苗机制体系、技术保障体系,创新资金保障、监管机制,创新打造大养护、大放流格局等建议与对策,以期进一步提高增殖放流综合效果,促进我国增殖放流事业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增殖放流是国内外公认的养护水生生物资源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是实现乡村生态振兴和水域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举措,是践行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具体实践。2006年,国务院印发《中国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纲要》,增殖放流发展步入快车道。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增殖放流活动逐步由区域性、小范围发展到全国性、大规模的水生生物资源养护行动。目前,我国已是世界上资金投入、放流规模最大,社会支持度、参与度最广泛,放流效果最显著的“放流大国”。据不完全统计,“十二五”期间,全国共投入增殖放流资金近50亿元,放流各类水生生物苗种1583....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水产》2018年03期
中国水产

大力实施“放流+”工程 推动我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事业发展

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增殖放流是国内外公认的养护水生生物资源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之一,是环保行为、民生工程、公益事业和向善之举。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增殖放流资金投入最多、放流规模最大、社会参与度最广、放流效果最显著的国家之一。在新时代的伟大征程中,我们应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意识,坚持问题导向和需求导向,大力实施“放流+”工程,持续推动我国水生生物增殖放流事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一、“放流+法律”建议继续修订《渔业法》,将增殖业作为现代渔业的五大产业之一,单列一章进行全面、系统阐述,而非仅作为单一条款,为增殖放流事业持续健康发展保驾护航。针对目前我国增殖放流的生态安全问题,应重点明确以下四点:一是明确渔业增殖站或增殖示范基地等放流苗种供应主体的法律地位,规定增殖放流(含社会放流放生)所需苗种必须由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认定、评定、选划或设置的渔业增殖站或增殖示范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