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高煤价考验发电企业

入冬以来,山西省大多数发电企业为高煤价、低电价、低库存所困扰,存煤量处在警戒线以下,部分电厂因买不起煤停机,就连供热冬季机组的电煤也难以维持。与此同时,由于企业经营状况恶化,发电企业安全投入减少,安全欠账非常严重,电力生产安全正在面临严峻考验。$$ 煤价飞涨:山西发电企业难承其重$$ 2007年是山西省内电煤供应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2002年国家取消电煤指导价格以后,由于重点电煤合同价格完全市场化、政府部门不再干预电煤价格,煤炭企业集体要求涨价,经过反复谈判,2007年,最终山西省内重点电煤合同价格调整幅度在30元/吨左右。$$ 上半年,国家在山西省开征资源税和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这笔资金本应该由煤炭企业支付,但在煤炭短缺的情况下,煤炭企业将这笔基金转嫁到发电企业身上,发电企业如不同意涨价要求就买不到煤,仅可持续发展基金一项就导致电煤价格每吨平均上涨21元。$$ 事实上,在电煤价格放开的市场条件...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7-12-12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8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发电企业风险及预防

企业风险,一般是指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所面临的各种不确定性,以及由此而可能给企业造成的危害或损失。在电力体制改革稳步推进和电力市场化竞争日益加剧的新形势下,发电企业面临着新的挑战和机遇,也面临着不断积聚的各种经营风险。如何加强风险管理,是电厂经营者必须密切关注和高度重视的重大课题。新形势下发电企业的风险,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电价风险一方面,在当前电力行业上游,如煤炭、燃油、水资源、原材料等逐渐或者完全与市场接轨,且价格趋势大幅度上升的情况下,发电企业面临着国家调整电价滞后于按市场规律调整的风险,由于时滞因素的存在,使发电企业的生产经营深受影响。在电价的变动上,从2003年以前全国电价由于电力过剩经历的一次普遍下调,到2003年后由于电力紧张、煤价上涨而引发的以煤电联动为核心的二次电价调整,都凸现了发电企业的经营风险。两次电价上调包括:一是2003年12月国家发改委发出《关于调整电价的通知》(发改电〔2003〕124号),对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16年31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发电企业低成本运营方略

随着电力体制改革的全面深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格局业已形成,发电企业面临市场的严峻挑战。发电企业成本管理现状外部环境制约,影响发电成本的两大核心因素。一是外部因素严重制约发电企业燃料成本构成的合理配比。目前各火电厂主要的成本来自燃煤,而燃煤价格的确定大多由煤矿的出矿价,地方政府的各种收费,陆路运输过程中的交通费、港口的中转费、水路运输费等电力系统以外的因素构成。这些费用的收费并未按价值规律定价,并非发电企业能控制,使成本构成的配比呈非合理状态。二是电价确定两部在外,严重挫伤发电企业成本管理的积极性。内部机制忽视、放纵,成为发电成本失控的四个主要顽疾。由于目前大部分发电企业的经营机制、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尚不健全,企业经营者的报酬没有同企业的效益挂钩或力度不够,企业经营的好坏对企业的领导者约束力不强,造成部分企业经营者对成本控制的积极性不高,更谈不上进一步动脑筋、想办法挖掘内外部潜力。成本管理体系不健全,财务预算管理有形式化倾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有色冶金节能》2009年06期
有色冶金节能

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启动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联合下发《关于辽宁抚顺铝厂与发电企业开展电力直接交易试点有关事项的批复》,标志着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试点正式启动。按照批复方案,抚顺铝厂与华能伊敏电厂直接交易输配电价标准为:东北电网公司输电价格0·017元/kW·h;辽宁省电网公司基本电价执行大工业基本电价标准,电...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会计之友(上旬刊)》2007年08期
会计之友(上旬刊)

发电企业如何应对电煤市场化改革

一、电煤市场化改革的背景我国煤炭行业从1993年开始改革,持续进行市场化运作。但是,当时为确保电价稳定,国家设定了国有大型电厂的电煤价格,这就是“计划煤”和“市场煤”的“双轨制”。“双轨制”是煤电矛盾的根源。近几年,随着电力紧缺现象的出现,火电大扩容使煤炭需求大增,“市场价格”与“指导价格”的差距也迅速扩大,煤炭企业越来越不能接受“指导价格”。2005年,国家规定电煤合同价格的涨幅要控制在8%以内,但市场价格的大涨使限价失去了效力,一些合同价格的涨幅超过了8%。2006年,发改委进一步放开价格管制,取消干预措施,提出“由煤电双方自主确定交易价格”,但由于留有一个补充规定,在“全煤会”上签订的合同数量继续减少。2007年,我国改变了延续50多年来由政府集中组织供需双方企业召开订货会的办法,而是采取在国家宏观调控下,企业自主衔接资源、协商定价的新机制。此举标志着政府取消了中国最后一个带有计划经济色彩的物资订货会,电煤“双轨制”完全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2006年05期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

山西发电企业的经营困境

由于大部分重点电煤合同未签,近期,山西省一些煤炭企业以减产等方式,向电厂少发甚至停发电煤。据了解,3月份以来,山西省先后有数家国有大型煤企向漳山发电公司、娘子关发电公司等骨干电厂停发电煤或者限制供应。4月初,山西省电力公司一份提交省经贸委的资料显示,山西省正处于农耕、农灌时期,工农业及生活用电处于持续高峰,用电需求为1205万千瓦,农灌负荷近百万千瓦,而省调机组出力只能满足1100万千瓦。一边是电力供应不足,另一边却是电煤库存减少,部分机组停运,山西电力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低电价受制高煤价今年以来,在电煤全面市场化的情况下,煤炭企业要求省内外煤价“拉平”。3月初,山西数家国有大型矿务局向省内发电企业发出最后通牒:不涨价就停煤。这些煤炭企业分别提出了25-79元/吨不等的涨价要求,而发电企业显然难以承受。为此,许多煤炭企业采取了停煤逼电力企业就范。4月4日,山西省经贸委主持召开省内重点电煤供运需衔接会,要求煤电双方要相互体谅,由...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