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自然灾害不可避免,巨灾却教会我们如何面对

“活着的要活得更好,家园失去了要再建。”5月12日,地球选择在四川汶川释放能量,一瞬间,数以万计的人失去了家园。现在,20多天过去了,灾后重建成为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自然灾害不可避免,能做到的就是减轻灾害的损失。”巨大的灾难让所有人感觉到,自己就是幸存者,抹把眼泪,人们开始思考灾区民众用生命和鲜血留下的一切。$$ 健全的救灾保障体系包括政府、市场、社会和个人四个维度$$ 6月6日上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功成,在位于人民大学的办公室里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灾后救援,不仅仅是恢复,还能及时地控制灾害的损失,减轻灾害的负面的连锁效应。”他认为,救灾能迅速恢复受灾地区正常生活、生产、和社会秩序,因此,灾害保障非常必要和重要。$$ 一直以来,在中国的灾害救援中,政府承担着重大责任,以政府救灾为主体是中国传统的救灾模式。“但是,汶川大地震出现了空前的例外,即由民间捐赠支撑起来的慈善事业的救灾力...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工人日报2008-06-11
《灾害学》2019年04期
灾害学

自然灾害防治综合立法研究:定位、理念与制度

1 自然灾害防治综合立法的必要性与紧迫性1.1 落实国家对自然灾害防治的新要求2018年10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三次会上要求大力提高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总书记强调加强自然灾害防治关系国计民生,要建立高效科学的自然灾害防治体系,提高全社会自然灾害防治能力,为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和国家安全提供有力保障。2016年底印发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推进防灾减灾救灾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1]明确提出“两个坚持,三个转变”,并要求强化法治保障,及时修订有关法律法规和预案。切实实现国家对防灾减灾救灾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要求,首要的是通过法律的方式确认和细化这些要求。1.2 解决自然灾害防治现实问题的有效方法近年来,我国先后经历汶川地震、九寨沟地震、寿光洪灾等重大自然灾害防治实践。统一指挥、属地管理、社会参与、多方协同等新的经验和做法需要上升为法律制度。灾害风险调查、隐患排查、监测预警、防护加固、避险转移等自然灾害防治的手...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减灾》2019年19期
中国减灾

多难兴邦:70年自然灾害掠影

新中国成立的70年,可以说是与自然灾害抗争的可歌可泣的70年。这70年里,洪水、地震、台风……一次又一次自然灾害来袭,夺去了无数同胞的生命,重大的灾害损失、救灾及恢复重建时人力物力的巨大支出,更是严峻考验着年轻的、正在成长的新中国。这是一个充满血泪和痛楚的历程。1956年的一场台风,就使象山3084人被海水卷走;1963年的一场洪水,就使海河流域2200多万人受灾;1976年的一场地震,就使唐山24.2万人遇难……“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自然灾害的残酷,从不因一人、一国或一个民族而改变。但是在灾害面前,我们却可以选择用科学的方式应对,并在每一次灾害中汲取前进的力量。70年里,伴随着人民从贫穷到富有、国家从落后到富强的历史性跨越,我国防灾减灾救灾能力和水平有了长足的进步与发展。灾害依然猛烈,而伤亡损失却被减少到最低限度。生命至上、以人为本的理念贯穿在每次救援之中。曾经,由于条件限制,灾害发生后消息闭塞,需要几天才能把灾情传到中...  (本文共16页) 阅读全文>>

《农电管理》2019年10期
农电管理

电网受自然灾害的防范与治理

贵州地处山原地带,境内气候复杂多变。2019年,贵州多地遭遇强风、暴雨等自然灾害及次生地质灾害,极端气候下的暴雨及洪涝、泥石流造成贵州电网受损严重。都匀供电局结合各类自然灾害特点,总结经验,针对防范自然灾害存在不足的情况,提前制定预控措施、紧急措施和事故措施等,加强灾前防控管理,降低自然灾害影响电网大面积停电事故的机率,全面提升抗灾管理能力。加强组织领导,强化监督管理,落实防范责任,深入开展自然灾害隐患排查和应急工作,防患于未然。开展重大灾害提前风险预警、灾害应急处理的研究、风险评估工作,完善对自然灾害可能造成的输电线路覆冰、杆塔断裂、电网大面积停电等的技术措施。组织对在建工程自然灾害隐患排查,特别是对曾经遭受过自然灾害的地区,重点采取防范措施。检查发现问题立即整改,确保在建工程的安全、质量、工期不受影响。重视人身安全,检查项目部驻地是否存在洪水、山体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隐患,搭建临时工棚是否分析地形地貌,施工作业面是否处于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安全生产》2018年10期
中国安全生产

新时代我国自然灾害防治能力的提升

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一个自然灾害高发、多发、频发的国家,具有灾害种类多、覆盖范围广和灾情损失重的特点。随着我国从工业社会向后工业社会转轨,社会的复杂性、关联性、耦合性凸显,自然灾害引发事故灾难、公共卫生事件与社会安全事件的可能性提升。自然灾害的风险链条不断延伸、变化,各种影响相互叠加、交织、互动,可能衍生出系统性风险或新型风险。这不仅对公众的生命与财产安全造成影响、危及公共安全,也考验着党和政府的执政能力、危及国家安全。在这个大的背景下,我国提出要建立高效科学的自然灾害防治体系,提高自然灾害防治能力,即实现自然灾害防治体系与能力的现代化。自然灾害防治的新挑战自然灾害(natural disaster)看似自然的,其实是非自然的(unnatural)。首先,自然灾害是由自然界的致灾因子(natural hazard)所引发的。但是,自然致灾因子的作用能否导致灾害或导致何种程度的灾害还取决于社会、生态系统的脆弱性(vulnerabili...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应急管理》2019年05期
中国应急管理

安全生产和自然灾害防治形势依然严峻

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风险,首先要正确认识风险,风险在哪里、现状如何、趋势怎样。可以看到,近年来,无论是生产安全事故还是自然灾害的总量持续下降。2018年全国自然灾害因灾死亡失踪人口、倒塌房屋数量和直接经济损失同比近5年平均值分别下降60%、78%和34%,生产安全事故总量、较大事故、重特大事故同比实现“三个下降”。但是也要看到我国在安全生产、自然灾害防治等方面的工作仍然面临着很大的风险和挑战,必须时刻防范重大安全风险的发生。安全生产仍面临巨大挑战在今年1月9日召开的全国安全生产电视电话会议上,应急管理部党组书记黄明指出,虽然安全生产工作取得明显进步,但我们也清醒地看到,安全生产仍处于脆弱期、爬坡期、过坎期,形势依然复杂。一是安全理念仍然不牢,二是风险隐患点多面广,三是企业安全基础仍然薄弱,四是安全监管能力仍不适应。这些问题在全国有一定的普遍性,尤其是一些基础性、源头性问题还远没有解决,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如履薄冰,始终绷紧安全这根弦,...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