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聚焦法庭驱逐律师现象

律师辩护遭遇干扰$$据报道,重庆智策律师所的黄利明律师于2004年6月在某法院出庭时,只因说了一句“请法官注意”,就被法官强行驱逐出庭。几个月来,对能够维护他权益的机关和部门他几乎都去投诉过了,可最终得到的答复竟是:这些事情是经常发生的,很正常。$$山西一律师因发表与公诉人相反的意见并要求对公诉机关提供的证据进行质证,就被法官令法警强行押出法庭……$$近日,也有律师向媒体反映,因其在法庭上提出不同辩护意见:即案件涉及罪名为此罪而非彼罪,即遭审判长制止,并要求律师只能就指控的罪名是否成立进行辩护,不能做变更罪名的辩护。该律师认为,一种行为触犯此罪还是彼罪,有不同意见引起争论,是办案中经常发生的。对于辩护意见,法庭应通过评议和判决予以评断,当庭随意制止辩护人发言的做法不符法律规定。$$据了解,在当前法院审理活动中,个别法官动辄对律师进行喝斥、时常以与本案无关为由打断律师发言的情况,可谓司空见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律师怎样保护自...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司法》2018年07期
中国司法

新时代律师惩戒体系与行业惩戒的完善

一、律师惩戒权的性质与惩戒体系任何一个国家的公共事务,属于一国的主权事项。(2)”国家对于律师惩戒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律师惩戒权(一)律师惩戒权性质的双重性具有国家权力性质。律师惩戒制度研究,需要先厘清的问题就是律师2.律师职业的社会性决定了律师惩戒权具有社会惩戒权的性质:律师惩戒权属于哪一种性质的权力性质。我国律师的性质从1980年《律师暂行条权力,是国家权力还是社会权力?在郭道晖教授将权例》中的“国家的法律工作者”到1996年《律师法》力作为法学和法治的基本范畴加以研究并提出社会权“为社会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再到2007年《律力理论后,我国社会组织所拥有的社会权力才获得法师法》“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的执业人员”,律师身学和法治研究领域的高度重视,权力的性质也就可以份逐步社会化。与此同时,1995年修正的《中华全国进行国家权力与社会权力的区分。律师协会章程》规定了“律师协会有权制定律师行业1.律师职业的政治性决定了律师惩...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我国侦查阶段律师辩护权问题研究

辩护权的发展水平是测量一国刑事法治发展水准的试金石,对该权利的重视既关系到刑诉结构的均衡,同时又彰显着对人权的尊重和保障。我国律师辩护权的变革经历了一个曲折且相对漫长的发展过程。2013年1月1日新《刑事诉讼法》的正式生效,无疑为刑事辩护律师执业带来了新的春天,尤其在第33条明确了我国律师在侦查阶段辩护人的诉讼地位,更是从深度上以及广度上拓宽了律师的辩护权。然而,司法实践中律师侦查阶段的会见是否真的畅通无阻?调查取证是否毫无后顾之忧?律师意见是否被择善而从?抑或新刑诉法的实施给侦查阶段的律师辩护带来了新的困惑?该类问题需如何加以有效解决?基于上述思考,笔者认为有必要对我国侦查阶段律师的辩护权作一番较为系统的研究。本文共分为三部分,分别为引言、正文、结论,具体而言:一、引言部分。笔者主要以一个跨越新旧刑诉法实施期间依然存在会见难的案例为切入点,反思我国未来新刑诉法的实施能够多大程度上实现“尊重与保障人权”。二、正文部分。第一章为新...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技展望》2015年11期
科技展望

新刑诉法律师辩护权的思考

2012年3月14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了《关于修改的决定》,对我国《刑事诉讼法》进行了第二次修正,于2013年1月1日起施行。新刑诉法作为我国刑事辩护制度的主要法律渊源,对我国刑事辩护制度作出了不少重大修改,特别是对律师辩护权给予了明确界定,进行了许多修改和完善。总的来说,充分体现了律师在刑事诉讼中的法律地位和作用,推动了现代刑事司法制度的改革,对于贯彻实施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但也给传统的刑事司法理念和现实的刑事诉讼活动产生了新的冲击和挑战。1律师辩护权的制度保障“刑事诉讼中的辩护,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为了维护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合法权益,依据事实理由和有关法律规定,针对指控或起诉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所犯的罪行而进行辩解和反驳,是作为刑事诉讼的一种民主权利,即辩护权。”[1]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辩护权是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诉讼中的宪法性权利,是最根本、最核心的诉讼权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武陵学刊》2013年06期
武陵学刊

职业自主性:侦查环节律师辩护权走向实然的保障

律师辩护权反映着一国的法治状况和公民权利受到保障的程度。修改后的刑诉法从基本法的层面明确了律师在侦查阶段的辩护人地位,将律师辩护权延伸到了侦查环节,从法律上构建了刑事司法程序中的侦辩关系。保障侦查环节律师辩护权从应然走向实然、从法律文本落实到执业实践的关键在于培育律师的职业自主性。职业自主性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源于弗莱德森及约翰逊的理论。弗莱德森指出,将职业与其他行业区分开来的唯一标准在于“自主性的事实”,即一种对于工作具有合法性的控制状态,一个职业只有获得了决定从事其职业工作的正确内容和有效方法的排他性权力性权利的时候,才具有稳固的地位。约翰逊进一步完善了自主性理论,他认为职业控制是对正式知识的制度化过程,这一制度化的知识是执业权力的最终来源,是自主性的唯一基础,它可以防止外部主体(国家、委托人)影响职业工作的技术性方面,自主性也意味着对外部影响的有限性[1]。具体到律师职业,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罗伯特·戈登认为律师职业自主性包括...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广西大学
广西大学

南宁市律师惩戒制度研究

在我国,律师队伍是在党的领导下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一支不可或缺的重要法治力量。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背景下,中央愈加重视律师行业的管理和建设。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监督律师严格遵守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强化准入、退出管理,严格执行违法违规执业惩戒制度。因此,新形势下研究和改进律师管理及其配套的惩戒制度显得尤为重要。律师惩戒是律师管理制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惩戒虽然不是管理的目的,但是管理目标的实现需要健全的惩戒制度来维持。没有惩戒手段,管理就没有威慑力,也就难以达到管理的目的。本文通过回顾我国律师惩戒制度的发展历程,在借鉴考察、分析和比较英、美、法等国家和我国台湾地区律师惩戒制度的基础上,对我国现行的律师惩戒制度进行了分析研究,认为当前的律师惩戒制度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惩戒程序不透明,惩戒机构运行不畅,惩戒程序规定缺失,惩戒职能太弱,惩戒实践运用太少,惩戒救济权利不健全等等。针对如何建立健全适合我国基本国情的律师惩戒制...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