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石油河污染得到根治

本报玉门讯:备受人们关注的石油河污染源,经过玉门油田干部、职工的共同努力,现已得到彻底治理。 11月 16日,在接受省环保检查验收组的达标验收中,玉门油田分公司炼化总厂污水处理改扩建工程各项污水排放指标均达到国家和省地环保要求,顺利通过省环保达标验收,石油河治理的目标已如期实现。$$由于历史原因,玉门油田环保污染防治工作相对滞后,一度造成石油河水质污染。1995年,省政府对玉门油田石油河...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甘肃日报2000-12-11
《北方音乐》2000年01期
北方音乐

石油河赞歌

这里有一条看不见的石‘静静地从松嫩平原流刘:黑亮的浪花在钢铁管遣;里跳跃诉说创业者美好的寄杆;石油河穿越过万水千山无论流向多么坎坷曲撕:奔腾不息一往直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吐鲁番》2009年03期
吐鲁番

寻访石油河

石油河是一条季流河,无论从她的径流量和长度来说,她都算不上一条大河。但是,她却把自己汇入了时代的洪流。这就注定了人们不会忘记她!历史不会忘记她!—题记去过石油河吗?有几次人们都这样问。我犹疑了半天,最后告诉人家没有去过。实际上,去过玉门的人,怎么会没有去过石油河呢?我去过玉门并去过石油河应该不下两三次了吧,只不过那时以为她就是一条雨水冲刷出的沟壑而已,我到那里去也只不过是到老君庙里玩耍,而那时我也只听人们都叫她西河坝。但是,我觉得我不是说谎,也不是因为我那时去时还太小,所以都忘记了,更不是石油河之于西河坝已经从一个俗名到学名有了称谓上的变化。而是当我从泛黄的书页中解读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历史的同时看到了这个名字,我再次站在时间和历史的纬度中重新审视和认识这条河的时候,曾经关于她的那些早年间的记忆徒然断裂并破碎成一些再也无法缀补的残片,模糊不清了。而我心中的石油河却越来越亲切、神圣,令我无限神往。终于在这个夏天踏上了行程,走向期盼已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词刊》2011年04期
词刊

飘香的石油河

有一条长河在地下唱歌,唱得江南锦绣,北国丰硕,有一脉豪情在地下喷薄,绿了荒原大漠,甜了东海渔歌。啊!那是一条飘香的石油河,日日夜夜奔流扬波,啊!那是一腔石油工人的魂魄,朝朝暮暮...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词刊》2011年04期
《阳关》2007年06期
阳关

我依恋的石油河

一我赞美石油河,因为它是中国第一个石油基地的象征;我赞美石油河,因为它是玉门石油工人的骄傲。象征也好,骄傲也罢,满怀深情的石油河就是我的乳母,哺育我成长。二我在石油河边长大,我歌唱,我沉思。春风拂过石油河岸,流淌的河水耕耘着我的视野,我在石油河的抚慰下,找到了相依为命的诉说。石油河起伏着岁月的影像,每一滴水都像亲人的话语,滋润我的心,我是石油河的孩子,我是她热血情深的后代,在她流过的地方,我的脚印叙述着波浪在水上飞舞。三甚至不著一词,便可道出石油河的高贵,就像母亲的心情,永远透着情不自禁的爱的风帆。每一粒经过浪花洗礼的种子,都是纯情子女,经过风雨的峥嵘,本色不逝,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阳关》2007年06期
《地火》2008年02期
地火

寻访石油河

石油河是一条季流河,无论从她的径流量和长度来说,她都算不上一条大河。但是,她却把自己汇入了时代的洪流。这就注定了人们不会忘记她!历史不会忘记她!——题记一去过石油河吗?有几次人们都这样问。我犹疑了半天,最后告诉人家没有去过。实际上,去过玉门的人,怎么会没有去过石油河呢?我去过玉门并去过石油河应该不下两三次了吧?只不过那时以为她就是一条雨水冲刷出的沟壑而已,我到那里去也只不过是到老君庙里玩耍,而那时我也只听人们都叫她西河坝。但是,我觉得我不是说谎,也不是因为我那时去时还太小,所以都忘记了,更不是石油河之于西河坝已经从一个俗名到学名有了称谓上的变化。而是当我从泛黄的书页中解读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历史的同时看到了这个名字,我再次站在时间和历史的纬度中重新审视和认识这条河的时候,曾经关于她的那些早年间的记忆徒然断裂并破碎成一些再也无法缀补的残片,模糊不清了。而我心中的石油河却越来越亲切、神圣,令我无限神往。终于在这个夏天踏上了行程,走向期盼...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地火》2008年02期